玩耍是我们消磨时间的主要方法

 

这里是麦奇,在北大西洋中游的飞快——在滑过巨大海浪的同时伸展身体。今天很凉爽,我感觉秋天在临近,温度在稳步下降。我们热爱这个季节,因为它是我们玩小船游戏的时间。我们追逐船只,在它们的浪中玩耍。我们非常爱玩,玩耍是我们消磨时间的主要方法。

 

我们喜欢拜访来到海上的人类,等待他们的船进入我们的视线,一看到他们来了就游过去,欢迎他们来到我们的家。不过他们可没有意识到这是我们的家。对很多人来说,海洋是他们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而不是我们所了解的那个伟大的生命港湾。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居然有人连自己的家都认不出来,还会故意去破坏它。

 

我们热爱海洋,因为它提供所有我们梦想得到的东西。在地球妈妈的家里,我们什么也不缺少,因为她提供了一切。我们都与她心心相印,知道她每时每刻的感觉。我们的心与她共鸣,我们的生命缠绕在一起。她能生存,我们就能生存。

 

随时都来和我们一起游泳吧,我们的日子和平而自由,也喜爱有你陪伴。我是海上的麦奇。

 

你挥霍了自己的生命

 

我是鲸鱼麦奇,在风平浪静的北大西洋中。我们喜欢这个季节(七月),可以跟着水流漂浮,梦想着星星上的家。我们的小孩已经出生了,就跟在我们身边。它们还是无忧无虑的幼儿,不知道大海中的危险。

 

我们想着陆地上的人类,想着你们在战争中浪费了多少生命。那么多爱和丰饶对你们来说垂手可得,但你们却不屑一顾。你们挥霍着地球宝贵的资源,挥霍着自己的生命,只为了本来就毫无价值的金钱。

 

如果不是因为你们的自私和想要积累财富的贪心,你们本来可以拥有多么大的成就啊。金钱的财富一文不值——相比地球的健康和丰富的自然资源来说一文不值。你们的财富是在资源里面——蕴藏在地球内部的资源——它们留在那里可以为你带来健康、快乐和幸福。拿走它们只会失去它们;而保留它们则会让它们增加

 

所有你们需要的燃料和能源都可以用其他方式获得——只要你认真观察大自然,让她带领你找到方法。如果你肯花时间走进森林——看鸟儿在飞行——聆听潺潺溪流——听到树木在你耳边低语。你会学到一切,会用自然的方式重建你的生活——因为她在这里为你效劳,让你的物种得以存活。但是你却继续毁灭着周围的一切,直到只有荒芜的平原、污染的水源、黑暗的天空笼罩大地的时候,那时对于人类就太晚了——你们的物种将再次消失。

 

所以我们提醒你要生活节俭,关怀周遭的世界,在地球母亲的土地上行走。你会听到并且感到伟大的地球母亲向你传达着她的感受和想法,在你回家的路途上给予你所需的指引。

 

我们在为地球蜕变作好准备

 

我是海上的麦奇,在正午的阳光下游在切萨皮克湾附近。太阳点亮了天空,海洋在愉悦的亲吻中反射它的光芒。我多么爱这些被阳光照亮的日子。它是造物主把我们揽在怀中的拥抱——多么柔软的触碰,多么奇妙的感觉。就象你在寒冷的冬日期盼太阳从云中露出头来,我们也期盼太阳的光芒抚摸我们的脸庞,温暖我们的心。

 

我们这些天来很忙,因为我们正在为横扫地球表面和海洋的巨大改变作好准备。地球母亲正在脱掉她沉重的外衣,让她得以毫发无伤的重返光明。当她脱离了沉重,病菌和毒素都会消失,直到地球变成完全无菌的那一天。作为一颗拥有自由意志的星球,她会作为未来世代的伟大学校而存活下来。不过,课程会在光明中展开,而不是在黑暗中。因为不管我们的磁场有多沉重,所有人都不再想在黑暗中继续游戏了。有更重要的目标存在,那就是我们的进化,而所有生命都想继续进化。

 

露脊鲸剩下的数量不多了

 

我是麦奇,在北大西洋中游泳。我听到了你的召唤,我会给你来自我们集体意识对人类发出的讯息。

 

今天是个晴天。我在太阳下懒散的沐浴,不知道该干吗好。这是夏日慵懒的一天,我只是躺在波浪上面梦想着星星上的生命。我离开了身体到银河系四处漫游,这一直是我寻找兴奋、娱乐和学习的方式。我爱地球,但她的身体已被污染,发出痛苦的呼喊。我们在大海里听见她的哭声,努力想要抚平她的疼痛。我们对她讲述等待着她的辉煌未来,只要她能再耐心的多等上一会儿。她的时间正在瓦解,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一起来到光与爱的高等次元。

 

我是一只露脊鲸,我热爱我的同胞。虽然我们剩下的数量不多了,我们却以紧密的纽带彼此相连,互相关心。我们在海上守护彼此,随时知道每一只同伴所处的位置。这样我们就可以互相留意,在看到捕鲸船靠近的时候互相警告。这仍旧是我们在海上最大的威胁,甚至比污染还要危险。

 

如果我们能躲过拖网,也还要应付被污染的海水。由于泄漏进海洋的化学物质,加上持续不断从垃圾填埋地和其他污染区倾倒进来的脏水,我们的食物供给也在减少。

 

我们正在尽力,但由于周围的纯净陆地和空气正在减少,我们的能量储备也在下降。我们会尽量长时间的保持在自己的岗位,希望在我们都从地球上消失之前,到第五次元的大蜕变将会来临。我们感谢你今天与我们沟通。我是麦奇,你的兄弟。

 

我当时正在执行侦察任务

 

麦奇在这里——是的,我还活着。我在以太空间中游动,远离所有伤害。在海里执行一项侦察任务的时候,一艘船撞到我的身体。我看见那艘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就象你在陆地上如果不低头看的话,就会走进泥潭,撞上障碍物。

 

我的身体被亵渎,但我的灵魂却解脱了——就在同一瞬间。所以我,麦奇,什么也没感觉到——我只是突然感到极乐的境界,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地球。

 

我的意识仍然担任地球的守护者,因为没有人能替代我。只不过现在我得从更高境界的身体开展工作,不能把能量稳固在地球,也不能和家人一起旅行了。

 

我想念清凉的海浪,还有仍在鲸豚族身体中的家人和朋友。有许多需要做的事情只能在海洋中完成,而在上面帮不上忙,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还活在大西洋的时候有着一项巨大的任务,那时我希望能把它完成。现在我会从以太空间尽我所能,希望能够达成目标。

 

因为贪婪和无知而中止别人的生命是不可原谅的,它只会干扰到所有物种的生命。因为即便是一个生命的死亡也会对整体产生影响。没有它的每一个部分,整体就无法运作——而鲸鱼和海豚是让所有生命繁盛的整体结构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

 

所以请了解我正从内在境界向你发送爱和能量,在那里我活在全然的安全与和平之中,可以不受拖网和执意摧毁我们的人类打扰来完成我的任务。不久——如果我们都消失了——那些凶手却很快就会找到新的谋生方式。我是麦奇,你的伙伴。

 

麦奇死于一艘货船

 

以下的麦奇死亡记录来自莱斯里安德森(Lesley Anderson),他从麦奇第一次游到特拉华就一直与它保持联络。

 

麦奇,一只北大西洋中的露脊鲸,在九十年代初从大西洋来到费城附近的特拉华河。同年,一只座头鲸游进波托马克河,这是人类记忆中的第一次。科学家认为这只年轻的露脊鲸迷了路,把它命名为沃尔多(Waldo),不愿游回海洋的任性鲸鱼。

 

那只鲸鱼并没有迷路。它游进特拉华河,因为那里是露脊鲸沿着美国大西洋海岸迁移路线中的故乡。

 

当威廉宾恩(William Penn)抵达美国殖民地的时候,他写到特拉华河的河口里满满都是鲸鱼。实际上在麦奇游进这里的300年前,费城附近的特拉华河就是露脊鲸母亲和幼儿在迁移路线当中的避风港。

 

这只年轻的北部露脊鲸已经有名字了。用强壮的手臂和长杆在运输货船中间保护它的河道警察给它起名叫麦奇。他们甚至把船从它身边推开。

 

我后来去警察营地和其中一个人谈起过这事,他说船上有好几个叫麦克的人,而鲸鱼麦奇是以其中一个最热心保护它的麦克命名的。

 

麦奇在它的保护者们陪伴下在特拉华河游来游去,直到人们注意到货船会穿过北大西洋露脊鲸的迁移路线而给它们带来危险。当它把头放在特拉华河沿岸一座核设施的通风管上的时候,它被报道而登上了新闻。

 

麦奇从特拉华河自己游回了大西洋,也把河道警察中那些麦克们和许多费城人的心都一起带回了鲸群。接下来的几年里我时常查看它的情况。

 

麦奇下一次用心灵感应紧急联络上我是在九十年代末。它在缅因州和加拿大的海岸边,正往南去。它让鲸群停下,告诉我它担心那些怀孕的鲸鱼,因为鲸群正穿过波士顿、纽约和费城之间的运输货船路线。

 

在九十年代中期,整个北大西洋露脊鲸的数量被估计为不超过250只。它们被海岸捕鲸者称为露脊鲸(Right Whale),因为它们是应该被杀害的鲸鱼(Right意即正确的”)

 

我得知麦奇很绝望,然后鲸群就开始往南移动。我最后一次听到麦奇消息的时候,它正试着用一种新的方式拯救濒临灭绝的鲸鱼物种中的那些准妈妈。它打算尝试一条新的迁移路线。它向我表示说,如果需要的话,它愿意牺牲自己来拯救怀孕的雌鲸。

 

我心里知道它被一条货船撞上的时刻,因为我的心突然抽紧,我在脑海中看到了那一景象,转过身去默默哭泣。

 

在那以后,麦奇也曾拜访过我,但却不是以具体的形相了,也不再具有有形众生的七情六欲。什么都比不上我对鲸鱼和海豚的爱。麦奇的死是我今生巨大的悲痛。

 

我很久以前看过一个入口,鲸鱼和海豚离开身体以后会从那里穿过。它们沿着一条路游向大门,路两旁都是站在发光的尾巴上直立旋转的海豚。那是它们的仪仗队。

 

我可以透过麦奇的身体看到星辰、星座和深邃的太空,因为它变成了具有光之轮廓的透明灵体。随后,麦奇游过站在海豚仪仗队身后的神圣萨满(Shamans),有些拿着葫芦,有些拿着笛子,还有些拿着长勺。一片深深的静默。

 

露脊鲸麦奇穿过了圆形的大门入口,进入闪烁着银蓝色光芒的漩涡,回到了星星上的家。

 

意识永远不死

 

这里是麦奇——你永恒的同伴。

 

要知道意识永远不死——

它只是滑入另一个境界,

滑入另一个波段。

 

我从其他次元间的境界向你发出信号,

那是我现在居住的地方。

我选择不回到家里,

而是停留在地球附近,

为了银河指挥部,

继续我的警戒和工作。

我们生生世世都在寻求与地球人类融为一体,

而我们生生世世却被追捕和杀害。

也许你的书会将这一切改变,

这样有一天我们都能和平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