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多年以前,我們,上升的大師們(Ascended Masters),和一名俄羅斯女子取得聯繫,這名女子非常直覺和敏銳。她的名字叫布納瓦斯基女士(Madam Blavatsky),通過她的直覺,我們給了她任務,將我們這些精神大師們介紹給地球上的人類。我們認為,那是一個很恰當的時間,將我們介紹給世界,並將我們的精神領域傳播給地球上的人類。

 

布納瓦斯基女士被我們引導到許多宗教 - 尤其是東部的宗教 - 以及來自印度的梵文(Sanskrit)著作和許多其他的教誨,以使她認識到造物主的目的和人類的未來。

 

我們要求她的寫作教導要簡單,因為她的話語是要傳達到世界各地的。在那個年代裡,大多數人都沒有受到很多的教育。當然,只有社會的上等階層受過教育,但大多數靈魂屬於工人階級。

 

布納瓦斯基女士也儘量做到簡單,但她沒有遵從她與我們的溝通和自己的內心感受。她有一個很強的自我,她的自我多次控制了她,改變了我們和她的通信,以滿足自我。她也不斷地吸煙,這也阻止了她從我們這裡獲得清晰的資訊,因為吸煙導致了她的光體(aura)不乾淨。她還意識到精神教會運動(Spiritual Church movement),這使她很擔心這些精神教會是否會喜歡她。

 

我們希望與這些教會一道工作。我們看到,精神教會運動是一扇美妙的通信大門,但布納瓦斯基女士卻將這些教會看作是愚蠢的,並將自己孤立起來,不與這些教會合作。她是一個任性的女人,非常強烈和堅定。她的自我發號施令,不做我們要她做的。她告訴人們,我們生活在喜馬拉雅山,她拒絕接受自己是一個媒介(medium),她進一步將自己孤立起來,不與當時精神運動的主流合作。為自己製造了一個充滿神秘的色彩,她樹敵很多,經常用幾個技巧來令人吃驚。她變得善於魔術和“表現”專案,以顯示她的技術水平。

 

當這些發生時,我們只能震驚地看著我們的使者扭曲我們的資訊,惡劣的撒謊,欺騙人們,我們以肉身形式與她會面,她在自己的書中寫了很多的謊言。我們無力阻止她。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媒介,我們曾希望她能夠把我們的資訊傳播給人們,卻變得越來越成為一個隱士,我們的目的根本不能實現。

 

她寫了書,但那些書寫得很複雜,幾乎沒有人能夠理解它們。我們要她把事情簡單化,以便人們能夠理解,但她卻將其當成了耳邊風。我們根本無法接觸到大眾。即使在今天,很多人仍然無法理解她的書。真是浪費能量,真是浪費才幹。

 

當布納瓦斯基女士死了,返回到精神世界後,當她看到自己做了些什麽後,她非常的懊惱。像所有的靈魂一樣,在進入精神世界裡真正的家之前,她必須要回顧自己的一生及其後果。因此,她懇求我們給她第二次機會,我們決定給她這樣的機會,返回到地球,為我們傳播資訊。但是,為了確保她不會再次變得太“沉重”和技術,我們確保她發現很難用她的左腦。同時,我們也讓她比以前更直觀。自從她回到精神世界後,她在世上所建立的神智學協會(Theosophical Society),已出版了成千上萬的書籍,這些書都是基於她的資訊或含有她的一些資訊。而人們卻沒有意識到這些資訊是錯誤的。

 

事實是這樣的:

 

我們,上升的大師們,從來都沒有生活在喜馬拉雅山。我們駐在精神領域裡,並將繼續駐在這裡。我們不能生活在地球上,因為我們的振動太高。我們招募弟子(disciples) – 那些在來到地球之前就已經同意與我們合作的靈魂成為我們的通道。要做到這一點,他們必須通過嚴格的訓練以消除自我,並以高我取代。這種訓練包括了多年的紀律和辛勤工作,以學習處理我們的能量,也學習全面服從我們,使我們的話語,而不是通道的話語,被傳播。精神世界裡存在著很多層面(dimension)。我們住在最高的層面上。我們之所以成為大師,是因為我們從地球上獲得了自由。我們償還了自己的債務(karma),學習了所有需要學習的經驗教訓。然後,我們進入了精神世界,通過努力工作,我們通過了許多層面,直到我們達到上升。人類只知道極少數的上升大師,但在我們的精神世界裡有成千上萬。我們都在做看管宇宙的工作,尤其是在設法幫助人類達到更高的境界。

 

就我而言,我自1992年以來就一直與瑪格麗特我的通道在一起,以熟悉她的身體,她的能量,和她的微妙機體。在此之前,她被另一個精神世界的靈魂訓練了5年,教她如何做通道(channel)和訓練她的身體以適應精神世界的能量。對她來說,這不是一個愉快的經歷,這為她帶來了很多的不適和不平衡。但她知道,如果她要與最高能量溝通的話,這種訓練是必要的。在我們精神大師中,有兩種能量的大師,男性能量大師和女性能量大師,納達女士和瑪麗女士只是女性能量大師中的兩位。我們每個大師都在發揮作用,指導在地球上的人類提高振動。我們只能通過通道工作,這個通道必須要受到特殊訓練。對於那些理解星象學的人來說,如果你研究我的通道的出生星象圖,你就會看到,她是適合於做我的通道的。有很多有關我們這些大師們的報導,但這些話大部分都不是真實的。隨著時間的推移,人類將會認識到,哪些在過去所寫的是不正確的。我們希望人類知道我們,我們現在準備好了,再次與布納瓦斯基女士合作,將我們精神世界的資訊帶給人類。布納瓦斯基女士再次轉世投身為我們的通道,但這一次,她做了我們希望她做的。這一次,她是一位出色的學生,現在她準備好了,把我們的資訊帶給世界。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