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2

 

奥修,

 

最近你提到,灵性自我比平常的自我更加危险。你能解释一下吗?

 

奥修( OSHO ):

 

所有的自我都是危险的,因为自我是一个虚假的存在。事实上它并不存在。它之所以在,是因为你并没有意识到你是谁。

 

自我就像黑暗。黑暗本身并没有实质的存在;它只是光的缺失。因此你无法直接对黑暗做什么。如果你想去除黑暗,你无法直接将其去除;你得把光带进来。

 

如果你想把黑暗带进来,你也没办法直接把它带进来;你必须把光关掉。无论你想做什么,你都得对光做,因为光有存在。黑暗没有存在,对于并不存在的东西,什么也做不了。

 

自我并不存在,它是一个虚无。它是觉知、警觉的缺失。你没有觉知,所以自我盛行,所以黑暗留存。

 

所有的自我都是危险的,因为你活在某些不存在的东西里。你为了某些不存在的东西活着,你在为某些不存在的东西牺牲。这就是危险。在不存在的自我的祭坛上,真正的生命正被牺牲着。

 

你在追逐金钱,追逐权力,追逐名誉,但事实上没人真的对权力、金钱、名誉感兴趣。它们只是自我存在的方式。如果你有更多的钱,你就能有更大的自我;如果你有更多的权力,你就能有更大的自我。

 

基本的欲望是膨胀自我,但你的自我越被强化,黑暗就越浓厚,你变得觉知的可能性就越少。没有觉知的话,你就是在错失生命的整个机会,一个黄金机会,通过这个机会神能被了悟,通过这个机会真理能被活出。

 

为了某些毫无意义的东西,一段能成为一场持续的庆祝,一个永恒的喜悦的生命被牺牲掉了。

 

因此,记住,所有的自我都是危险的。但灵性自我是最危险的,因为其他所有的自我都显而易见。

 

你可以看到 zhengzhi 家在追逐他的自我,你可以看到在某些片刻连 zhengzhi 家都能看到这一点。它显而易见,你怎么能看不见它?你注定会碰到它,它就像岩石。

 

但灵性自我非常精微,它就像花香。你不会失足,它不会像石头一样撞击你。你无法像挪走石头一样轻易的将它移除。它是一种精微的花香。

 

你变得越灵性,你的自我就会变得越精微。你的自我变得虔诚,当自我虔诚了,它当然更危险,因为你认为它是美酒。现在,标签是美酒,但瓶子里面还是一样的毒药。

 

因此你们的圣人比你们的罪人更自我。每个罪人都有希望,他们能比你们所谓的圣人更容易抵达神。你们的圣人带着这么自我的态度活着,他们充满了牛粪、垃圾。

 

世俗之人宣称他有这么多钱,虔诚 / 脱俗之人宣称他有这么多美德。世俗之人宣称他有这么多力,这么多名誉,你们所谓的圣人宣称他也有力量,灵力 / 灵性力量。他试图展示自己的灵力。

 

曾经一个所谓的灵性人士来见拉玛克里希那。拉玛克里希那正坐在达克希涅斯瓦尔(这是他曾经生活的地方)的恒河彼岸。

 

那个灵性人士对拉玛克里希那说,“我听说你是一位伟大的圣人。如果你真的是,就跟我来,在水面上行走。如果你能在水面上行走,那么我就可以相信你是灵性的。”

 

拉玛克里希那笑了。他说,“你能走?”

 

那个人说,“是的,我能走。”

 

拉玛克里希那问,“你花了多长时间才学会在水面上行走?”

 

那个人说,“我用了 18 年,付出了极大的努力,苦行、瑜伽、断食、祈祷。我住在喜马拉雅山的山洞里。我牺牲了一切,然后得到了这个灵力。”

 

拉玛克里希那说,“我并不灵性,我是个简简单单的人,非常普通。但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当我想去对岸时,船夫只跟我要一块钱。你 18 年的全部努力连那点钱也值不上。你浪费了 18 年的时间。

 

你或许是灵性的,但你是个白痴,你愚蠢透顶!我从没见过智商这么低的人——浪费 18 年时间就为了在水上行走!这有什么意义?好吧,你能在水上行走,那又怎样?”

 

这是灵性自我,它迟早会展示它的力量,来证明“我比你更神圣。”那个人带着那个想法来——向拉玛克里希那证明,“我比你更神圣,我境界比你高。”

 

这毫无意义。没人报道佛陀有做过什么奇迹。没人报道马哈维亚有做过什么奇迹。我自己的理解是,人们所说的耶稣做出的种种奇迹全是杜撰出来的。

 

你明白吗?有些基督徒疯了!它们全都是基督徒的杜撰。

 

我有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当基督徒说耶稣把水变成了酒,它并不是事实。它指的是,像耶稣这样的人光喝水就醉了。

 

我从我的亲身体验中知道这一点。我从不在我的苏打水里混入威士忌;我用苏打水混苏打水,然后我就醉了,所以用威士忌混有什么意义?

 

光纯净的空气就足以让人醉;水足够了。它全携带着神的精华,你还需要什么来让自己醉?这个存在完全够了。

 

但那个灵性人士试图用某种方式证明自己是灵性的。他会通过奇迹来证明这一点,他会变成一个展示者。

 

那就是为何灵性自我更加危险。他没办法看到它,别人也没办法看到它。因为你无法轻易的看到它,所以我说它更危险。

 

放下你跟存在是分离的这种想法。我并没有跟你说要对抗自我,那是胡扯。我跟你说的是在你内在创造出更多地觉知,因为你越充满光和觉知,自我就会自行消失。

 

当它自行消失了,那有一种美,那有一种祝福。当你内在没有了自我,没有世俗或脱俗的自我——当任何类型的自我都没有了,你就与神合一了。那个障碍已经被移除了,最后的障碍已经塌陷了。

 

经验神,就是经验生命的简单十足、它的美丽十足。经验神,就是经验永恒的真理。于是你超越了死亡,超越了时间。

 

自我是唯一的障碍。但别跟它对抗——不管是灵性的或世俗的自我,它们都是一样的。创造出更多的觉知,更加静心。静心是唯一的解药。

 

meditation 静心”和“ medicine 解药”出自同一个词根——因为静心也是一种解药。它疗愈你,它让你摆脱最眼中的疾病,自我的疾病。

 

译自: OSHO The Dhammapada - The Way of the Buddha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微信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