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生活的每一天里你都处在恐惧之中。你恐惧堕落,你也恐惧攀升。你恐惧走出去,你也恐惧宅家。你恐惧无工作,你也恐惧有工作。你对活着恐惧,同时你对死亡也恐惧。你恐惧于结局,所有这些都让你恐惧。

这些恐惧导致抵抗,抵抗让你停滞不前。你一直害怕前进,你同样也害怕静滞不动。这世界之中到底是什么能让你,让你担忧,让你为人,让你撒谎或者让你诚实。放弃抵抗,你就放弃了不属于你的一切,这些东西永远都不属于你,除非你觉得它就是你的或者它必须是你的。

你是位美丽的存有,难道我就不是位美丽的存有?所以你必定是,你不可能是其他什么,只能是你之所是,我要说你和我是一体是一样的。你质疑这一点,嘟嘟囔囔地。你觉得自己好脆弱,那么容易就受到这样那样的影响,对于我说的一切,你是那么轻易地就不愿意倾听或者假装倾听实则不听。你推开我告诉你的话,好似真理是只讨厌的苍蝇,你和我的合一竟然是这样一个可怕的真理吗?你不能够相信它或信任我,它就那么惹人嫌吗?

只有你的身体会流血,只有你的身体会疼痛。事实上没有什么能伤害你,你的灵魂强得不能再强。你的灵魂,你的真实存在,就如我之所是,我是强有力的。实际上,我是无所不能的上帝,因此你也一定是无所不能的。

这点需要被完全理解,这个意识会让你谦卑而不是傲慢。也许你不愿意谦卑,也许你喜欢隐藏在你是谁的真理之后,你藏身的可是一颗大树啊。你常想做点实事,我告诉你,你已经在做着实事了,你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经营着自己的生活,不停顿于你无所不能的真实,这个真实是你不愿意为你自己认知的一个真实。你有点适应你那老旧的睡衣了,你穿它已足够久了,你太了解它以致于你宁可穿着它坐到一个破旧的安乐椅上也不愿意站起来快乐地高喊:我是个无所不能的存有!

你宁可吮着手指给我提建议也不愿意为自己为这个世界负责。

如果你倾听我,你就是倾听我自己的我。

如果你读我,你就是读我自己的我。

无论我是什么,你就是什么。真理如春天的桃花一样在全世界繁盛。

这是你生命的永恒春天,你从寒冷的冬天醒来,你从你一直沉浸的憨睡中醒来。你已醒来,除非你想更长久的休眠。

我摇晃着你的肩膀,我说,醒醒,亲爱的,要清醒于你的所是。你就是我,让我的自我醒来,是时候起床了,懒鬼。你的面前有美好的生活。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e-eternal-springtime.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