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9

 

信念到头来就是你的是非观念。

 

赛斯哲学体系讲,也许有人相信有美德才会有钱,财富是来自上帝直接的祝福。像我之前提到美国的清教徒会这样认为,而中国人则相信那是上辈子做善事的结果。那么贫穷就变成缺乏道德的证据,甚至有些清教徒,会认为不需要改变穷人,不需要救济穷人。尤其像非洲,不是有很多饥饿的人吗,那他们就会说,谁叫他们不信基督教。

 

因为不信基督教,上帝不喜欢他们,所以他们过着贫穷的生活。但是,各位同学,这只是一个限制性的信念。在这个信念之下,就会产生一个结果,穷人跟病人一样受到了鄙视,穷人或者病人到底犯了什么罪呢?人们常常有意无意的问起,而把你带回到对惩罚的信念。那是与自然的罪恶感的观念无关,却是与对自然的罪恶感的扭曲有关。所以当你家里很穷或是生病了,你会觉得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或是很多人会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我的孩子会遭遇到这种报应。

  

我到底哪里不对,为什么我的主管、我的同事都不喜欢我,我们会很容易的来给自己一个自然的罪恶感。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我要遭到这种报应?我想很多人在不知不觉的经历当中,都会问到这句话。所以,很多时候在我们的内心我们会这样想,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会有这个悲惨的命运。

 

像有些饮食业者就会跟你说,你是吃错了你才生病,所以所有的方向就告诉你怎么吃才是对的。当你遭到痛苦,不管是身体的痛苦还是心理上的痛苦,你会问一句话:我到底哪里做错了?像昨天有同学讲,在当公务人员,连续三年的考绩都是乙,当然会问一句话,我哪里做错了?

 

我的老师赛斯讲,那一种自然罪恶感的扭曲也与对圣经的误解有关。如大家所认为的基督,基督只是说,你们创造了自己的实相,这句话有没有罪与罚?有没有代表谁对谁错?比如说你过得很穷,你过的很穷这件事需要被道德化吗?需要被是非化吗?它只是很中立客观的告诉你,同学,你创造自己的实相。

 

这个人得到癌症,很简单告诉他,同学,你创造了自己的实相。你想改,你可以改;你不想改,你可以继续创造。这件事不涉及惩罚,只是创造。


所以当我们把所有的问题回到这句话,甚至赛斯讲,基督从来没有说过其他的话,基督真正要传达的讯息是,每个人都创造自己的实相,整部圣经只是在说这句话。但是后来的神父跟基督,他们曲解了,并开始用罪与罚的观念。而并没有让每一个人去透彻的觉察他是如何创造自己的实相。


后来很多宗教的观念,就变成你崇拜这个神,你会得到好运。可是这也是一个错误的信念,基督真正的讯息是告诉每一个人,每个人都有能力,而且都在形成自己的实相。基督试着超越出那个时代的概念系统之上,但即使是这么有智慧的基督,也必须要用到当时的人们所能了解的概念系统。因此,罪与罚的暗示,扭曲了基督所给的讯息。

  

所以后来,大家对于基督教的认识是,那些有不好命运的人,是因为上帝在处罚他们。


甚至比如说,美国人也会说,就是因为你们阿拉伯人不信上帝,所以给你们这么不好的环境,你们过的很苦很穷是应该的,但这是扭曲的讯息。那有些人可能有另外的一种信念:贫穷是一种美德,而富有是一种罪,人的富有,是一种精神上的缺失,精神上越卑贱、越堕落的人就会越有钱。


那在西方的社会,很多的信念可以回溯到圣经,因为基督常常是跟穷人相处。所以在这些情形之下,有很多以偏概全的道德判断,而且涉及了罪恶感。在其中,个人的经验反而被遗忘了,但是赛斯一直强调,每个人的经验才是最重要的。每个人对你的经验所采取的信念与看法,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不知不觉的人,你就会被群体信念所笼罩,而没有办法产生你自己的独特的看法。他说,这样的批判性的评价也被用到了颜色的上面,白色常常被认为是纯洁的。你问过自己为什么才代表好吗?


所有我们的一切,都是追随着我们的信念啦。甚至在中国的社会也是认为越白越好嘛,叫一白遮三丑。可是,各位你有没有想过,那可能是最近这五十年来才有这种想法,搞不好未来的一百年后,白是一种丢脸的事。那时候的人们,所擦的化妆品就是如何让自己变黑。

 

人生活在环境下,常常都是不知不觉的。你做什么,为什么而做,你通常不了解。因为很多人都是时代下的产物,你并没有产生你个人的独特性,那叫做人云亦云呐!可是你没有发现,真的白比较美吗?还是那只是一个信念。如果一个社会觉得黑才是美,那这个社会的人就会越看越欢喜。看到黑的人就觉得他一定很棒。所有的美人一定要是黑黑的,才叫做美人。叫一黑遮三丑。

 

因为黑了之后,就没有雀斑嘛,老了也不容易看出来。那么白,什么雀斑什么痣,不都一下就看到吗。那个白,老起来多可怕,灯光一照简直跟鬼没有两样。可是如果黑黑的,纵使很多皱纹,看起来也还不错啊。


所以,连对颜色本身都是一种信念。为什么结婚要穿白礼服,谁说结婚要穿白礼服的,不能穿全黑的吗。黑的去参加什么?葬礼。那如果黑色会说话,它会说,那还不是你们人类说的,为什么黑就要穿在葬礼?谁说黑不能穿在婚礼?所有这些东西,都是信念所导致的啊!

 

假设有同学最近有人要结婚,你们决定新郎新娘都穿黑的,所有的宾客通通穿黑的,结婚礼车也用黑的!我问你,有没有犯法?假设你真的敢办,你会发现,人们是多么被无形的信念所决定。那信念是具体的还是虚幻的?信念比所有的东西都还要更具体哦。

 

我跟你保证,只要你结婚敢这样做,你就会知道,所有人的态度有多么不一样。可是是谁说黑色只能穿在丧礼的?上帝有规定吗?那只是一种主流的信念。人们是多么常常处身在主流的信念,我真的要你说出个所以然来你还说不出来呢。


举例来跟大家讲,平常你是多么不经意的以社会集体的观念当成你的观念。而没有去觉察,人家这样相信,那就真的是吗?这样相信对吗?你决定继续这样相信吗?可能你从来没有去想过。白色常常被认为是纯洁的,黑色被认为是污秽的,白色好,而黑色坏。所以为什么黑社会被叫做黑社会,大家听过黑白两道吧,因为黑代表不好嘛,那为什么不能叫做白社会?

 

黑人有没有抗议,难道我们长的黑就代表是恶人吗?这里很多集体的信念,当然也涉及了对种族的考量,每一个人的种族都是你选择来体验的。唯有透过心灵的觉察,才能把你的偏见拿掉。比如现在的西方人还有这种观念,就是白种人是上帝最喜欢的种族,你们同意吗?但是,在西方的白种人他们是这样认为的。

 

赛斯讲,其实每个人都曾经是不同种族的一员,所以从历史的角度来讲,每个人也都分享过身属不同种族的利弊。每一个种族对集体人类的心灵都有一个象征性的意义,因为任何一个种族,经历的外在经验跟结构可能会改变,但内在的象征仍然会维持着,而且人在创造性的与之搏斗。

 

不可能把你任何日常经验的一面跟你的信念还有你置与其上的判断分开,信念到头来就是你的是非观念。很多事情你不要有是非观念,不是叫你不要有判断,只是不同的选择而已,不要把它是非化。因为一旦有了是,就有了非。是非化之后,就会引起内心的冲突。


涉及了你所有的态度,关于疾病与健康、贫与富、种族关系、宗教冲突以及更切身的是你每日的心理实相。假设有同学追求过宗教,假设一个礼拜上三天的佛堂,你就会觉得自己很纯洁,有没有?那如果一个月没去就会觉得自己怎么样?是不是很堕落啊!这有没有是非观念?

 

那大家有没有听过一个中国的神话故事,神用泥土捏的人,放到火里烤,结果没烤好,火候不到拿出来的变白人,火候过了烤焦了变黑人,那烤的刚刚好的是谁?黄种人,所以黄种人是全世界最优秀的人种。听起来有没有觉得很爽?对不起,这也是一个偏颇的信念。

 

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我们要问自己,到底我们的是非观念是怎么建立的,有没有每天都活在自己无形的精神假设当中。

 

摘自|许添盛医师有声书《个人实相的本质》

文字整理|成成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