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1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一个即将返回西方的门徒说,他跟自己女友的关系里已经没了喜悦和乐趣,尽管爱还在。】

 

OSHO奥修:

 

你头脑里有一些误解。喜悦并没有不见,从来就没有过喜悦——那是别的。不见的是兴奋/激情,而你认为兴奋就是喜悦。

 

现在喜悦会出现,唯有兴奋褪去,喜悦才会出现。喜悦是非常宁静的,它根本不是兴奋,它根本不是发烧。它是宁静、安静、清凉的。

 

但在西方那个误解已经变得很常见。人们认为兴奋就是喜悦。它是一种宿醉,一个人觉得心被占据,完全被占据了。在占据之中,他忘记了自己的担忧、问题跟焦虑。

 

所以它就像酒精:你忘记了自己的问题,你忘记了自己,至少有那么一刻你跟自己离的很遥远。那就是兴奋的含义:你不再身处内在,你来到了外在,你逃离了自己。但因为身处外在/心在外,你迟早会累。你会思念来自你内在深处的滋养——当你靠近内在深处时。

 

所以兴奋无法持久,它只能是短暂、稍纵即逝的。所有的蜜月都会结束,它们必须结束,否则你会被搞死。如果你一直兴奋下去,你会发狂。它必须褪去,你必须再次在内在被滋养。

 

就像一个人无法多晚彻夜不眠。一天、两天、三天不睡还可以,但太多晚不睡觉,你就会开始感到疲劳,极为疲劳,精疲力竭。你也会开始觉得无精打采、死气沉沉。你需要休息。每一次兴奋之后都需要休息。在休息中你会恢复,接着你再次进入下一个兴奋。

 

但兴奋不是喜悦,它只是对痛苦的逃避。试着清楚明白这一点:兴奋只是对痛苦的逃避。它只是给了你虚假的喜悦的经历。

 

因为你不再痛苦了,你就以为自己是喜悦的——不痛苦就等同于喜悦。喜悦是积极的。不痛苦只是一种遗忘而已。痛苦正在家里等着你,每当你回来它都在。

 

当兴奋消失不见,一个人开始觉得“现在这段爱还有什么意义?”在西方,爱跟兴奋一起完蛋了,那是一种不幸。事实上爱从未诞生过。那只是喜爱兴奋,可并非真爱。它只是一种逃离自己的努力,它是对感官感受的寻觅。

 

“乐趣”这个词你用对了,它是乐趣,而非亲密。当兴奋消失,你开始感到在爱了,现在爱能成长了,现在发烧的日子结束了。这是真正的开始。

 

对我来说,真爱始于蜜月结束。但届时,西方人认为一切都结束、完蛋了:再找另一个女人,再找下一个女人。现在继续还有什么意义?已经没乐趣了!

 

如果你现在继续爱,爱就会具有深度,它会变成亲密。极大的优雅会从中升起。它会变得微妙,它不再肤浅。它不会是乐趣,它会是静心,它会是祈祷。它会帮助你了解自己。

 

对方会成为一面镜子,通过她你能够了解自己。现在是时候了,是让爱成长的正确时候,因为被导进兴奋里的所有能量不再被浪费了:它会涌进爱的根源,爱之树将能长的枝繁叶茂。

 

如果你能继续在这份亲密中成长——它不再是兴奋——那么喜悦就会升起:首先是兴奋,接着是爱,接着是喜悦。喜悦、圆满是最终的产物。兴奋只是开始,只是引爆点,它并非尽头。

 

那些结束于兴奋的人,永远不会知道爱是什么,永远不会知道爱的奥秘,永远不会知道爱的喜悦。他们只知道感官感受、兴奋、激情般的发烧,但他们永远不会知道爱的优雅。

 

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跟一个人在一起——没有兴奋,而是宁静、无言,不刻意做任何事——是多么美妙。只是在一起,分享一个空间,一个存有,分享彼此,不去想要做什么、要说什么、要去哪里、如何享受;所有这一切都消失了。暴风雨停了,宁静乍现。

 

这并不意味着你们不会做爱,但那真的不是“做”,它会是爱的发生。它会出自于优雅,出自于宁静,出自于韵律,它会从你的深处升起,它真的不是肉欲。有一种灵性之性,跟肉体毫不相关。尽管身体会参与,投入其中,但身体不是其源泉。只有那个时候,性才具有坦陀罗的色彩。

 

所以我的建议是:观照你自己。现在你正走近神庙,不要逃避。进入其中。忘掉兴奋,兴奋很幼稚。前方有美妙之物。如果你能等它,如果你有耐心,并信任它,它就会出现。知晓爱就是知晓神/上帝。

 

译自:OSHO Let Go! (该书无中译本)译者:Aashna,仅对个人译文声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