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2 奥修每日分享

 

 

爱是敞开进入一个没有边境、没有尽头的世界;爱只有开始,没有结束。

 

记住一件事:头脑通常会干涉,不允许爱的无限空间存在。如果你真懂得爱一个人,你会给他无限的空间,你的存在只是他成长的一个空间,你与他一同成长。但头脑会介入,并企图占据这个人,于是爱被摧毁了;头脑很贪婪,因为它就是贪婪本身。

 

头脑很具破坏力,假如你要进入爱的世界,就得丢掉头脑,你必须脱离头脑的干涉。

 

在某些领域,头脑是有用的,譬如在商场上你就用得着,但在爱里你就不需要。当你在运筹帷幔时,头脑可发挥作用,但当你要进入内在的世界时,就不必带着。讲到数学,你需要头脑,而静心则不需要,所以说头脑是有用处,但这是指对外在的世界。

 

对内在的世界而言,头脑一点都不重要,去爱得更多一点……不祈求任何回报的爱,成为爱本身,将自己敞开,去爱就对了。

 

鸟儿和树,大地和星星,男人和女人,每个人都懂这个语言;在宇宙的语言中,很明确地只有一种语言存在,那语言便是爱;去成为那个语言,当你变成爱的时候,一个崭新无际的世界将为你打开。

 

永远记得,头脑是使人们变得封闭的帮凶,它因恐惧而不敢敞开。当一个人愈不怕,表示他愈少用到头脑;当一个人愈怕,表示他愈活在头脑里。

 

或许你已经观察到,每当你害怕、感到焦虑困惑的时候,你的整个焦点都是在头脑。当你不安的时候,你会发现头脑占据了你整个人,而当你放松时,头脑就不那么活跃。

 

当事情进行得很顺利、没有恐惧时,头脑的活动就缓和下来;当遇到危急的状况时,头脑马上就变成你的主人,它的角色很像政治人物。

 

希特勒在自传中提到,若想保住领导人的地位,你该置你国家的人民于恐惧当中,让他们随时担心邻国会来攻击,告诉他们有国家正在策划一场侵略计划,而且很快就会发动攻击。

 

总之要不断制造谣言,永远不要让他们有太平之日,因为当国泰民安时,没人理会政治人物,这时政治人物没有任何意义。只要让人民经常处于恐慌之中,你就可以继续当权。

 

每当有战事时,政治人物就成了英雄,丘吉尔、希特勒、斯大林这些人都是战争下的产物,要是没有第二次世界大战,你根本不会听过这些名字。战争创造时局,给人们控制与成为领导人的机会,头脑也是知此。

 

静心不过是创造一个让头脑没事可做的状况,你什么都不怕,感觉到深深的爱与宁静,你觉得知此满足,因为无论发生了什么,头脑都没有说什么,渐渐地,头脑愈来愈止息,愈来愈放空。

 

直到有一天,头脑完全地撤回,于是你变成了宇宙,不再受限于你的身体,不再受限于任何事情,你是纯粹的空间。那就是神,神是纯粹的空间。

 

爱是朝向那个纯粹空间的道路,爱是方法,而神是结果。

 

人会害怕才表示有爱的能力,恐惧是爱的负面状态。当爱不被允许流动时,就变成恐惧;当爱开始流动时,恐惧就不在。

 

那就是为什么在爱的当下你没有恐惧,当你爱一个人时,突然间恐惧就不见了。在爱当中的人没有恐惧,连死亡都不怕,也只有在爱当中的人能安详无惧地死去。

 

不过,通常发生的情况是:当你爱得愈多,你愈感到恐惧,之所以女人比男人感到更害怕的原因即在于此,因为她们有更多潜力去爱。

 

在这个世界,你能落实爱的机会并不多,于是你的爱一直停滞在那里,久而久之便转为负向能量。有可能变成忌妒,那是恐惧的一部分;有可能变成占有欲,也是恐惧的一部分;有可能变成憎恨,那也是恐惧的一部分。

 

就是去爱,爱得更多更多,不带条件地去爱,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去爱,你能爱的方式有千万种。

 

记住,勇敢并不代表没有恐惧。一个人要是什么都不怕,你并不能说他很勇敢;你不能说一台机器很勇敢,你只能说它没有恐惧。只有在海洋般的恐惧中,勇敢才存在,就像是恐惧之洋当中的小岛。

 

会怕是正常的,但尽管如此,你依然去冒险,那就是勇敢。你怕得直发抖,害怕走进一片漆黑里去,但你仍然往前走,不管自己有多怕,那正是勇敢的意义;并不是说你没有恐惧,勇敢是当你充满恐惧时,你还能不为所动。

 

当你进入爱的时候,你会有一个很大的疑问出现,接着恐惧占据你的灵魂,因为爱意味着死亡,意味着消融于另一个人当中,那是死亡,而且远比一般的死亡来得更深。一般的死亡只是身体死去,在爱的死亡中,是自我死去。去爱需要很大的勇气,你要有能力无视于周围一切恐惧的声音,依旧勇敢往爱前去。

 

你所冒的险愈大,成长的机会就愈大,所以,最能帮助人成长的莫过于爱。那些不敢去爱的人永远长不大。

 

唯有通过爱的火焰,你才能臻至成熟。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