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你的亲友

---在一个不会反射你的光的环境中,

发现自己的光,你就真正获得了独立和自由

 

 作为光之工作者你是一个先驱,愿意突破旧有的、沉闷的思考模式,愿意释放掉阻塞的能量。你几乎总是你所在的环境中最先这样做的人,直到后来才遇到意气相投的伙伴。你在独立战斗,这标志着你是个真正的战士。你必须依靠自己找到出路,而一旦如此,你就会吸引志趣相投的人来到你的生命中,他们反映了你的觉醒状态。

 

为了发现自己的光,你必须要经历的孤军奋战对你是最沉重的负担。在灵魂层面上你有意选择了这样的路。但对一个有血有肉的孩子来说,那过程是痛苦的,它深深地伤害了你。我劝你去感觉和识别出这种内在的痛苦,因为只有连结了它,你才能把它转换和释放掉。一旦你找到了自己内在受伤的孩子那稚嫩的肩膀上背负着疏离的十字架,你就抵达了那负担的核心。这样距离它的解决也就不远了,你只需要用全然的、深刻的理解去拥抱孩子的痛苦。透过理解,那慈悲和尊敬的能量可以就被传送到孩子那里。你只需靠这些东西来举起十字架,你只需要与自己在一起,真正去爱和珍视自己那独特的部分。这就是把孩子带回家,并完成自己作为一个先驱所要做的事情。

 

对原生家庭而言,光之工作者的任务是成为自己所是的。如此这般他们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改变原生家庭并非是他们的任务。改变自己以外的任何东西都不是你的工作,你来到这儿不是为了让世界更美好,而是为了让自己觉醒。是的,当你觉醒的时候世界会变得更好,因为你的光照耀着它,也给其他人带来了欢乐和启迪。但是别把注意力放在世界中,无论家庭还是其他人际关系都是如此。

 

真正的工作是丢开所有基于自我的恐惧和幻象的碎片——那是你自己在孩童时代吸引过来的。要认识到,那些能量烙印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你的个性。同时也要释放掉不属于你自己的能量。这是一个有挑战性的、剧烈的过程,就像是剥开洋葱的每一层,也像是一次重生。

 

重生来强调这个内在过程的难度,我不是想让你们泄气,而是想让你们更加尊敬自己。你们是我所知道的最勇敢的战士。你们是先驱,你们点燃自己的光取代了黑暗和敌意,并为地球的新意识铺路。

 

点燃别人心中的光不是你们的工作。别人是否这样做取决于他们自己。你们可以提供一个火花,设立一个榜样,但是绝对没必要为别人的觉醒负责。对于你的原生家庭来说这一点是很重要的,需要特殊强调。你们经常本能地觉得,作为孩子尤其是作为成年人,你们必须要把父母从他们的恐惧和幻象中拯救出来。此外,你们还经常认为自己在这个任务上失败了。你们觉得自己没能真正地用预想的方式帮助到父母。

 

冲破魔咒的那个家庭成员首先是帮助了自己。你们要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内在成长和扩展上,这会影响到家庭的能量,也为家庭成员找到出路带来了可能。已经从情绪困境中解脱出来的光之工作者为其他家庭成员提供了清晰的路径。他做到这一点,是通过他的内在工作以及由此而散发的光芒,而不是通过努力甚至推动来使其他人改变和进步的。他为原生家庭提供了改变的可能,他的能量为他们映照出这种可能性。那就是他所要做的一切。

 

假设你住在一个山谷里,那里非常地贫瘠和干旱。所有的人都告诉你,你不必走出山谷,因为任何地方都和这里是一样的。似乎只有你才记得还有比这儿更繁茂和肥沃的土地。于是深思熟虑后,你决定碰碰运气,爬出那个山谷。这种攀爬耗费了你相当多的力气和精力,不但道路异常崎岖,而且也没有可以遵循的路标或指示。你在攀爬的同时身后留下了一串脚印。在某一时刻你爬出山谷,眼前的风景令你无比快乐,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你知道那里有一些东西比自己的出生地更像是家。你热情地看着那儿并寻找自己的家人,你想让他们加入你,共同为这宏大的风景而感叹,你想分享你的胜利。然而你发现那儿没有人,你也注意到一些亲戚远远地落在后面,根本就对你的旅程毫无兴趣。

 

这就是经常发生在光之工作者灵魂中的事情。我请求你们不要对家庭方面的失败感到痛心。藉由走出山谷、开辟道路和留下足迹,你已经为他们提供了大量的服务。你的足迹留在那儿,有一天会被某个想要爬出山谷的人所使用。这个印迹是一种能量空间,可以被其他人得到。

 

在一个不会反射你的光的环境中,当你能够发现自己的光,你就变得独立了、自由了。卸下那制约你过去的业力负担,卸下恐惧和幻象的业力负担,你将会吸引那基于爱、尊敬和反映你觉醒的神性关系来到生命中。

 

约书亚通过帕梅拉传导

© Pamela Kribbe

译者&摘录:阿光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