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2 夕阳 无古亦无今

 

 

 佛陀提到众生的同分妄见。什么叫同分妄见?也就是不只一个人看见,而是一群人看见,一群人他们有相同的业力,有相同的业力会看见相同的灾难的征兆,这叫同分妄见。这也就是为什么经典里提到,恶鬼他们会同时看到河水是火焰,所有的地狱道的恶鬼,他们看到水都会感觉是火焰,因为他们处于同分妄见的层面。

佛陀用了很多对比的方式跟阿难谈到,无论你看见什么,无论你看见物理世界,还是闭眼看见禅定世界,在你看见的背后,是不是同样有一个更深的背景存在?没有这个背景,你看见什么都不可能,必须有这个背景存在。

这里佛陀讲到:阿难,就好像一个人眼睛有老花眼、有白内障。比如说,如果你散光很严重(大家有散光的人可以尝试),你把眼镜摘掉,你看见灯光的时候,这个灯光外围是有一圈一圈的圆光的,眼睛好的人就没有这个圆光,而散光严重的人这个圆光是非常明显的。同样的灯,但是有散光的人却看到灯外面有好几圈。所以佛陀提到,并不是那个灯有差别,你们看到的是同一盏灯,而是你的眼睛有差别。

那么推而广之,佛陀讲到,就好像此阎浮提有三千洲。有一个小洲,上面有两个国家,这两个国家相互打仗、相互交恶,他们看见天上有两个月亮、有两个太阳、开始有流星飞过,有各种邪恶的征兆在天空中显现,而这些邪恶的征兆唯独只有这两个国家的人民能看见,因为这两个国家处在战争的状态。所以,古人往往会看到有星象不好,有扫帚星从天边飞过了,认为将会有灾难发生。而同样的扫帚星,在地球的另一端却看不见,或者同样的扫帚星,在地球的另一端看见的形式是不一样的。

那么,这里面会不会有极少数人看不见呢?有的,里面会偶然有那么一两个人,他就是看不见,因为他的业跟整个周围的人有可能有一些差异,所以即使周围所有的人都看见天上的扫帚星飞过,但他就偏偏没看见。他也许当时正好低着头,也许他当时正好在房间里没有打开窗户,他就会偏偏在那个时刻看不见,错过。

所以在某些情况下,会有那么一群人,他们的神经系统受着相同频率的引导。比如我们举例子,我们现在生为人身,有肉体存在,共同活在这个地球的层面,这意味着,我们所有的人都有一个相同的业力因素,否则,我们不可能都活在这个地球的层面,我们有相同的业力因素,我们才会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共同的业力会对所有的人造成一个大幅度的推动,就好像是一条河流,它在推动着每一朵浪花,很难有一朵浪花能够摆脱这个河流的推动,一个浪花的力量是那么的薄弱,整个大河的推动你能够抵抗它吗?很难,极难。但是如果你不抵抗,如果你不脱颖而出,你将会随着这条大河奔腾向海,流入海洋。你没有回头路,你没有别的选择。因为共业是一个巨大的推动力,你很难摆脱那个推动力的影响。

一旦一个人开始灵修了,开始自我成长了,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这朵浪花,在试图往反方向运动,整个河流在向东流去,它却试图往反方向运动。可想而知,它的阻力是多么大。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个试图灵魂上升的人、试图内在成长的人,都需要克服来自整个环境的压力。你如果一点都不想成长,很好,你的压力会小很多,你可以随波逐流,没有问题,没有人逼你,你可以随波逐流,你可以去赚钱,你可以去发怒,你可以生老病死,等等等等,你只要愿意。当然这里面并不会完全快乐,依然会痛苦,但即使痛苦,也是随波逐流的痛苦。

但是一旦一个人要走上内在成长的道路,那就更难了。他非但要放下日常生活当中的痛苦,而且要开始抵御额外的痛苦,也就是那个来自共业的推动,你在抵抗来自整个存在的推动力。这就是为什么一个想要上升的人,一个想要内在上升的人,必须是一个勇者、一个战士,他必须要有坚韧不拔的毅力,他必须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上升的道路是艰难的,并不像人们想象的。比如新时代告诉你,你越上升,你就越快乐,你充满喜乐,你从痛苦里解脱出来了。但他没有告诉你另一半:一个人上升,一个人向永恒探索,的确有来自探索本身的某种兴奋感、某种成就感、某种喜悦感,但是依然会有来自探索的无尽的痛苦。

那个痛苦对于一个探索当中的人不足为奇,就好像你在做一件特别感兴趣的事,你就不在乎你是不是饿肚子了。即使你饿肚子,即使你熬夜,你都觉得你要把这件事干完,因为你特别特别感兴趣,特别特别想知道它的结果是什么,以至于你探索的冲动远远大于那些所谓的表面的痛苦。所以一个在共业当中的人,要试图成长,要做好极大的心理准备、巨大的准备,并且要拥有一颗真正的探索的心,否则你一定会被打垮。

文章摘自《楞严今释006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