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 美丽心光 今天

 

 

两种可以把你扯离平衡、引发破坏的影响。一个是恐惧,另一个是控制,想要操纵的渴望。

 

小我既可以变得太小,也可以变得太大。

  

地球母亲通过 Pamela 传导,由 Maria Baes Frank Tehan 译成英文

 

 

亲爱的男人和女人们,

 

是地球在说话。我从我的内心——一颗在你们之内跳动的心——问候你们。我流过你们的身体,跟你们在一起,我想要支持你们,给予你们需要的东西。你们连结着我——在身体之中,并通过身体。我不断的发送信号邀请你们。倾听我吧,我正在通过你的身体对你说话。现在,安静和放松一会儿,你可以感受到我在你之内的临在。

 

你的意识是光,你可以把它想象成某种光束。这个光束可以用很多种方式聚焦,以便光能够闪耀出来。你的意识是觉知的聚焦,中立的处于自己之内,因为它内在没有思考的过程——从评判和规划的意义来说。它是更中立、更客观的存在方式,你就是那个意识。

 

那个意识下降到你现在所拥有的身体中——你此刻所依存的那个身体。让意识充满你的身体,从脚部开始。让你的注意力从脚部流入,没有任何期待或动机。你的脚发现那种注意力很美妙,它沐浴在你的觉知之中。感受光沿着脚底,流过脚趾和后脚跟。感受光如何让你放松。光向上移动,集中你的注意力到脚踝、小腿、膝盖,经由大腿进入臀部和骨盆。让光流进腹部。花点时间这样做,然后你可以真正感觉到在身体中锚定了下来。感受你的意识之光以温柔的光流,潺潺流过你的腿部和腹部。感受你的头脑是如何的放松,充满了这样的觉知:你就是意识,你就是光。

 

如果还有想法,那么注意这些想法,以同样的方式,你会注意到外部的声音,比如外面狗叫的声音。你不是那个狗叫的声音,你不是你的想法。你是觉知中的意识。感受这个开放的空间,它是你的意识。你是那个空间,念头和念头之间的那个空间,头脑和体内很多感受和刺激之间的那个空间。感受那个意识是何等的自由。它看着所有这些感受,饶有兴致的跟它们互动。当你的光是如此的随意和自由,当它开放的连结你的身体,你的地球部分就被滋养了。这是你能够接收到的最疗愈的光,你的灵魂之光,意识之光。这个光拥有疗愈的力量,所以让它流到体内的一个位置,储存着压力的位置,你觉得脆弱的位置。再一次的,不带评判,非常客观的,让光流过这个位置。这样做可以使平衡得到修复。

 

今天,我想谈谈你生命中的接受之流。接受的最深入的形式就是,如你所是的接受你自己。用你内在的光,看着你的人性,你的感受,你的情绪,你的恐惧,或你的顽固。你用这种温柔中立的光包围住它们,只有这样,你才能创造出必要的肥沃基床去接受。人类之中最深度的渴望是被拥抱,被亲切的理解,被认出,被一位无条件爱着他的母亲的臂弯所环抱。这会带来安全和宁静。在那样的安全之中,在那样平静的安适之中,你开始散发光芒。你是你所是,自然的,如同一朵花从含苞之中浮现。当基床是肥沃的,这朵花就会显露出来,带着它自己的光彩自然绽放。

 

这一生注定的是,你们开始为自己感受到无条件的爱。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人类之中有一个根深蒂固的倾向:在自己之外寻找爱。恐惧和不确定性驱动你在自己之外寻找。你试图用外部的能量滋养自己,以便感觉到满足,感到被拥抱,感受到归属感。但你的道路是不同的。你最深切、最神圣的要求是接受自己——无论外在有什么样的影响——是带着你所是的爱之光去拥抱自己,包括那些深刻的黑暗层面——你宁愿隐藏起它们,不想去体验。用来爱、接纳、拥抱自己的工具已经在你之内。它就是我前面所说的光,你所是的觉知。在腹部深处感受一会儿这个光。这个光超越了这个世界,不被时空或形式所束缚。它是一种永恒之光,完全属于你,独一无二。感受你自己的光吧。

 

你已经允许了自己的意识之光流动,通过腿进入骨盆和腹部。现在,我请求你把这光带到更高的位置,到达太阳神经丛——它贯穿你的胃部。允许这个光非常中立、平静的流过这里,太阳神经丛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中心。几天以前,我讨论过你怎样在天堂和力量和地球的力量之间,在灵魂之流和身体之流之间,充当一个媒介。你的太阳神经丛刚好位于那种交互作用的中心。在某种程度上,它是一个中介。你所是的地球人性在这里找到了它的根基。

 

我想给你们讲讲地球的人性。在某种意义上,地球的人性是一个领航员,它不得不处理很多不同的影响,它必须——以一种平衡的方式——把来自上面,来自灵魂的灵感,跟来自内在小孩的情绪力量整合起来。地球身体不得不吸纳所有这一切,连同外在的影响:人们、境况、挑战。

 

上次我说过,我讨论了两种可以把你扯离平衡、引发破坏的影响。一个是恐惧,另一个是控制,想要操纵的渴望。如果你现在看着太阳神经丛中心,你可以想象,这里是小我之所在,那部分的你必须从所有这些影响和流动之中协调,在这个有着时间空间、有着物质形式的世界中采取行动。我并不把小我看成是某种坏的东西。考虑到在这个世界中它是必要的,以使所有不同的能量流获得平衡。我将其视为一种需要,由此,你可以在这个地球环境中表达自己。它使你能够给予和接受。

 

现在,大体来说,小我——位于太阳神经丛——有两个陷阱。小我既可以变得太小,也可以变得太大。如果小我变得太小,它竭力撤回到太阳神经丛,发现自己处于恐惧、焦虑、担忧的紧张状态。它不断的认为它“不能”,它不够好,你需要其他人,你没有力量。看看你的内在,看看你能否辨认出这种类型的小我。看看在主要的影响当中,你是否在生活中遇到了灵魂的力量,内在小孩的情绪敦促,外在世界的压力,你经常有一种感觉:这一切超出了你的能力。看看你的小我是否唤起了恐惧,想要躲藏起来,或者,是否你很难占据个人空间,或者你寻找什么借口或方法逃离这个实相。那些都是“过小”的小我的表现形式,这个小我被恐惧、甚至有时被心理创伤所掌控。

 

现在,还有一种小我太大的可能性,那也可以在太阳神经丛的位置感受到。“太大”的小我感觉到某种傲慢,使它想要得太多。太大的小我高估了自己“把事物拿到自己手里”的能力,塑造和指导世界的能力。它总是认为:“我需要规划这个,我需要安排这个,或者,缺了我这事就不行”。它想要控制,以这种方式,它限制了自己的可能性。因为当小我想要表现太多的控制时,它不可避免的关闭了来自于灵魂的脉冲之流。可以说,当你基于一个太大的小我,过多的想要控制事物时,就戴上了眼罩,或是拥有了一个隧道般狭窄的视野。并且,太大的小我常常跟内在小孩没有多少连结,来自这个小孩的情绪和情绪信号常常被忽略了,或被认为是太麻烦了。这个小我想要移向自己的目标。它使你深陷于隧道般的视野中。看看你的内在,看看你是否能够辨认出这个特点。看看生活中是否有这样的时候:你执着于小我的目标,不敢放手。

 

通常,在大部分人身上可以同时看到小我的这两个面向。有时,一个人有着更大部分的“太小的小我”,而对另一个人来说,是“太大的小我”在捣乱。但在这两种情况中,你最终都会跟你的心灵、你的灵魂、你的情绪割裂开来。返回你的中心、恢复平衡、重新打开通往灵魂和内在小孩的通道,是藉由“充满爱的看待自己,以及以客观中立的方式观察自己在做什么”。你有把贬低和压制的想法喂给自己吗?你在让自己变渺小吗?然后你就围绕这个想法——事情无法是别的样子,而这个样子也是可以的——创造出一个故事。

 

认真的检查这个故事。仔细的看着它,看看这个故事是怎样被恐惧以及被一个不敢占据个人空间、不敢信任自己和自己力量的小我所支配的。用爱、理解和温柔包裹住那个小我吧。

 

当你的小我在其它方向上走得太远时,当它拒绝放手、并坚持决定和控制一切时,要觉知到这个信念结构,但是,是用一个温柔和理解的注视(来觉知)。当你顽固的、固执的执着于隧道般的视野时,笑一笑自己是怎样把事情搞砸的。让自己为新的可能性惊喜吧。记住,不了解某些事物,对新事物敞开,是一种美德。

 

为什么今天我要讨论一个不平衡的小我这两种形式呢?因为这是能够接受“生活想要给予你的事物”的关键。通过让自己变得太小或太大,你跟接受之流断开了连接。看着你自己之内的这些倾向,对它们微笑,你就自然的回归了自己的中心。感受一会儿这一点。想象在你之后或身旁的,是你的灵魂,在你之前或另一边的,是你的内在小孩。感受灵魂力量的伟大和明智,它比你的人类心智了解得更多。信任她!信任他!

 

想象你的太阳神经丛位置住着一个小小的人儿,一个男人或女人,代表你小我的一个人物。非常中立的看着它。那个人在向前伸展,试图指挥一切吗?还是它在逐渐后退,因为一切都太难以承受,太具有压倒性,唤起了它内在太多的恐惧?看看你的小我在试图做哪种动作,是向前伸展还是向后撤退。最后,想象你的小我是平衡的,太阳神经丛位置的这个小人儿处于一个直立的、站立的姿势。它从上面连结你的灵魂和天堂,从下面连结你的身体和地球。感受对你的小我来说,那是多么具有支持性,多么自由。一切都变得更加自由,更加流动。那是一个温柔的无条件之爱的流动。允许这个流动发生,允许它提升你。

 

译者:李平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