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想忘记你与我的誓约?这如何能发生,没有什么可以影响我们之间的誓约,只有你的思想可以将你带离我们的合一。然而,你有许多的想法,但是你的想法却鲜有持续存在的。你的心看似在追赶你的思想,所以你的思想在跑而你的心却在追,追到的陈年老醋而已。

存在于你生活中的神圣关系,你让它滑过你的头脑,你似乎不知道你自身的存在。你视生活为舞蹈,然而你却忘了你与谁共舞,你忘了是谁的胳膊架着你让你在舞台旋转。我从不是一个悄无声息的伙伴,但是,你可能听不到我。既然如此,我吹口哨,然而,这不是因为我庞大而让你听不到的问题。我可以咆啸而你也只听得到你的想法而听不到我的声音,你会倾听尼克也不听我的声响。这很讽刺,不是吗?

你可能会诚恳地倾听商场职员给你的购物建议也不会听我在至高权限范围内的讲话。

虽然我是生活的最大倡导者,而你可能不听我。你错放了我们的耳麦,或者你把它调到不同的频率或站点,也许你正听着新闻或是观看电视上播放的肥皂剧。你为琐事嘟囔,你屏蔽了我的声音。你也忘了我是一个有爱心的健谈的上帝,因为某些原因,你不去看我字里行间的深意。

你在某地站队,等待着什么而忘了我。如果不是忘了我的概念,忘了我在你心里的存在,那么你可能会觉得我忽略了你。不,亲爱的,是你在我身前一晃而过。

没有一刻我曾远离你,我深深地扎根在你的心里,我是你头脑全天候的顾问。你的头脑开了小差,焦燥中,你忘了我。你有种倾向,就是寻找其他能刺激你的事情,而不是去寻找一个可以给你生命并自始至终陪伴你身边……与你同甘共苦的人。我就与你在一起,在所谓的起跑线和终点线之间不间断地陪着你,没有我从你身边缺席这种事情。

然而,你或许因为恐惧于我对你而言可能是如此之大的一个课题,或者,更糟糕的,对我失望,从而选择宁可忽视上帝的完整课题。实际上,你可能已经有了通往上帝之路是愉快并且可能的这种思想。

有时候按照你的意识来看,你似乎是被阻止来我身边。哦,你的那种意识,早过时了,很久以前你没有意识,而新意识又迟迟不见踪影。

你持续瞥见我,但是,对我的这种看似乎只是你的眼斜一下,或者,也许,只是象你视野中的飞蚊症一般,一种不完整的内视现象,一种类似于你看老生常谈的眼光。

你或许忽视了你对我而言是种孤独的事实,你可能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孤独,因为我将你放在我的意识里你当然不会孤独,所以我渴望你的意识。哦,我多么地期盼能从你双眼看到你瞬时领悟的时刻,我多么地期盼你将你跳动的心投向我的方向,实际上,是投向你的内在,坚实的内在。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the-greatest-relationship.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