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2

 

 

所谓伟人,也只是人,如果没有对心的修持,一样有普通人对利益、面子的通常反应,一样有对老病死的恐惧、担忧和害怕,一样有被欲望的挟持、追逐和不能自已,一样有对安全感、尊重、赞赏、认同的需求。所谓伟人,只是头脑极度强大的人,在心灵非是强人。

 

而圣人不同,圣人是对内心下过功夫的人,圣人是超越头脑的人。伟人强,用力打败世界,圣人不强,却将整个世界抱在胸怀。如果你强,但可以被疾病打败;如果疾病打不败,衰老可以把你打败;如果衰老打不败,死亡可以把你打败。如果死亡也打不败的人,勉强可以称为伟大。

 

但修行的人在伟大之上,他是一种不是伟大的伟大。他不和死亡过招,他不和衰老或疾病过招,他不和一切利益、恐惧、欲望、烦恼过招,因为在他的眼里,它们只是空花,它们根本不存在。圣人超越幻觉,伟人在幻觉里成为胜者。伟大这个词属于头脑,而比伟大更伟大的是平凡、普通,圣人安于平凡、普通。

 

从某种意义上说,圣人不再是人,它已不是人类。因为它已超越人类所有的知识见解。不持有人类的知识见解,不坠在人类知识见解里,这么能是人类呢?它和老天同行,它走在老天的路上。伟人也只是人类的孩子,他是人类的孩子头或孩子王。在圣眼看来,不管伟人有多伟大,他也只是孩子,不过他是在一群孩子中最会玩的那个,最努力的那个,在孩子的游戏中扮演大人的那个。与别的孩子比,不管他玩的如何,他还只是孩子,因为他还在孩子的游戏活动和游戏规则里。

 

圣人也可以假装是一个伟人或一个普通人类。跳出人类的知见,他可以再重新跳回来,在那里与其他人类一起嬉戏、生活。圣人完全可以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存在,你在他身上看不出丝毫圣人的踪影。珍珠混迹于沙子之中,你根本看不出它是珍珠,因为它以沙子的形象出现,它以沙子的自我为我。圣人是那个了解幻象,不被幻力控制的人。但它可以化为任何幻象,以任何幻象而存在的人。

 

在我看来,一个普通的修行人也胜于伟人,如果那个伟人连一个普通的修行人也不是的话。任头脑作为而对它完全没有了知,没有落入心的层面在那里对它有所观察,即使伟人也是凡夫。没有修持的人只是一只猴子,如果他伟大最多也只是一个孙悟空。一个能战胜他人却不能战胜自己的人。一个还处在战争中的人。只有你超越战争,内在毫无战争的人,才称得上佛,才与圣人为伍。

 

伟人和圣人,一个是山峰,一个是山谷。一个是庞大的山峰,一个是巨大的山谷。山峰有倒塌的时候,山谷通常不会。山峰倒塌的时候,是它开始朝向修行的时候。山峰倒塌的时候,它正好落入山谷的怀抱。山谷和山峰本来是一体,它们可以相互化现。最大的山谷是虚空,它含纳所有的存在,那就是圣人的心——我们每个人都有的本来的妙净明心。

 

居妙净明心,以妙净明心而显在,是圣人。居头脑,以最强头脑而存在,是伟人——人类的伟人,或你自己的伟人。欲得世俗成功,须向头脑走去;若想生死烦恼解脱,请落回妙净明心里,以那只干净明澈的眼睛,观察美妙的头脑的妄想,头脑的伟大。圣人是伟人的来生,伟人是圣人的前世。能做好伟人的,假如修行,也一定能化为圣人。

 

伟人并非仅是那些王侯将相,一旦你自强不息,你也是自己的伟人。修行修行,从你的伟人,到你的圣人,一生实现这两个目标。修行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事,它能使你达成这两者:做你自己的伟人,也能做你自己的圣人。内圣外王,内王外圣,是可能的,因为你一心本来含摄它们。智是圣,识是王,一心之中有智有识,何得不能亦圣亦王,何得不能亦王亦圣?

 

来,籍由修行,成就你自己的伟人,成就你自己的圣人,与他人无关。内圣外王,内王外圣,是一个成熟修行者的基态。乘坐修行的大船,向自己的伟大和自己的神圣走去。伟大是山,神圣是河,在你生命的山河里,或圣或王,或王或圣。生命不压盖任何可能,所有的种子都有发芽的自由,所有的芽苗都有开花结果的权力。一念初心,向你的山河走去。一念善心,向你的伟大和神圣走去。

 

一念行者

合十

礼敬

那些做自己的圣,做自己的王,

成为自己的圣人,成为自己的伟人的人。

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一日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