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对我真实等同于对你自己的真实,这不是你的意志而是我的意志,这一概念是确定无疑的。同时,在真理的深层次上,我的意志和你的意志是一体的,两者之间没有差别。仅仅是表面上,并且只有你的意识里才存在着差别,也只有你才看得到存在的差别。

真理就是真理,终极的真理就是我们为一体,终极的真理就是一致性是绝对的,那就是真理,但不是在相对性世界里看到的那种真理,只流于形式。

在生活的表面上,你寻找的就是去证实你是被爱的。在肤浅和深层次之间,根据你的觉知 -- 或者错觉,真理存在着许多层次。

我爱,任何时刻不管你怎么感受,真相就是我对于爱的能力和你对于爱的能力是一致的是相同的。我是什么,你就是什么。你缺乏觉知,虽然在地球上,也不能改变你真正所是的事实,你远不止你当前看到的样子。在明媚的阳光下,对于如何睁开双眼你很谨慎。你的眼睛不能立马适应太阳的亮光,但这不能说太阳就不在那儿,能说明的只是你的眼睛要慢慢地才能睁开。太阳明明白白地摆在那儿,但是你的眼睛小心谨慎,或者去抵抗太阳。

觉知,无论怎样,不能改变现实,觉知仅仅是觉知而已。我们可以将你的眼睑视为缓缓张开的伞,这不表示你的眼睑永远不能够张开。当然,它们可以。当然,它们会张开的。

你仅仅是还未看到摆在你眼前的全部祝福,它们在那儿,却不能被看见。

你是,无论如何,寻求去看见是什么摆在你面前的某个人。你有着真理的一丝模糊记忆,由于没有真理的意识你倍感困惑。真理已经变成了一种你不能拿至台面的记忆,它被埋葬,但,即便是模糊,真理的某些方面还是于你的内在升腾了起来。你追寻的是你已经知道了的,只是还未对自己宣布而已。你的内在,某些象勇气之类的东西等待着机会来宣布它自己。

因此,迄今为止你一直让自己所盲目的东西,你却在苦苦追寻。你的认知将会象原野中的雏菊一样忽然盛开,当你惊愕于你怎么不能早些去看雏菊的时候,那个时刻就会到来,它们早已在你之内萌芽。

可以这样说,雏菊就是太阳。花儿就是在你之内闪耀的太阳,你的心灵完全充满阳光,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正迎着你内在的太阳。所有的花瓣都在你之内,随时可以捡拾。你需要做的仅仅是睁开你的双眼,开放你的心灵,象太阳花敞开于明媚阳光一般敞开你自己。

你已经知道你处于某种奇妙的层面了。你知道你如此地接近了,如此地接近于我了,如此地接近于你自己了。你已到达边缘,你已到达峰顶的边缘,你已抵达顶峰却不敢看一看你真正所在的地方。当你总处于峰顶的时候,你就持续地攀爬崇山峻岭。你已经高升了,你仅仅是还不太明白。然而你总会明白的,你正升腾至你一直所在从来不是其他某处的地方,欢迎。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like-a-sunflower-under-the-bright-sun.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