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就这个世界而言,至少有两方参与才能称之为沟通。一方是陈述者,一方是聆听者。真正的对话有如一曲优美的探戈。一方领舞,一方跟随。彼此引领,彼此跟随。聆听的人真的在聆听,不会打断,用心的倾听,直到轮到他讲。然后角色互换,陈述者变成聆听者。彼此互不冒犯。每个角色都极为重要。

 

一些人在真实的表达方面有困难。而另一些人相对于聆听而言,讲述会更为轻松。讲述者和聆听者都很重要。缺了一方,怎能叫沟通?

 

如果某个特定的话题中,你是聆听的一方,那就要保持等待,一直到轮到你说话的时候。按捺不住的要讲话不是在聆听,那是在数着时间排队。

 

因为没有耐心倾听,友谊也会中断。

 

其中一方,或双方,会耸着肩想:他根本不在乎,我为什么要在乎?

 

友谊因此破裂。争执随后出现。这都是因为聆听上的欠缺。天平倾斜。这最后会发展成不去听,好像聆听是在示弱。

 

聆听是门高深的技巧,是生存的必须。

 

都知道,你们并不想曲意奉承和矫揉造作。你们要的只是理解和被理解。被倾听,和聆听,都非常重要。

 

聆听不是示弱。如果某人被倾听的需要非常强烈,这时聆听对他会是种有力的支持,但这点常常很少能做到。更多时候是被人抢了话题。所谓的示弱是一种必要,即使是付出一切代价。

 

亲爱的,你说的我理解,这样的体谅和表述很难吗?

 

对不起几个字很难说出口吗?而一贯正确好在哪里?争论中占上风重要吗?你赢了什么呢?只有争论自行消失,你和你所谓的对手才会有双赢。

 

如果对话是真诚的,何来对手?怨恨是源自协议的达成有失真诚。你的一言不发可以说是默许。可能你没有顺畅的表达自己。也可能你给出了你的力量,没有足够的自我尊重。也可能你对爱有太多的渴求,内在的一个声音对你喃喃的说:我要成为这个世上最能给予的人,即使这友谊的构建是以我自己为代价。

 

你想成为别人眼中的好人,或最公正的人。

 

可能你给出太多,回报太少,你开始觉得自己出于好心一直在过度付出。你让自己变得渺小,而不是伟大。这可能要从你最初的伪装说起。你错误的把自己放在不配得的位置上。而我认为恰恰相反。

 

亲爱的,生活中你对自身价值的忽略,无论是对这个世界,还是对任何人也包括你自己,并不是种恩惠。

 

记住我的要求。我的要求是:在所有的互动中,你都要代表。我可是强大的。谦卑并不意味着姑息。没有小我并不意味着没有立场。

 

我没什么好证明的,你也是。你是以我的形象塑造。我很直接了当,不谈条件,不做交易。也不会为了换取什么而放弃真理。更不会妄自菲薄。

 

我建议你随时准备好说,并要常说,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是个要自我淘汰的走卒。

 

记住,你代表的是。不要把你与生俱来的权利交出去。--我才是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e-need-to-be-heard-and-the-art-of-listening.html

翻译:天堂竖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9efd710102zlax.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