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当你接纳来到你眼前的一切,就象是注定要来的,会如何?如果你不需要抗拒它,会如何?如果你不需要将之推托,会如何?甚至它不是你喜欢的类型时,如果你不必莫名其妙地对它,会如何?如果你不需要恼怒于它或者是因之头痛,会如何?不管发生什么,是不是就那样了?如果你不必因为你遭遇了不想要的事情而责骂任何人,不包括你自己的任何人,会如何?

那就是顺理成章地接纳生活,你只要不大费周章就成。你不必钻牛角尖,当它发生后,你不必防护着自己,你不必对他人指手划脚。

不论发生了哪一种你不喜欢的事情,如果你将其当雨一般看待会怎样?当你遭遇了一场雨,你继续前行,你会撑开一把伞或者冲进一家咖啡馆。任何情况下,你不会停止你的步伐去责骂雨或者试图理解为什么下雨或者纳闷你做了什么竟然会带来一场雨。

也许你可以将来临的一切视为你眼中明晃晃的阳光?这种境况下,你会戴上你的太阳镜,也或许你会将手团成杯状放到眼睛上,或者干脆避开太阳光。你不会因为太阳暂时让你睁不开眼而小看它,你不会去责怪太阳,你不会去教育太阳。

看,在你的行程中你会遭遇大雨和太阳,它们不会让你回头,它们不会终止你前进的步伐。

然而,当某人说的某件事情伤害了你的感情,你整个的注意力似乎都集中到了你的感情之上,集中到了某个指责你为所欲为之人所述说的不公之上。一定要让某个人对你的冒犯,有意或无意的,让自己气急败坏吗?有必要让一句言辞就毁掉你的一天吗?你有必要总想着这种事,总想着你该如何说,总想着冒犯者不得不说他之所说以及不得不想他之所想所需具备的勇气,总想着你为何要关注这么多?

同样地,你的日子也不必因为某人对你的欣赏而刻意为之,彷佛你的生活依赖于赞美也同样依赖于责备似的。

某人说了些让你可怕的话,以及你震慑于他所说之话为他不该如何如何的念头所缠绕,这两者之间有差别吗?

或许冒犯你的人没有什么意图,或者,即便他有所指,你仍然应当抛开这些事情。也许冒犯你的人是因为你不经意或者傻乎乎地说过或做过的某些事情冒犯了他。尽可能地去照顾到一切,然后放下。或许,你对他人或他人对你,一句简单的对不起,就已足够。

亲爱的,这些事情不是你生活的重点,你的存在远比激怒你的事情重要。

人总会误解,人总会犯错。亲爱的,如果你的日子总是充斥着他人的言语或者为他人言语所伤,那么去找个方法来克服你的提心吊胆。如果你总是敏感于张三李四的言语,你一定要找到一种方法来让自己不那么受影响。

冒犯你的人不是你一定要去拍打的蚊子。一只蚊子会刺入你的皮肤,但是,即使是一只蚊子,你也不要总是让蚊子咬了你的念头在你某一天或某一周或者某一年剩下的时光里充斥你的脑海。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when-your-feelings-are-hurt.html

中译:xiyangyang

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