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7

 

 

我的老师赛斯说,一个奇特的个人成就,常常因某种固有的困难而导致。这让我想起我们的学员,例如,当初要是你没有失恋,今天也不会来学习赛斯哲学思想;要是你没有生病,今天也不会走学习赛斯哲学思想这条路。

 

一个奇特的个人成就,常常都是因为这种固有的困难导致的。举个例子,比如说海伦凯勒,她又聋又瞎又哑,但她竟然可以学会读书、认字。一个又瞎又聋又哑的人都可以读书识字,那么正常的我们便没话可说了。可是,很多人在自己的人生当中设下了障碍。

 

有些人学了赛斯哲学思想之后,会感谢带给自己痛苦的人,因为他就是出功课给你的“教授”。那个带给你痛苦的人,有时候你会觉得自己痛恨他,因为他带给你痛苦,可是他也是给你“修行学分”的人。但是,感谢带给自己痛苦的人,这不代表,你要继续沉浸在痛苦中,你要学会超越痛苦。

 

也许这些“修行学分”即人生的困难痛苦,对某些人来讲,可能会导致他成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或发明家,或成就他在政治上的伟大的领导地位。

 

我的老师赛斯认为,这个能导致一个人成功的困难和痛苦,代表了他的人格的一个挑战。他是为了发挥心理的创造性和充实性而建立了这个挑战。

 

所以,设定你人生挑战的人正是你,学会如何应付这些挑战的人也是你自己。而你为自己设立这个挑战,是为了你心理上学习如何去突破、如何去创造,这使你的人生经验更丰富更充实。

 

 

以我为例。我小时候常常埋怨为什么我的爸爸妈妈不是教授,不是医院的院长。我当时就在想:像我这么聪明这么可爱的孩子,如果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一下子成就不就更高了吗?

 

可是后来我发现,我就是要选择我家这样的原生家庭。因为我将来就是要做推广赛斯哲学思想的事,而我这样的人生阅历,就代表了我人生要完成的挑战。因为这样的人生历程,对我而言最扎实。没有任何的讨巧,没有任何的取巧。因为其实我这个人还蛮聪明的,如果给我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会攀上去。可是偏偏我的内我就不给我这个机会,让我从头一步一步来,每一步都必须很踏实,好让我无法投机。

 

所以,我对我的内我,以前是觉得蛮无奈的,现在是蛮佩服的。感谢内我赐给我这个人生,感谢他赐给我现在所过的每一天的日子,都在帮助我完成我内在的丰富和美好,也感谢我周遭出现的每一个人。

 

我的老师赛斯说,那些相关联的人,比如家人,也事先默许了这些情况的发生。意思是说,如果你的人生有什么样特别的挑战,家人在潜意识层面也是知道的,也是同意的。

 

比如说,也许你有个小儿麻痹的哥哥或姐姐,他以他的小儿麻痹作为此生最大的挑战。他必须克服种种别人在意他的眼光,克服种种他内心的自卑,以此奋斗他的人生。他的人生比别人多了这样的一种挑战。不但他个人的心灵在出生之前,预先选择这个人生,而且父母和兄弟姐妹基本上也是默许的,是共同的爱的互助合作。

 

每次想到这一点,我对于我哥哥出家当和尚这件事,我就觉得,反正这也是我默许的。

 

我的老师赛斯认为,这种现象尤其是在精神或身体的天生残障的例子里,最能体现。比如说你们家的小孩子也许有先天性的精神病,也许到十七八岁精神病发作。或者是所谓的身体的天生残障,比如生下来就有染色体的问题,或是有小儿麻痹的问题,其实整个家庭的成员,在潜意识层面是同意的。

 

所以,这不只是这个人的挑战,整个家庭成员人都要在潜意识当中寻找那个默许的理由。

 

因为一个人也代表了全家共同面对的挑战。如果你们家有一个特别叛逆的小朋友,比如拒学或者行为有偏差,那也是你挑战的一部分,虽然这不是你自己直接出问题。如果你们家有一个酗酒的人,你也会某程度涉入他的挑战。

 

这就叫所谓的“共业”,也叫做共同的功课。你们是一个团队,就像在大学的时候整个团队一起做功课,一起完成一个作品。

 

在这个精神或身体天生残障的例子当中,我的老师赛斯说:“这个无能的人将接受那个角色,不止是为了个人的理由,他也将是为了整个家庭的理由而选择那个角色。

 

这句话在我的家族治疗里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有时候,在家族治疗中,比如说,孩子有病,但是我不见得会直接治疗孩子,我会从父母下手;比如说,先生有问题,但是我可能会从太太下手治疗。因为整个家是一个整体,有着能量的关联。

 

所以,在家庭中出问题的人,不仅仅是为了他个人的理由,也是为了整个家庭的理由而选择那个角色。

 

举个例子。我曾经辅导过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她已经是硕士学历了,后来被诊断为精神分裂。她的妈妈来找我咨询,我就跟那个妈妈说:“你真的是一个很不容易的妈妈。”

 

因为她妈妈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老师,她不断地看到自己教出来那么多优秀的学生,她对每个学生都有很高的期待。而且在老师的眼中,学生一定要进步,一定要优秀,要符合老师教育的标准。

 

我跟这位妈妈说:“你的女儿伤了你的心,因为女儿没有达到你的期待,即这个当老师的妈妈对一个优秀学生的期待。”

 

这个女儿后来得到精神分裂了,她用这种方式不断地逼这个个性很强的妈妈,展现出无条件的爱和接纳。这个女儿对这个家庭有着这么大的一个贡献——让这个妈妈不断地调整她的框架思想,调整她自己身为老师去跟别人做比较的心态,让这个妈妈不断地调整她在同事之间没有面子的心态,从而让整个家庭越来越走向一个健康美好的方向。

 

 

之前这个女儿还会打她的父母亲,后来这种情况改善了很多。因为在学习赛斯哲学思想的过程当中,她的父母亲看到了女儿的病,也是他们的心灵这一辈子选择要修的学分。于是从一个很痛苦的亲子关系,变成欢喜关系,变成一种欢喜的生命功课。

 

所以,我称赞刚才提到的那个当老师的妈妈说:“你很棒,你看你现在对女儿展现出慈爱的表情。虽然女儿还在跟你诉说着她的幻想、妄想,可是你不再是用一种斥责的态度,你不再觉得这个失败的孩子丢了你的脸。你真的开始展现出一种不同的心态——接纳女儿所有特质的心态。”

 

这个妈妈开始反思自己以前当老师的时候的种种行为,比如只接受、疼爱表现好的、优秀的学生;比如她对所有学生按照优秀、中等、待进步等标准分等级……

 

其实,没有人有待进步,每个人当下都是圆满的。

 

我以这个例子告诉大家,其实,周遭所有带给你痛苦的亲人关系、孩子的互动关系,对你来说,都是一个礼物。

 

所以,去感谢那些给你带来痛苦的人吧!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个人实相的本质》

文字整理|凌剑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