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6

 

 

修行最重要的是看见,当下的看见。看见我们的起心动念——我们将加在现实之上的故事,或已加在现实之上的故事;看见那些未加上我们任何故事之前的人或物的存在。

 

看见不需要特定的场合、特定的场所,看见不需要特定的姿态、特定的状态,因此,作这样的练习不需要特别的道场、特定的师父,也没有工作、生活和修行的分别。在一切时处我们都要看见。

 

看见是修行的实质。我所说的看见,是穿透故事的看见,不是故事中的看见。如果你看见了某某故事,或者某某故事中的某种故事——某种含义、某种意义、某种真理、某个真相等,那不是我说的看见。

 

 

我说的看见,是你一下子看见了故事的本质——不管什么故事,那只是一堆念头,一些想法,一些概念,一时的起心动念,虚妄不实;我说的看见,是你一下子看穿了故事,直接看见了不粘贴任何故事的事物的存在。

 

假如你作这种看或看见,那是我说的看见,否则,那不是我的意思。例如,孙悟空具有火眼金睛,他能看见某某人形之灵实质是兔子精、老虎精、白骨精等,这种看见不是我所说的看见;我所说的看见是,不管你看见什么,那都是你的投射,你除了看见你的投射之外,还要看见那和投射无关的事物存在。

 

因此,我所说的看见,主要看见以下两者:一、你的投射;二、投射所不能染指的那。前者我称为看见心,后者我称为看见实相。如果我们要具备修行之眼,就要时刻看到这两者。时刻看见这两者就是真修行。

 

 

看见,看见,看见当下的实相;看见,看见,看见当下的想相。这就是修行。能在同一看中,同见想相和实相,是我所说的看见。若能于同一见时,同时看见想相、实相和见者,同佛所看。

 

向一把椅子看去,我既看到自己的想相,也看到那想相所不能染指的实相,我还看见那看者;向一棵树看去,我既看到自己的想相,也看到任何想相所不能染指的实相,还看到那看者;向天空、向大地、向石头、向星辰、向一切存在看去……我看见了同样的:一眼望去,三相同在。

 

我称想相为化身佛,称实相为法身佛,称看见化身和法身的看者为报身佛,一眼望去,三佛同在。三佛就是三圣。若你能于当下,不管看向什么事物,都能同时看到这三者存在,就是看到西方三圣,或说临命终时,西方三圣来接引你。

 

(注:佛经中常说“临命终时如何如何”,是指自我意识、自性见消散时;当你看见万法真相,必然小我命终。小我命终,便见别样洞天,那就是佛境,那就是佛国,那就是西方极乐世界。)

 

 

换种表达是:不管看向什么事物,若你能一眼望去,同时看到五法存在,便是个明白人。所谓五法,即是名、相、分别、正智、如如。名、相、分别是我上面所说的想相、投射,正智是看者,如如是实相。不管向什么事物看去,若你能一眼见五法,便是真看或看见。

 

“名”、“相”、“分别”是西方世界或一个觉者觉悟后世界的朵朵祥云,“正智”是那遍地的金色阳光,“如如”则是他那世界里遍地的事物、宝藏。觉悟后的世界如此美好,真是“祥云天边飘,太阳时时照,遍地如意宝”。

 

一眼见五法,三圣藏于一瞥中,此之谓智者之看,佛眼之看。一切胜景都在智者的一看之中。学会看就是修行,若能像一位佛一样看见,便得修行的实质。看和看见,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修行了。来,如斯看和看见。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