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5

 

 

“…此时生活在地球上的你们是见证者,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这个过渡世界的共同创造者。” -- 萨纳特·库玛拉

萨纳特·库玛拉 (星舰指挥官)

所有文明必须适应其现实中不断变化的条件,如果他们要生存。

我的大角星伙伴们已经与你们分享了他们的感知:对伟大奥秘(the Great Mystery)的理解和看法。称它为现实是在贬低它 -- 因为所有现实都与感知者相关。

因此,伟大奥秘一词同时指所有现实。

这是一个多么有趣的观点,在同一时间考虑所有的看法,即使那些在平等基础上是矛盾的。这是我经常进行的一种脑力锻炼。它让我感知到新的可能性,通常我会视而不见,由于我自己的成见和局限。

当然,同时拥抱所有现实的任务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大角星人喜欢挑战,通过扩展我的观点,我发现这个特别的挑战是最有益的。我邀请你参与同样的脑力挑战。

在这一篇的开始,我说过,所有的文明都必须适应不断变化的条件,如果他们要生存。对于我们大角星人而言,使命内心之间的两难境地,意味着我们最深的感觉,是我们文明目前的窘境,虽然它似乎并没有威胁到我们的生存,但它确实存在,这就是我一直对大角星高级理事会(the Great Arcturian Council)说的话。

那将如何在我们的文明中发挥作用,还有待观察。但我肯定同意我挚爱的朋友玛格达琳的看法,她期望解决办法既明智又富有创造力。我对我大角星同伴们的期望是一样的。

致人类集体

在某些方面,你们的文明面临着类似的困境,但我希望将注意力转向你们全球文明所面临的、正在威胁你们生存的困境中。这与你们的生态系统恶化有关。氧气水平的危险下降,热带雨林的枯竭,海洋和空气的污染 -- 无论你们的政治和社会故事是什么,你们正在使后代走向一个悲惨的未来。

你们正处在行星进化的最关键阶段。你们的文化和社会支离破碎,彼此之间有很大的差异,常常是自己和他人所厌恶的。旧世界的力量建立在化石燃料的使用上,你们隐藏的银行家和宗教领袖们让战争永存,继续毒害你们星球的情绪环境,字面上的物理环境也是如此。

看到你们星球上的这种情况让我有些难过,但主要是让我愤怒。我的愤怒是基于我的感知,即你们被你们的宗教误导和操纵 -- 尤其是那些鼓吹你们拥有大自然支配权的。我观察你们的行星已经数千万年了,让我告诉你们,你们对大自然没有支配权,大自然会摧毁你们,除非你们与她不断变化的现实形成意识上的关系。

你们当前的文明,我指的是你们的全球文明,就像一床有许多冲突颜色的被子。由于缺乏星际历史的视角,你们无法理解的是,你们的集体存在是短暂的。你们不仅在生物学的物理层面上受到衰变的影响 -- 就是说,我指的是你们的死亡 -- 而且你们的文明也会受到自然力量的侵蚀和摧毁。

正如我所说的,我已经观察你们的星球很长时间了,我看到了辉煌的文明被自然力量所摧毁,而不是被它们自己的手所摧毁。作为一个集体的全球社会,你们似乎瘫痪了,无法应对你们正在崩溃的生态系统的现实,坦率地说,这是由圣经的错觉驱动的。

就好像你们认为自己有神授的权利,可以根据自己的愿望破坏大自然。我认识到我是在对阅读或聆听这个作品的个人说话,也是在对一个集体说话。此刻我不是在针对你们个人,但我会缩短我的发言。此刻,我正在述说你们的集体历史和你们的错觉,你们认为自己是不可战胜的,凌驾于自然力量之上的。

现在看来,从面对你们的生态灾难到你们的心,似乎是一个巨大的飞跃,但它们是紧密交织在一起的。正是通过你们的人类之心,你们可以感受到情绪和所有生命的联系。

现在让我离题一会儿,把我要说的话讲清楚。

我确实知道,你们的情绪起源于你们大脑的原始结构,而不是你们的心。但是! 你们的心参与其中,我在这里说的是,你们的肉体心脏和你们可能称为心轮的精微心脏(subtle heart)。正是通过你们的心 -- 心轮和你们的物理心脏 -- 某种程度上,你们与所有生命相连。那是一种共情智力,那些缺乏它的人是未进化的,危害你们的生存。

empathy 共情:或称换位思考,是将自己置于他人的位置,能够理解或感受他人在其框架内所经历事物的能力。《维基百科》】

当我看到你们行星的技术加速发展时,我对你们的未来福祉深感担忧 -- 不是因为技术使用。我们大角星人一直在使用技术,我担忧的是你们如何使用它,以及你们技术背后的隐藏议程。

技术,特别是电信和计算机技术,越来越多地被用作思想控制。你们越深入自己的头脑而不与你们的心相连,你们就越深入到危险的领域。我在亚特兰蒂斯看到了这一点,我希望你们不要重蹈覆辙。你们的技术是不同的,但是相似到足以引起一个被指派保护这个空间领域的人的注意。

你们世界的主要宗教,尤其是犹太/基督/伊斯兰,如果无法超越自己,无法为人类树立新的视野,那么至少,他们必须在统治权下培养行星管理人。

这是一项智力测验。

致人类个体

现在,我对读者或听者说话。我认识到,在来自大自然和人类无知的巨大力量面前,你可能会觉得自己非常重要,所以我希望澄清,我不是在谴责你,但我确实建议你更深入地审视自己的内心。找到感觉与其他生命相连的地方。也许你对植物这样做,因为你不能容忍人类。这也行。植物王国是一个丰富的智力场,它可以指导你。的确,植物世界比人类存在的时间要长得多。我还可以补充说,它在生存的任务上要智慧得多。

你作为个体要面对的谜题是,你既处于自己的现实中,也处于你们文明的文化和历史现实中,人类进化的这一点已经达到了一个渐强的阶段,头脑的力量正在与心的力量进一步分离。虽然我已经说过了,但在这里还是要重复一遍。拥有共情智力才是人心所在

拥有共情智力的人知道,污染你要居住的整个生态系统是一种令人发指的愚蠢行为。这是一条底线。这是共情智力的第一个特征,从进化的角度来说,任何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的人都是白痴。共情智力的更高形式会体验其他形式的生命和荣誉,并通过伟大奥秘认识到他们是旅行者。

你,作为一个个体,通过你在这个世界上如何思考、如何感知和如何行动来影响集体。毫无疑问。你们星球上的每个人类存有都在影响你们对现实的集体感知,以及你们集体命运的可能性,这发生在微观量子层面上。尽管政治人物和宗教人物确实可以比任何个人或一群个人更直接、看似更强大地推动世界发展,但这越来越成为一种幻觉。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你们的技术正在以新的方式赋予个人力量,那是创造这项技术的人从未想到过的。

所以,我的建议是,从一位长长长时间的老朋友的角度,更深入地审视你的内心,与一些自然的东西形成某种关系,比如植物,比如森林,比如动物,让你的心感受这种关系。植物和动物将帮助你发展你的共情智力。你的操作方式与别人不同。所以我不能给出涵盖所有人的全面建议,但这里有一个简单的建议,我认为对大多数人都适用。

我建议你在远离他人的独处中这样做。你们人类倾向于握住一个像面纱或盾牌一样的屏障,当你们面对另一个人类时,你们会把它拉过来遮住自己。你假装自己不是为了适应你认为是真实的东西,但在很多情况下,它根本不是真实的。所以,这种与心一起工作的最好方式是远离其他人。

如果你有幸住在森林或自然环境附近,你可以使用这个。如果你有个宠物,一个动物,一个物理动物,不是一个玩具动物,而是一个活的、会呼吸的动物,你喜欢它你可以这样做。如果你既接触不到自然也接触不到动物,你可以养一株植物。然后你坐在大自然中,或与你的动物坐在一起,或与你的植物坐在一起,把你的意识移入你的心,然后你的意识就会“pop” 弹出并在你的脑海中移动,像一颗弹子一样,然后把它带回你的心。

对于你们中的一些人来说,这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但是最终,可以这么说,某些东西会“click”击到你,你将对周围的自然环境,或动物,或植物感到一波感觉,最终你将感觉到一种联系,一种对自己与其他生命形式,或一种生命形式的认识,这种认识是共情智力的开始。

你的文明可能正在走向自我毁灭,并与自己的集体之心脱节,但你不必成为其中一员。如果,在疯狂之中,那是你在地球上的时间,从历史的角度来说,你发展了自己的共情智力以后,你将以某种神秘的方式影响集体 --  你通过微观量子效应做到这一点。这不是什么模糊的温暖主意。这是物理学。

一个原子中最微小的变化都能影响一个分子,而分子进而影响整个结构。

所以,我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最有趣、最痛苦的境地。我很荣幸能够通过你的语言直接地与你进行交流。正如我之前说的,我保护这个空间领域已经数百万年了。作为一名星舰指挥官,执行使命是我的第一关注点。当我有了与Esura的经历后,我的心打开了,但面对使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选择了使命, 因为那是星舰指挥官要做的。

在高级理事会对我的大角星同胞们讲话时,我表达了我的窘境。当我打开了讨论的大门后,许多人也表达了同样的窘境。我觉得这很奇怪,也很能说明问题。从进化的角度来看,我们伟大的大角星文明与你们一样脆弱 --  星际间正在发展的 -- 被播种的物种。

我们的技术胜过你们的。对我们来说,你们仍然处在石器时代。但是我们大角星人和你们人类一样,必须在我们的头脑和我们的内心之间达成决议。怎样的讽刺!

我把这个讽刺留给你们。

这取决于我们,我们大角星人自己会找到解决这个难题的方案。最终,我们的生存将取决于它,尽管这种威胁并非迫在眉睫。

另一方面,作为一个集体,作为一个有生存能力的生物物种,你们正面临着集体生存的直接威胁。你们必须自己找到解决这一难题的办法。你们必须找到连接你们思想和心灵的方法。

对于那些读到这篇文章的人,或者那些听到这篇文章的人,那些找到勇气的人,或者那些决定寻找勇气的人,你们这些与共情智力同在的人,我向你们致敬。在我更深的冥想状态下,我向你们鞠躬。但当我口述这些最后的话语时,我并没有处于冥想状态。我以星舰指挥官的身份对你们讲话,早在你们有记录的历史开始之前,他就被指派长期保护你们的星系。

为你们和大角星高级理事会服务是我的荣幸。我不认为这是巧合,我们两个物种和文化面临着相同的两难境地:在头脑和内心之间。

我感到欣慰的是,我们大角星人勇于迎接挑战,并且挑战越艰巨,我们就越有决心去解决它。

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类存有将从你们文明的瘴气中醒来,凭借勇气和毅力,你们将找到与大自然和星际社区共处的新方式。

在我们投入战斗之前,或者在我们采取非常困难的行动之前,我们有时会互相说一句话。当然,它是通过全息和感应交流的。如果我要把它翻译成你们人类的语言,我会这样翻译,愿所有的可能性向你们开放。这样的期望会产生解决的可能性。

因此,我在离别时对你说,愿所有的可能性向你们开放。人类是自己未来的起源。

  (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阅读】

【新】【大角星人文摘:前言一】(遇见大角星人) 

【新】【大角星人文摘:前言二】(意想不到的传送) 

【新】【大角星人文摘:前言_朱迪·锡安】(写在开头的话) 

【推】【大角星人文摘:萨纳特·库玛拉_1上】(哈索尔人、星舰指挥官) 

【推】【大角星人文摘:萨纳特·库玛拉_1下】(松果体、人类的历史、这个时代的潜力)

【推】【大角星人文摘:Ektara_上】(科学官、人类的潜力、地球的大角星使命) 

【推】【大角星人文摘:Ektara_下】(去掉无知的神秘、智能体、灵魂、电磁智能体、天使、大角星走廊、替代现实、多维现实)

【更新】【大角星人文摘:Azuron】(大角星的疗愈师、10维的光存有、召唤更高维度的疗愈)

【新】【大角星人文摘:Esu _1】(冥想大师、大角星全息感应技术的接收、如何与大角星人交流)

【更新】【大角星人文摘:Esu_2】(大角星人的宝藏、转移维度意识的方法、净光、Nakura 纳库拉、重新定位回自己的维度现实) 

新】【大角星人文摘:Frephios】(大角星战士、微虫洞、双重策略、语言过滤现实、变化之风、意识的革命、区分信息、外星种族、大角星人的总体外观)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