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5

 

01

 

创立日本曹洞宗的道元禅师说:“开悟就是与万物亲密。”我们呼吸的空气、吹过四周的风、行走其上的土地、周遭的其他生命、生活中最熟悉的事物,就是我们沉睡和觉醒的地方。

 

开始灵性旅程时,我们会了解自己所做的,其实大部分是在寻找爱与被爱。亲密的开悟或许就是爱,但爱是神秘的,它是我们能做的某种事吗?

 

爱是神秘的,我们不知道爱是什么,但它出现时,我们会知道。如果要寻找爱,就必须询问哪里可以找到爱,它就在此刻此地。过去的爱已是记忆,未来的爱只是幻想,只有一个地方可以找到爱,找到亲密和觉醒,就是现在。

 

02

 

当我们活在过去和未来的思绪中,每件事都会显得疏离、匆忙、不满足。唯一能让我真正去爱一棵树、天空、孩子或情人的地方,就在此时此地。只有在永恒当下的亲密中,我们才能觉醒,这种亲密使我们彼此联结,让我们有归属感,在其中体验到爱。借此,我们超越了孤立,紧缩、有限的自我感。

 

 

觉醒并非遥不可及,而是近在眼前,如佛教经典所说:“觉醒不是什么新发现的事,它一直存在。不需要寻找或追随别人的劝告,而是要学习倾听此时此地自己内在的声音,你的身心都会变得清明,了解万物合一。不要因为这些教导很简单,就怀疑其可能性。

 

03

 

各种伟大的灵性传统用许多方式描述觉醒和爱,有的将爱的表达当成开悟的行动,有的说开悟是静默,而爱是由衷的了解,有的说觉醒就是在各种有形领域中的自由,而且超越所有形式。

 

佛教的开悟称为解脱,意指心不会被卷入贪婪、怨恨和无知,而能自然闪耀光芒。心不受这些力量束缚时,就有真正的亲密与爱,在万物之间就有觉醒。爱能碰触和容纳万物,而自由和无畏能进入每一个领域。所以,我们不需要脱离生活,而是安住于生活的核心,就能与万物亲密。

 

以全心注意的觉察力活在当下,本身就是深刻亲密的行动。人生的每一个行动都有这种可能性,包括呼吸的奥秘、身体的碰触、别人的动作和声音。这种简单的同在是灵性修行的起点,也是顶点。

 

04

 

亲密的能力建立在深入的尊重之上,允许事物如实呈现自身、被人发现。亲密可能起于任何时刻,这是臣服的行动,是无所不容的礼物我们学习与自己保持联结并尊重别人时,这种亲密会逐渐增长。

 

亲密的学习并非易事。在分裂的文化背景下成长,身上带着创伤和渴望,实在很难活在当下,很难彼此尊重。就像禅修时留意呼吸的气息,或是经行时注意每一个步伐,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学习,才能放下恐惧和使我们彼此远离的状况。

 

这些障碍和恐惧、过去伤痛的回忆,会在我们彼此靠近,接近当下的奥秘时出现。我们常感到犹疑踌躇,想要退缩,但这也是可以用亲密的注意来碰触的议题。然后,在某一刻可以放下自我,开放地留在此地,觉醒而活在当下。

 

每当我们停下来亲吻土地,就能体认眼前的每一位男女、每一天,有多么独特。我们再也不会以原来的方式看它。我们在亲密中发现一种美丽与优雅,使万物都有价值。生命如此短暂,所以珍贵。

 

05

 

活在当下的能力在我们内在增长时,我们就会发现心与万物共处的自在。我们追求灵性的觉醒时,常常忘记享受,为了找到真正的喜悦,我们又必须经历哀伤,从内心接纳整个生活,然后产生深刻而真挚的喜悦。

 

当我们开始与万物亲密,就会在这个主轴中找到安宁,幸福和完整。我们体认到自己和周遭所有生命都注定在此处,我们属于此处,就像树、太阳和旋转的地球一样,于是出现一种疗愈,开启与恩典。

 

当我们能与自己亲密,就能向周遭一切跪拜并祝福一切,不论面前是什么,都能找到祝福的能力,这就是开悟,就是与万物亲密。这是不需要理由的自由和快乐,是我们带给每一刻、每一次相会的礼物。

 

06

 

正是在每一刻的亲密中,才得以实现一切灵性生活,不要到别处寻找佛陀。一位哈西德教派的拉比说:“我并不是向大师学习话语中的智慧,而是看他如何系鞋带和解开鞋带。”

 

 

要活出心的道路,就要致力于觉醒的生活,也要关心自己遇见的一切,不论是困难或美丽,都要亲密地将它带入自己的存在与心。寻找自己真正的道路时,我们会遇到许多令人惊奇的事,要像伟大的禅师冒险进入森林寻找遗失的牛,在过程中发现自己真正的本质,然后返回,进入世界,以双手送出祝福,如经上所说:“我带着酒瓶和杂物进入市场,我走入商店和人群,我看见的人都已经开悟。”

 

我希望这些文字,可以为你的生活带来祝福,你将得到沉默、了解、宽恕的祝福,也会以你的心和双手为周围的人带来祝福。

 

如同禅宗诗人芭蕉禅师(Basho)提醒我们:

寺院的钟声停止了

但声音仍不断从花朵传出来。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