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对话系列之四

个人和整体

 

——克里希那穆提指着外面的河水:“恒河就在我们眼前,整体人类都受到共业的驱策。个人这个词的真实含义是整体而无法分割,因为它指的是那些从共业中跨出来的人”。

 

九月:师兄,今天读书触发了我一个疑问,没觉悟的人是割裂的人但是受人类整体业力的推动,觉悟的人脱离了整体业力是真正的“个体”,但是他却才是真的和世界合一……有点晕,合一的不受整体影响,割裂的反而受整体推动,是因为维度不同?

 

Yachak这段话很有意思。让我想到恒河既是灵性之河,也是业力之河。灵性和业力总是相互纠缠在一起,彼此依赖。所以个人和整体的对立和统一看起来也并不矛盾。

 

九月:我忽然想到,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我们所有人其实都和世界一体,但是因为能量频率的不同,和世界的共振不一样,觉醒前是受到业力法则驱动,是因为这种能量更低。而觉醒后就从这种频率解脱出来了不产生共振,而可以和更高的能量共振……

 

Yachak每个人和世界一体只是个意识上的说法,我更倾向认为每个人原来都是一个整体,从整体中产生了个体的需要,然后个体觉醒以后会重新成为整体。而不是变成和世界一体,那样也只能算是一个群体,而非克里虚那穆提说的“整体”。

 

从频率共振的角度来说是可以有这样一个思路,和整体共振的人的频率与集体共业共振的人频率决然不同。和整体共振的人他的思想意识、行为方式不是受人们普遍认知和认同的习惯所决定,这些是共业的根源所在。他的习惯受整体的意志也称为整体意愿所驱使。但是这个整体意愿远非群体意识可以类比。

 

真正来说,业力的驱动力量很强大,靠个人主观的力量根本是无效的。就象一个人试图改变星球的运转一样。个人必须成为“个人”而非群体的一员他才有力量,那意味着他既要放下群体观念,也要放下主观观念,他才有变回整体的可能性。个人只有借助整体的力量才有可能打破共业的驱动。

 

从意识的角度,分割指的是人的一种孤立状态,在意识上和整体分离。因此它缺乏整体的力量,它需要外部给它力量。这个力量恰好就是人类群体所共有的意识。所以,想要改变孤立意识,不是要融入人类这个群体意识,而是放弃人类群体意识。孤立意识正是来自于人类群体意识。

 

九月:我的理解是,整体是向内融入源头,虽然与世界合一看似好像是在扩张,但是却相反,所以整体不能外求。

 

Yachak个人要达到整体,并不是通过去寻求一个整体性,寻求一个和外在群体的合一。而是带着自我了解去生活,了解自己作为一个整体和个体的无法分割性。这看起来很简单,其实又是最难的。难度在于人对外部世界感兴趣,不断向外寻求扩张。唯独对了解自己没有兴趣。

 

当一个人没有产生对自己的觉知,活着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一切行动都在群体意识的影响和驱动之下。当你有觉知,你就能分辨什么是整体,什么是群体意识,什么是其分裂产品主观意识。活在群体中你是没有个人性的,是个牺牲品。活在整体中你就是个人,也是整体。整体就象一个主人一样看管着他的所有:个人性、群体意识、主观意识,但又不受它们影响。

 

在整体里面并没有一个内外的分别。因为个人本来就在整体当中。寻求个人到整体的途径,只能从内在找到,从个人开始。内在的合一其实就是外在的合一。外在是无法从分离的形式中合一的。

 

九月:合一是通过有且只有通过充分的觉知达到的吗,还是有别的东西?

 

Yachak觉知是头脑的一种状态,如果头脑完全变成一种觉知状态就有合一的体验。在这里头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头脑,原来那个头脑并没有整体性,只有孤立意识。而这种孤立意识来自于环境给它带来的影响结果。如果这种体验是完整的,身心也会相应的完整,在完整里面,所有意识中心都会合一。所以通过修炼身心也能够达到合一。

 

九月:这个整体和分割是我们意识上的一种分别状态,所以是否有对整体的充分觉知是我们能否在意识上合一的分野。同时合一也可以通过身心的合一来达到,然后身心意识是相互辅助的,也不是割裂的?

 

Yachak当我们有充分觉知,分别意识就会消失。所有的过程都变得不再真实,但是从意识的角度而言,确实有一个身心合一的过程,从最粗重的到最细微的。它是一个不断向内探索自己的过程。了解了自己就了解了世界,因为个人和世界是一个整体。

 

九月:嗯……

 

九月:师兄,关于分割和整体我好像有比较具体的认知了。一个孤立的人由于内心无力量,而不得不在群体中确立自己,因为他的意识和整体是割裂的。如果不依赖外在的确认就会陷入绝望,所以他的“个人”性其实是他接受他人的投射、受集体、民族文化和人类集体无意识的总和。

 

所以他只能挣扎于其中,随波逐流。而开悟的人,完全了解了道:整体,他可以“从心所欲而不逾矩”。他的意识是整个存在的一部分,他有全然的觉知。他之所以脱离共业,是因为他个人的无意识已经全部纳入有意识觉知,也不再需要接受别人的投射、无需文化的认同和集体意识的驱动。他的内心是源头的力量,不是外在共业的力量。

 

Yachak正是如此,整个群体文化都营造出一种孤立感,无力感和依附感。这是群体文化的核心作用,用来掩盖“个人”是一个整体力量的基本事实。这种掩盖可能是无意识的,也可能是故意而为之的。总而言之,它是种种生活固定模式、传统陋习、生存压力、社会潮流、精神恐惧的根源。

 

九月: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说,我们每个人都在寻求与整体的联系,当我们向外的时候,我们会有家族感、民族感、国家感、人类感、生命感等等。接受的是这些集体的意识和无意识的驱动,但是这些全都有对立面,家族之外的人,不同民族的人,不同国家的人,不同物种的生命,有生命和无生命等等……

 

所以割裂的人永远和一大群相似的人站在不同的孤岛上,越小的岛业力相同的就越多,个人受业力家族支配,民族受人类业力支配等等。当我们向内的时候,就是心,就是整个存在,是不分裂的。所以不用和任何集体认同,也就不受它们支配。

 

Yachak嗯,整体不是孤立的文化、传统、道德、习惯等等,它必然是超越这些的。而且也不是文化的综合或者拼凑,这些就类似于在对立和分割中制造出更多细小的对立分割,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就好比通过对精神病院的病人有更多的观察和了解,就会找到更多符合“事实”的精神病,而针对这些精神病的药物就会不断制造出来。作为群体文化,人自然而然就会认同和追随这些事实。

 

人类集体只要没有认识个人和整体的实质,无论发生过或即将发生多少社会变革、改造运动,其结果都是一样的。但这并不是一件很难懂的事情,人需要的仅仅就是了解自己。只要能了解自己,了解内在的每一个“身体”,他就能找到合一的可能性,最终作为一个整体的人类而表达人本该拥有的自由和力量。

 

认识自己当然不能仅靠一般的方法,通过不断地沉浸在概念、知识、思维意识这些头脑对象当中,这样的方法只会让人变得更加受限。而是要把知识结合到生活具体的细节当中,反复地观察和验证。

 

人人都觉得性格习气是很难改的一件事情,究其原因不过是没有很认真地去了解自己、观察自己、觉知发生。如果一个人愿意带着改变或学习的态度去探索自己,不为自己找借口,不使用头脑的既有经验、不把问题推向外在,他就会看到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经验都是自己的选择,用来挑战自己的弱点和不完善的地方。而这个推动的力量之源正是整体的意愿本身。

 

想要灵性进步更快,就应该把生活看成一个训练场。不能主观地把生活和灵性分开,而是每时每刻都用心去观照内心,观察世界,了解个人和环境的相互作用,去挖掘和寻找整体的力量。如果一个人不去寻找整体的力量,那么群体的力量就会将他分裂、分割、压迫甚至摧毁。

 

找到整体的人,即使作为一个“个人”,他对世界的影响也远远超过一个个群体。在灵性影响上,再多的群体也是“乌合之众”,远不及一个“整体”能够带给世界更多的灵性光明。

 

活在群体的人表面看似安全,实际上随时可能受到自身或外在“贪、杀、妄、淫、盗”等等恶业的影响,自然灾祸的影响。就象恒河水一样,源源不断。

 

所以克用恒河来比喻共业,其实很有深度。恒河是一股永恒的推动力量,一切了无生命的都会被它带走。唯有那个跨出共业的人,才找到了止息这股力量的内在安宁。

 

【全線閱讀】 《yachak》

《觉醒对话系列》(一)、(二) 

 《觉醒对话系列》(三) 

 《觉醒对话系列》(四)

《觉醒对话系列》(五)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