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7

去掉无知的神秘

5维现实到3维现实进行交流的悖论类似于一个氢原子,它拥有一个电子,包含潜在的纽带。

就像人类存有一样,氢原子存在于自己的特殊空间里。它们不时地与其它原子结构结合,以创造新的排列和新的可能。

例如,氢和氧。分开来看,这两种气体都是短暂的、高度瞬变的。但当它们结合在一起时,它们会完全转变成另一种不同的状态,你们称之为水。从外太空看,水是你们星球视觉品质的特征。就空间感知的角度而言,你们的星球主要是蓝色的。

像人类一样,水也不了解它自己的根源或者结构。如果水有意识,类似人类的意识,它可能会明白它覆盖了地球表面的三分之二。这是它的现实。但是,它既不理解它是由于两种气体偶然结合而产生的事实,也不理解3维现实仅仅是一种可能。

只有那些从外太空观察你们行星的人才有可能了解行星的轨道性质和它表面的明亮颜色。

从历史上看,我们把人类进入太空探险和人类从太空的角度第一次感知地球,视为扩展人类意识的基准。

从外太空观看这些地球拼图的人类,他们的想象力发生了变化。除了那些最顽固、最无知的人以外,任何个人都能清楚地看到纤细和脆弱的大自然,以及地球的精致之美。这种简单的感知转变 -- 从外太空看地球 -- 开启了一扇通往更高行星意识的大门。

这种感知的转变 -- 从外太空观察你们行星的能力 -- 是向前迈出的一步,但这种视角仍然仅限于3维现实。

作为人类存有,你面临的困难中有一种催眠,那是由于你的大脑和神经系统的运作。你相信你对世界的感官经验是现实的全部,但事实并非如此。你生活在一个比你想象的更广阔、更复杂、更神秘、更奇怪的宇宙中。

你的视觉能力是视觉神经和大脑视觉中枢进化发展的结果。但这些复杂的神经结构只能感知到非常狭窄的能量频谱。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你无法看到紫外线、x射线或伽玛射线,更不用说你的科学还没有发现的更高光谱。

但是,由于你对这个世界的感官体验是如此之广,以至于你相信它是真实的。但无论你是通过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味觉、你的嗅觉、你的触觉所感知的,所有这些都只是你面前的一小部分。

依附地球的智能体

在这个地球上,在电磁频谱的其它部分中,存在着你们感知不到的存有,但是他们在你们中间行走,在你们中间移动。我们这里谈论的不是来自外太空的非行星智能体,稍后我们会讲到他们。我们现在谈论的是你们星球上的共同居住者。

如果你们训练自己去感知周围更大的可能宇宙,那么你们可能会发现我们所说的真相。但是,对于你们中那些被囚禁和被制约以适应地心引力束缚的人来说,我们的话听起来一定像是一种神话。

你们遍及世界的萨满传统都知道这些存在于电磁频谱其它部分的存有。萨满师经常称他们为精灵(spirits),但对我们来说,他们只是处于不同的振动场中。对我们来说,他们只是意识的另一种形式,充满希望、梦想和抱负,就像人类一样。与这些生活在地球表面和地球内部的高电磁智能体交流是可能的。

其中一些电磁智能体生活在你们大气层的高纬高海拔地区。

如果你接触一个电磁智能体,请注意它可能是仁慈的或邪恶的,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相当中立,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你。与地球相关的这些电磁智能体中,他们有限的技术比你的更先进。他们中的一些乘着碟形设备移动, 这些碟形设备可以从更高的电磁频谱移动进入3维的时间和空间。

换句话说,当你发现不明飞行物(UFO)时,它可能来自外太空,但也可能来自地球。因为你们人类只看到眼前的一小片世界,所以你们倾向于认为自己是最智力的物种。我们对此提出异议。我们可以说,在某些方面,鲸类物种更先进。毫无疑问,居住在地球的高电磁智能体,在许多情况下,远远超过人类的智力

就像我说的,你们生活在一个比你想象中更神秘、更奇怪的宇宙里。

在我们对地球的早期探索中,在现代智人出现之前,我们遇到了这些行星界更高的电磁频谱智能体。他们在你们成为一个物种之前就在这里了。

在你们史前时代的早期 -- 意味着你们的这段历史尚未以你们可识别的形式记录的时期 -- 许多早期人类感觉到这些高电磁智能体的存在。感知到这些存在的早期人类成为了萨满师。萨满传统在世界各地发展,萨满师中的每一个都受到他们地理位置的影响。人们在世界的这个地方遇到的高电磁智能体不同于在另一个地方遇到的。

从我们观察事物的方式来看,世界各地萨满传统的部分差异,并不仅仅是由于地理位置、文化和历史所致,其中一些差异是由于这些地区的萨满师遇到了不同的更高电磁智能体。

在这种非常复杂的情况下,再加上非行星智能体,你们有了一幅非常、非常复杂的织锦挂毯。

就像我说的那样,人类遇到的一些UFO是非行星起源的,但也有一些是地球起源的,它们可以以电磁智能体的形式出现在更高的频谱上。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其中一些飞船是来自未来的人类旅行者,为了探索和理解而旅行回到过去。这些来自未来的人类旅行者中的一些人,返回以尝试纠正他们认为的不平衡

我们观察到,这些来自你们未来的人类访客,大多乘坐碟形飞船旅行,因为这是他们开发的主要技术。准确地,我应该说你们发展了,因为这些访客是你们未来的祖先。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情况,可能难以理解 -- 未来人类使用碟形飞船穿越你们时间的可能,只是意识扩展的一种表达。换句话说,你们对3维现实的理解不仅是狭隘和有限的,你们对时间的理解也是有限的。

当一个物种到达一个确定的发展点时,在时间上向前或向后移动的能力就像在你们的世界里搭地铁一样简单。想象一下,未来的人类如何通过时间流动力学的扩展镜头来看待其历史和古代祖先,也就是你们?

你们认为时间在一条直线上流动,但这是一种有限的理解,因为你们的感官决定了你们对物理现实的了解。你们生活在一个比你想象中更复杂的三维存在里。

你们正处在一个时间点上,未来的探险者将返回以查找问题所在。你们正处在那个时间的尖端,你们是许多观察者的观察对象。对于未来的人类来说,你们就像尼安德特人。

这是复杂性的一个层次,让我们来添加另一层。

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是与地球相关的智能体,即人类(未来的人类)和高电磁智能体。现在让我们谈谈非地球智能体。

非行星智能体

在这里我需要展示一个流程图。让我们从三类非行星的存有开始,然后再扩展。

首先,你们会称他们为:外星智能体,只是因为你们不了解他们的本质。(相信我,你们对他们来说也像外星人一样。)

第一类,不是优先的而是任意选择的,是那些拥有物理容器旅行的外星存有。这些非行星智能体中的一些仍然存在于三维容器中 -- 你可以称之为飞船。一些存有有能力改变其飞船的分子结构,这样他们可以从一个维度向上或向下移动到另一个维度。

我们大角星人拥有这项技术的非常先进的形式。它允许我们的飞船根据需要轻松地移动到其它维度。我们的飞船主要停留在5维,但在需要的时候可以进入更高的维度。在非常、非常罕见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转移进入3维现实,但这需要巨大的能量,我们不会轻易这样做。

第二类非行星访客包括高电磁智能体。类似于依附在地球的高电磁智能体,这些存有没有飞船或容器。他们以独特的电磁场在空间中移动,集体地、单个地或两者兼而有之。他们具有单个的身份,可以集体行动。

第三类是最特殊的一类,尽管对你们来说,我所讨论的一切似乎都很特殊。这些非行星智能体是来自遥远文明的思想投射。它们只是观察的能量点。它们不互动。它们完全是为了自己,它们只是为了观察你们的行星和你们的太阳系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灵魂

根据我们自己和其他许多存有(但不是全部)的体验,我们拥有一个不可毁灭的能量点,除非有特殊情况。当我们肉体死亡时,这个能量点,即火花,会继续存在,但不会以个体身份继续存在。仿佛是第五元素,我们所有经验的积累被压缩成一个奇点。它在空间移动一段时间,或者在更高维度的现实中,在那里个体决定是否重新进入并体验一个生命”--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选择化身进入一个身体,在任何一个现实维度中。

quintessence 第五元素:被视为地、水、火、风以外构成宇宙的元素。在物理学中,第五元素是暗能量的一种假设形式,作为对宇宙加速膨胀的观察结果的解释。《维基百科》】

singularity奇点:体积无限小、密度无限大、时空曲率无限大的点。《维基百科》】

我们可以选择,但它是否发生会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我们必须具备那个维度的品质,那个我们希望进入成为一个具体存有的维度。所以,如果我们希望死后化身到一个更高维度的现实,那么我们必须在活着的时候发展出更高的品质。

我们观察到类似的事情发生在人类身上

许多传统和宗教都在谈论灵魂,而我们的经验是,个体幸存而整体死亡以及前进或后退进入维度现实,这样的情况不存在。但是有一个能量点,即火花,会持续下去。这是你们称之为可能性的其中一个问题。

许多人类存有理解到,灵魂带着个人的历史和身份。当我们观察人类经历死亡的过程时,我们没有看到这一点。但我们确实经历了一个能量点,即火花,在死亡中幸存,没有个人历史也没有个人身份。

那一生的本质,就其振动天性而言,提炼成被火花或能量点所包围的精华,它有一种磁性吸引力,与要发展的振动频率或者维度现实相匹配。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大角星人喜欢尽可能延长我们的寿命,我们开发了再生技术来帮助我们。

电磁智能体

在你们的古代历史和神话中,古代文化与这些高电磁智能体互动。再一次,为了澄清术语,更高的电磁智能体,我们只是指一个电磁实体,他存在于比人类更高的振动频率中。

让我们通过紫外线的镜头来观察电磁频谱。一些存有存在于紫外线光谱中,一些存有存在于x射线光谱或伽玛射线光谱中。在史前文化的早期,特别是在希腊神文化的早期,存在着对其它世界存有的接纳。这些存有以神话人物的形式出现,其中许多本质上是动物。关于电磁智能体存在的知识分布于地球每个文化的早期中。

因此,在世界上的各种文化中,你可以看到对花仙(fairies)、地精(gnomes)、矮仙(leprechauns)、水仙(nymphs)、天马(Pegasus)、半人马(Centaurs)和许多其它超凡脱俗形态的描述。

这是具有心理意识的人类与这些高电磁智能体相遇的结果。在某些情况下,人类感知到的形式是准确的或接近准确的印象。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印象是由人类的期望和信念所着色的。但是,高电磁智能体的存在与所接收到的印象无关。

再一次,这是感知相对性的一种表达。当低振动现实的存有与高振动现实的存有互动时,这尤其适用。

天使

既然我们谈到了这个话题,我想从我们的角度来谈谈天使现象。

天使是存在的。他们是仁慈和善意的。然而,它们是更高的电磁智能体。当人类遇到其中一个仁慈的、善意的智能体,人类很可能会通过TA对信念的期望来过滤体验 -- 但此外,我希望在这个讨论中指出的一点是,是的,这些天使是仁慈和善意的一些比其他更智慧,一些更擅长创造结果。

在我看来,天使这个话题的困难之处在于,这个概念被宗教、心理教条和谬见所拖累和玷污。

这是一个奇妙的经历,遇到仁慈、智慧和技艺精湛的高电磁智能体。对人类和电磁实体来说都是非常有益的体验。但是,人类必须意识到,TA从体验中提取内容的责任担在TA身上。所以,如果你和天使互动,要保持头脑清醒。如果天使告诉你必须做什么事,要么你是在和白痴打交道,要么是在和伪装成仁慈的邪恶实体打交道。

任何存有 -- 人类或其他 -- 想要拥有你的主权意志的都是要避开的。

莉莉丝(Lilith)是另一个电磁频谱。人们讲述了许多故事,但与莉莉丝的相遇发生在星体层(astral realm),那里存在着大部分的(但不是全部)电磁智能体。与人类一样,这些电磁智能体可以上升到更高的星体层,也可以超越星体层进入一些人称呼的以太层,但我们简单称之为5维。

你的宇宙比你想象的要陌生得多。

大角星走廊

有些人描述了大角星和你们地球之间的维度桥梁。他们称之为大角星走廊。对我们来说,它只是一个星门,一个多维门户,一个多维空间的通道。它允许我们的飞船以比光速还快的速度进入,不仅仅是你们地球领域,而且是你们整个太阳系。在穿越如此广阔的距离时,这是必要的。

这个大角星门户的目的是让我们的船只根据需要快速移动到位,我所说的需要是指我们自己决定的位置。这个星门,这个多维通道,仅适用于我们的飞船。

它不是与我们联系的方法,除了极其罕见的个体。当个体已经达到一定程度的了解,TA准备好并且愿意接触大角星人,那么大角星人将创建一个微隧道,一个较小的星门,如果你愿意,允许你更高的面向,你的高维体过境到大角星人那里,或在某些情况下,大角星人过境到人类那里。这也是人们进入大角星飞船的途径。

这个被称为大角星走廊的门户并不是一个自然形成的漩涡。它是由我们创造的,由我们支持的。保护生命、智力和自由是我们使命的一部分。这条走廊,就像一些人所说的,仅仅用于5维飞船在地球、你们的太阳系和大角星之间移动。

还有其它的星门和通道,从大角星到你们银河系的其它位置。

因为这个多维隧道,也就是一些人所说的大角星走廊,是专门为大角星5维飞船使用的。所以让我来谈谈微型隧道(micro-tunnel) ,因为它们可以被人类使用。

当个体准备好并愿意接触时,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接触都是通过其中一个微隧道建立起来的。这些微隧道连接着高维体,特别是人类的5维体与大角星人和/或大角星飞船,通过它们建立联系。

关于这些微隧道,我想讨论两类。

第一类是身体和能量场的区域,这些微隧道在这里建立接触。第二类是意识接触所需的身体/思想活动水平。

让我们首先谈谈第二类。通常,人类与大角星人之间的接触由于人类的感知而受到限制。对于人类来说,在3维遇到大角星人,这将是非同寻常的的、罕见的且不可能的。这是因为改变维度需要巨大的能量。因此,调节人类存有复杂的身体/思想,来建立交流的微隧道更方便、更有效。毕竟,我们大角星人是个务实的群体,我们不喜欢浪费能源或资源。

当交流的微隧道建立后,它会改变人类的大脑状态和生理活动。用你们的科学术语来说,阿尔法α 活动增加,但阿尔法α 活动只是在这些交流过程中发生的众多大脑状态之一。人类的大脑非常复杂,多个频率在你们的大脑中同时发生。较高的意识状态与较高的大脑频率有关,这样说过于简单且不准确,这是对人类生理和潜能的严重误解。

当微隧道在大角星人和/或大角星飞船与人类存有之间建立起来时,人类的感知会自发地转变。感知具有很大的流动性,一个人可以同时意识到至少两个现实,人类现实和与大角星人互动的高维现实。

在一些罕见的情况下,个体将会失去其3维现实的轨迹。世界似乎消失了,TA体验的大角星现实将成为唯一的关注点。

在这些时刻,人类可能会得出结论,认为TA的身体已被带进大角星飞船,但事实并非如此。原因很简单,人类大脑被多维相遇所淹没,停止追踪3维现实。

对个人而言,这意味着大脑和思想不再接受来自五种感官的输入,唯一的输入是在发生相遇的维度中正在发生的事情。

在某些情况下,大角星人建立微隧道,目的是与特定的人类存有交流。在某些情况下,人类存有会建立微隧道以联系大角星人。这些微隧道是双向的道路,你可以通过有意识的转换大脑和思想,与大角星人或大角星现实的某些方面进行联系。稍后我会回到这个话题。但是,如果我们现在讨论第一类问题,将会更好地理解这一点。

这些微隧道在多维空间移动,连接进入你的能量场,也就是你的古代传统所称的光环(气场),但更确切地说是进入你的一个或多个脉轮。大多数人类存有是通过他们的第三眼(松果体)或顶轮与大角星人接触的,这意味着微隧道会进入这些脉轮中的一个或多个,并且这些涡流(你的脉轮)产生的精微能量会受到微隧道的影响。

用一个比喻来说,它可以改变你精微能量体内的齿轮运动。当你的精微能量体发生变化时,你的大脑和思想也随之变化。它们被迫做出调整。正如我所说的那样,这种精微能量体的变化导致阿尔法 α 活动增加,带来放松的身体意识状态。

随着微隧道在脉轮附近增加影响,将会有更高的大脑频率峰值,不仅是伽玛γ,而且还超出了伽玛γ,达到更高的大脑活动阈值(120+赫兹)

当个人体验自己被带上大角星飞船时,这些微隧道中的一个将跨维连接到脐轮,从而导致整个精微能量体与飞船的振动现实产生共振。

发生这种情况时,人类有两个平行的体验:同时在身体里和在飞船上。在交流的某一时刻,人类可能体验到自己仅仅是在飞船上。这与意识从身体的输入转移到飞船上高维体的输入有关。处于这种身体/思想状态下,个人可以在短时间内接收到很多信息,获得大量知识。这是因为我们主要的交流方式是全息感应而不是文字语言

因此,根据你的3维时钟,个体可能只在飞船上体验自己几分钟,但是在大角星飞船的高维现实中可以下载大量信息和深刻见解。

现实状况

基线现实(baseline realities)、平行现实(parallel realities)、替代现实(alternate realities)、多维现实(multidimensional realities)。让我们来探讨一下这些分类的本质。

 基线现实、平行现实

感知的所有分类都与感知者有关。所有的知识系统,包括科学,都需要接受修正。任何系统或分类都应促进智力的提高,而不是使其模糊。

你在3维空间的具体生活是你现实的基线。这是因为你的神经系统通过你的五种感官来感知世界。你的神经系统被调谐到你具体存在的特定振动水平。如果不这样做,你作为生物存有的存在将以死亡告终。生存是你神经系统的固定配置。它是对感官信息进行分类的主要过滤器。

因此,你的神经系统将你锚定在 -- 把你捆绑于 -- 你所居住的3维现实。但是,你神经系统中固有的一种能力,是体验其它层面和其它现实状况,这远远超出你的生物存在的限制。

因为你是量子场活动的生产者,你影响着精微的维度现实。我的意思是,当你在你存在的基线上采取行动时,你会在原子和亚原子层面上引起反响,也会在你生活中更明显的层面上引起反响。

让我更具体一点,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抽象的点。

如果你决定改变生活中的一些基本东西,你将会引发多维事件。假设你已经决定搬到一个新地方。很明显,在3维层面上,你会移动物品,你的东西,就像你所说的,逆着重力场移动这些物品,在时间和空间上移动它们到新的位置。我说时间和空间,因为你的经验是,你将物品在空间中移动到新的位置。但是你也会经历时间的流逝,因为移动你的物品需要一定时间。

这是你具体存在的3维牛顿现实,你称之为3维现实,但让我们稍微看看表面之下,好吗?

一旦你做出搬家的决定,你的大脑就已经在创造了。你可能会思考把你的物品放在哪里,你将如何在新的环境安排你的物品。你甚至可能决定你需要购买新的物品。在旁观者看来,这似乎只是创造的幻想,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作为一个量子场(quantum field)生产者,你正在通过你的意图和专注的力量影响着量子领域。

如果你是有效的量子场生产者 -- 并非所有人都是 -- 通过这些创造思想,你将实时” (时钟时间)促进你的物品的移动。

那么,让我们假设你已经决定搬家,并且你已经对新环境进行了创造的思考。你正在以看不见的方式,通过你思维的力量塑造你的新现实。你看不见你的思想如何影响量子领域,但你可以看到你的物品。这不是非此即彼的命题。

你们中的大多数人不得不亲自搬物品,或者让别人帮你搬 -- 但是你可以通过自己的思考,在某种程度上影响效率和宽限期。

假设在你的新环境中,你需要一张沙发,但是你没有。在你的脑海中,你创造了一个幻想,在后院旧货出售中找到一个;在另一个幻想中,别人送你一张沙发作为礼物;在另一个幻想中,你发现一个在卖的沙发;在另一个幻想中,你什么都没发现,只好坐在地板上。

从这个角度来看,你可以说这些幻想中的每一个都有潜力产生一个平行的现实。我说潜力是因为无聊的想法不会创造出平行现实。但如果一种思维模式足够强大,它将影响量子场,然后你将有一个平行现实与你的基线现实同时运行。

在考虑平行现实时,重要的一点是要清楚地认识到,并非所有思想都可以创造平行现实。思想必须持久、思想必须被放大、思想必须被引导。这三项任务对于创造真正的平行现实至关重要,而大多数人类存有都无法胜任这三项任务。这不是说他们不去学习如何做,只是他们往往不太专心。

我认识到,许多阅读本文的人,对展现他们生活中更高的现实和更进化的现实和状况感兴趣。你在生活中如何应对这一挑战将决定你的生活质量、你的智力水平,以及你经历多少自由或监禁。每个存有,无论是人类还是其他,都必须为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希望对你有益,我将分享大多数大角星人是如何完成这项任务的。

任务是创造我们想要的。

首先,我们大角星人相信新奇的力量,我们采取的所有行动都是在清楚地认识到我们生活在一个奇怪而矛盾的宇宙的情况下进行的。我们是行动者。所以,对我们来说,第一个基本行动是以某种方式采取行动。我们的第一个行动总是从尽可能多的角度出发,智力地评估局势。我们这样做有两个原因。一是尽可能的高效和全面了解。二是避免妄自尊大的错觉。

所有的存有都有一种倾向,除了最高意识的以外,认为世界是围绕着他们的选择而旋转。因此,当我们从尽可能多的角度考虑我们的行动时,我们就能够看到我们计划的可能和缺陷。

我们大角星人会迅速评估行动方案。我们不会停止考虑所有的选择。一旦我们做出选择,它就变成了使命。我们将运用我们所有的资源,监控情况,根据需要调整情况,并引导其完成,从而使我们的愿望成为现实。在这整个过程中,无论需要多长时间,我们将继续从其它有利位置考虑它。

知道我们进入一个有新信息的环境可以改变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我们也明白,我们一心一意地执行我们的使命,正在影响着量子领域。我们不会动摇或改变我们的想法。我们可能会改变我们的方法,但这是出于对形势的明智判断,而不是出于意志的崩溃。

如果要我对人类和他们在创造新结果和现实方面所面临的挑战说些什么的话,那就是大多数人都没能坚持足够长的时间以看到结果。

而且从量子力学的层面上讲,他们无法维持帮助他们得到渴望结果的磁性思想。

替代现实

人类有许多自我。其中一些在意图上是积极的,而有些则是相当消极的。可以这样想。如果你有非常美好的一天,你往往会有好心情,它粉饰了你对身边人的感知,它粉饰了你看待世界的方式。它也塑造了你与人互动的方式和所采取的行动。

另一方面,如果你度过了非常艰难的一天,你可能心情不好。当你心怀不满时,整个世界看上去大不相同。世界没有变,但你的情绪过滤器变了。这是人类成长的主要优势之一,即如何管理他们的情绪和他们的情绪过滤器。

通过这种看待事物的方式,有许多。这些中的每一个都有情绪音调和振动频率,它创造了一个心理/情绪现实,而这种心理/情绪现实影响你感知的方式,它影响你所采取的行动,使用此系统做参考最终会影响你的基线现实。

我想说的是,你的情绪过滤器是会学习的,你需要掌握的技巧是选择过滤器,你希望通过它体验世界。

把这些情绪过滤器,这些情绪,想象成一群马。如果它们奔向不同的方向,你不会走得太远。但如果你把它们组合在一起,进入一致的振动状态,你可以强有力地移动,当你带着力量移动时,你会影响现实。

多维现实

这个系统的最后一类是多维现实。通过这种看待事物的方式,多维只是你居住的所有维度的总和。任务,或者我们应该说,人类存有的机会是要意识到他们的多维现实。讽刺的是,他们已经拥有了它。

你已经具有多维本质,但是你被限制,你的感知被训练,得以相信3维是唯一的现实。

如果你可以被欺骗,相信你的肉体生活就是一切,即使生物体死亡后还有生命。如果你可以被限制在更高力量的意志下,那么你对自己是多维的直接感知就被切断了。

你作为人类存有的生命既是地球的,受地球束缚的,也是宇宙的,那意味着你可以访问整个宇宙,你超越一切。这是一个巨大的现实,它是你多维本质的一部分,它是你的身份(who you are)。对大多数人来说,第一步是消除你被告知的谎言。另一个步骤是直接体验你的多维性。然后,不再有信仰的问题了,而是智力的确定。

 

【相关阅读】

【新】【大角星人文摘:前言一】(遇见大角星人) 

【新】【大角星人文摘:前言二】(意想不到的传送) 

【新】【大角星人文摘:前言_朱迪·锡安】(写在开头的话) 

【推】【大角星人文摘:萨纳特·库玛拉_1上】(哈索尔人、星舰指挥官) 

【推】【大角星人文摘:萨纳特·库玛拉_1下】(松果体、人类的历史、这个时代的潜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