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pirit 全息宇宙 今天

 

 

 

真的假的,都不重要,因为这也是会过去的!

 

 一位苏菲行者历经了漫长艰难的旅行,穿越了荒漠之后,最后来到了文明的世界;一个气候干燥炙热的村庄叫做姗迪‧希尔斯(Sandy Hills)。这里除了一些干燥的牧草和灌木以外,找不到太多绿色的植物。牧牛是姗迪‧希尔斯人主要的谋生方式,他们也依农地土壤的不同条件,从事不同的农耕生活。

 

 

 这位苏菲行者有礼貌的问了一位路人:「今晚在哪儿我可以找到食物和借宿的地方呢?」那路人抓了抓他的头说:「在我们村里好像没有这样的地方。但我可以确定有个叫谢克(Shakir)的人会很乐意提供你今晚的需要。」然后,那路人便指出前去谢克(Shakir)的农庄的方向。

 

谢克(Shakir)这名字意谓着: 一个时时刻刻都在感谢上帝的人。

 

 在前往农庄的途中,苏菲行者停下来向一群正抽着烟斗的老人确认他要去的方向。从那些老人那儿,他发现谢克(Shakir)是这个地区最富有的人了。

 

有一个人说:谢克(Shakir)拥有超过一千头牛,而且他远比隔壁村的一位叫哈达(Haddad)的人要富裕得多。过了不久,苏菲行者已站在谢克(Shakir)的家门前,羡慕赞美着谢克(Shakir)的农装。就如想象中的一样,谢克(Shakir)是个非常好客,和蔼可亲的人。他坚持要苏菲行者在他家多待几天;谢克(Shakir)的老婆和女儿也像谢克(Shakir)一样的亲切体贴,总是给这位苏菲行者最好的供应。在苏菲行者要离开之前,他们甚至还准备了很多的食物和水给他在旅行时食用。

 

当他回到沙漠的路上,苏菲行者想起了他与谢克(Shakir)道别时的最后一段话。他对那段话是百思不解:苏菲行者当时说:「感谢上帝,你是富裕的!」

 

谢克(Shakir)回答:「苏菲行者啊!你不要被这表象给愚弄了,因为这也是会过去的。」

 

多年来在苏菲的道上,这位苏菲行者领悟到:凡他旅程中的所见所闻,都在揭示一种教导,从经验中所学习的课题都值得静心冥想。事实上,这也是他最初开始旅行的原因 – 为了学习更多。谢克(Shakir)的话占据了他的思考,他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完全了解那些话的含意。

 

当他坐在树荫下祈祷与静心时,他想起了苏菲的教导:「只要每次他都能够保持静默且不急着去下任何的结论,最终总是会找到答案的」。因为他曾被教导保持沉默,不提问,一旦悟道的时候到来,他即悟道。因此,他关上了思索之门,让灵魂浸没在很深的静心中。

 

 

 后来的五年,他去了不同的地方旅行,遇见新的人们,且从经验中一路的学习。每一次的冒险都揭示一个新的教导供他学习,同时也遵循苏菲教义中的要求:保持静默,专注于心的教导。

 

有一天,苏菲行者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几年前经过的村庄─姗迪‧希尔斯(Sandy Hills),他想起了他的朋友谢克(Shakir),然后向人探问他的消息。

 

有个村民告诉他说:他住在附近十哩外的村庄,正在替哈达(Hadda)工作。」苏菲行者非常的惊讶,他记得哈达(Hadda)是隔壁村的一位富有的人。他万分期待且欣喜的想再看到谢克(Shakir),他便赶往隔壁的村庄了。

 

在哈达(Hadda)的豪华家中,谢克(Shakir)欢迎苏菲行者的到来。此时的谢克(Shakir) 看起来老了许多,而且身穿破衣。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苏菲行者想知道。谢克(Shakir)说三年前一场水灾让他失去了他所有的牛和房子。所以他和他的家人变成了哈达(Hadda)的奴仆。哈达(Hadda)不旦从水灾中存活下来,现在还正享受着富豪的身份地位,他现在是这地区最富裕的人。尽管命运之轮的转动,谢克(Shakir)一家人的亲切友善态度并没有改变。他们在他们的小屋里亲切的招待了这位苏菲行者几天的时间,且在他离开前为他准备了食物和水。

 

苏菲行者在离开前,对谢克(Shakir)说:「我对你和你家人的遭遇感到很遗憾,但我知道老天自有安排的。」

 

谢克(Shakir)又回答他说:「啊,但切记:这也会过去的!」

 

谢克(Shakir)的声音一直在苏菲行者的耳边回荡:他那微笑的脸和平静的心灵永远在他心中。

 

到底谢克(Shakir)的话语中意谓着什么?苏菲行者现在明白了上次谢克(Shakir)最后的那一段话中预知了这一切的改变将会发生。

 

但他这次纳闷着:该怎么解释谢克(Shakir)这般乐观的态度?尽管如此,他决定再次将它放下,选择等待答案。几年后,苏菲行者依旧到处旅行着,没有退休的念头。说来也奇怪,他旅行的模式总会让他再回到谢克(Shakir)所住的村庄。

 

这次他花了七年,他又回到了姗迪‧希尔斯(Sandy Hills)。此时的谢克(Shakir)又再一次变成了富豪,他现在住在哈达(Hadda)的大宅里,而不是农舍。谢克(Shakir)解释着:「哈达(Hadda)在几年前过世了。由于他没有继承人,所以他决定把所有的财产留给我,做为我忠诚服务他的回报。

 

在他的拜访结束前,苏菲行者准备要进行他最伟大的旅程。他想要行脚横度沙特阿拉伯前往麦加朝圣;在他的教友中这是一个存在已久的传统。如往常,苏菲行者向朋友告别。谢克(Shakir)再一次说着他最喜欢说的那句话:这个也是会过去的。

 

 

朝圣之后,苏菲行者去了印度。在他一回到他的祖国─波斯,他决定再一次拜访谢克(Shakir),并了解他的近况。所以他决定启程前往姗迪‧希尔斯(Sandy Hills)。但这次他在那儿找到的却是他朋友谢克(Shakir)的墓,幕碑上刻着:「这个也是会过去的」。这让他感到非常的惊讶。

 

他曾经在某次的场合听到谢克(Shakir)说关于 『财来财去』这类的话。但一个墓碑要如何的变动呢。他暗自思索着。从那时起,苏菲行者每年都去拜访他朋友的墓。然而,有次他去的时候,他发现墓地和墓碑消失了,全被洪水冲走了。

 

现在这位老苏菲行者失去了这个在他生命中唯一曾有特殊经验的线索。苏菲行者驻留在坟墓的废墟中,凝视着地上。最后,他抬起头来往天空看去,他彷彿发现了一个重大启示,点着头,象是一个确切的符号:「这也是会过去的」。

 

 当苏菲行者已老得无法再旅行的时候,他决定宁静的渡过余生。几年过去了,这老人把时间用来帮助那些来到他面前的人,跟他们分享人生经验。人们从各地来向他请益。最后,他的名声散播到国师那儿,正巧,他在寻找一位有智慧的人。

 

事实上,因为国王在找人帮他设计一个戒指,一只很特别的戒指,它得携带这样的铭记:就是当国王伤心的时候,看到戒指就会让他快乐;反之,当他快乐的时候,看到戒指就会让他伤心。

 

为了设计制作这样特殊的戒指,国师僱用了最好的的珠宝工匠,同时也有很多的男人、女人来提供意见,但是国王都不喜欢。所以,国师给老苏菲行者写了一封信,向他说明了目前的状况,并请求帮助。国师还邀请苏菲行者到皇宫。苏菲行者并没有去,但他回了一封信。

 

 过了几天,国师拿了一只祖母绿的戒指给国王看。国王已经郁闷多日了,他勉强的戴上了戒指,看着那戒指还失望的叹了口气。

 

接着,国王笑了。一会儿,国王开始大声的笑,这戒指上刻着:

 

「这也是会过去的」。

 

 

 有一把通达宇宙的钥匙,所有的解答都在你的面前。带着一个包容、敞开的心和直觉性知晓,中观而不批判。经由观照你的所「是」与「在」,它的奥秘就会被解开。智慧,一种天真感知的方式,以及对于「真相真理」的有意识洞察。

 

 

 

全息宇宙 北京 编辑     来源:in spirit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