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回答Hoyt的问题.

 

问题:请问拜访地球的外星人搭乘的是否是目前物理学家认为可能的某种常规宇宙飞船,比如可以物理控制或逆向工程的宇宙飞船等等?

 

DATRE:!绝对不是!让我来告诉你们为什么:因为一旦你离开地球或其它某个星球周围的(大气)环境,振动就会改变.或者说,你们在原来那个星球上的振动就会被消除.换句话说,你们所见到的那些来自其它星球的宇宙飞船,不是它们原本在那个星球上的样子.当进入你们的大气环境时,他们必须使用地球上的材料重新构建才能维持在这里.但你们知道如何去构建吗?...他们知道如何把地球上的存在元素用你们不知道的方式放在一起,造出一种完全不同的组合.

 

你看,他们对你们材料的操纵是完全不同的,因为他们并不与你们那种大脑工作.所以,当他们来到你们星球上或附近时,他们所配置的那些星球元素不会被你们辨认出.不仅如此,他们并不想进入这里,因为在他们进入物质层的那一刻就会被摧毁.就好像你们的物质身体会被摧毁一样.

 

因此,他们会进入这里带你离开这个(大气)环境吗?一旦离开这里的(大气)环境,你的身体就不再是你所拥有的那个身体了,就这么简单.你们与振动工作,"振动的存在"到处都是不一样的,好吗?

 

JOHN:你也可以说这些原子共生关系拥有它的署名振动,并存在于符合它的自然环境中.一旦你改变这个署名振动...

 

DATRE:是的,当然.不仅仅是原子,你甚至都不需要原子.你是一个携带着频率的振动,你的全息振动被维持在这个星球上. 关于这点,以后我们将进一步阐述.

 

JOHN:OK.下一个问题:目前离地球20光年远的地方是否存在其它文明呢?你们能否为我们指出几个? 或者过去有那样的文明吗?

 

DATRE:在很多很多很多星球上都有文明.事实上,几乎所有你能在天空中看到的星球上都有某个正在被经历的体验类型.你无法"看到"是因为你无法用眼睛或仪器检测出它们.不过,它们就在那里,而且你也不必走那么远才能找到它们,根本无需走那么远.现在,让我来告诉你一些东西: 就在这间屋子里 - John,你说这个屋子大约有多大?

 

JOHN:,大概20*15英尺.

 

DATRE:,那么,这个屋子里大概有1000(那样的星球).现在,不知你们听后是否会感到有点沮丧呢?或者能够接受吗?那儿有很多很多星球都在这里.但你无法"看到"它们.你们训练眼睛和头脑"看不见"它们是有原因的:因为若你到处都能看见它们,就无法好好存在了 - 这将太令你们感到困惑.

在每一个你所处的"粒子"存在中,你都被"波形(宇宙波)"包围着 - "波形""粒子"一样都是体验."波形"体验与粒子存在体验是完全不同的.虽然你们的仪器还没有办法检测出"波形",但并不意味着它不存在.现在,若你能在心灵的带领下,同时与身体合作,就能够一点一点慢慢转换,体验到你周围的某些"波形(宇宙波)".

 

假如你能允许心灵与你一起合作,就不会携带恐惧元素.你能坐在屋子里转变视角 -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人能使振动形成他们在死亡地带的亲人.因为那是一个他们认知的振动,他们熟悉它,就能把画面放在上面与之沟通.OK,当你在死亡地带时,那是一种死亡地带"类型"的波.而这些在你们的现实世界中存在的""波形,你们是看不见它们的,因为你们已经把它们"封锁"住了.但唯一能使你感知到其它现实世界的途径就是进入这些"波形",当然,你同样还要学会穿越那些分隔不同现实世界的振动障碍.

 

问题:请问现在的动物突变是否是人类思想形态的产物?如果不是的话,那是怎么一回事呢?

 

DATRE:好吧,我想这会使你们感到惊讶.你们知道那些死亡地带的人吗?是谁会跑到这里来把你们称之的牛肉带到死亡地带,使他们也能生产牛肉?我知道你们会对此大笑的,但这是确实发生的事情.你看,因为他们无法把牛带入死亡地带,所以就试图把精子,卵子和血运输过去,以便能造出牛来.这就是所发生的事情.这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事实. ,你们在大笑!你们可不懂你们的死亡地带.可以说,你们并不知道他们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JOHN:如果我们活着时就是很奇怪的家伙;那我们死亡后,真的也会很奇怪.

 

DATRE: 当然,当然.你们知道如何操纵物质,所以就会想去操纵它,因此,我们还能说些什么呢? 你看,这里的问题是:你们太习惯存在于身体中,习惯于照顾身体的食欲.如果没有身体的话,你们就会陷入完全的恐慌.所以一旦你们进入死亡地带的振动时,首先就"迅速"地为自己构建了一个"暂时的身体".

 

这是一个为使你感到舒适的伪体,因为你不能没有它,因为你不知道没有它也可以存在.那些离开物质身体外出体验的人,当他们发现自己没有身体时,会做出2种选择: 要么说:"万岁!这太自由了!";要么说:",怎么了?我出错了吗?" - 然后立即飞快地再次回到物质身体中 - 这就是2种会发生的状况.

 

JOHN:等他们造出伪体后,下一步就是在死亡地带开个麦当劳了(哈哈,大笑).

 

问题:非物质存在的通灵经常说他们无法回答出我们无法问出的问题,同时我们也无法理解那些非物质存在方面的内容.

 

DATRE:是的,这是事实,你们确实无法理解非物质存在的内容.但我们想说的是:我们并不是只能让你们问问题.我们可以开始带给你们很多信息 - 我们能够坐在这儿,一直不断给你们传导信息,直到这个传导者身体坐在这里死去.

 

今天,我们会在这里回答问题的原因,是因为这个星球上的人一遍又一遍地问:"要是有人能够让我问问题就好了" - "若我的问题能被解答的话,我想知道这个,也想知道那个..." - 因此我们不再直接给你们信息,因为这些信息以前已经完成过了(比如赛斯书籍);现在我们采取的策略是用回答问题来满足并帮助你们理解.所以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能直接告诉你们信息,只因我们从不同的角度观看,比你们更清楚这个星球上正在发生什么.

 

问题:人类现在很擅长抽象的数学与科学,容易学习更高的维度.那我们是否能撰写"一本"关于"非物质现实世界"的技术手册?这本书可以通过严谨的术语,包括基本定理,基本"粒子";遵循学术/科学模型,并使用形式逻辑构建与扩展关于"非物质现实"的概念?

 

DATRE:,你们不能拥有一本非物质现实的技术手册,那是无法做到的.现在,我们能坐在这告诉你们身体的构成;能告诉你们贯穿物质存在体内的不同病毒是如何运作的;能解释所有关于你们物质结构的一切,但却无法把"一个现实世界"写成一本"教科书",因为一旦你进入另一个"替代现实",它是无法被描述的.

 

现在,要意识到你们目前所在的现实世界,也就是这个物质存在,它也是一个无法被描述的东西,而你们却一直在描述它.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呢?你们不断同意:这个桌面是玻璃的,这个椅子是蓝色的,还有那个地毯几乎全是白色的.你们不断提醒你们的所在之处,还有那些东西的颜色等等.你们的头脑(是头脑,不是真正的你)不断地保持着信息的流动性与连续性.这里所发生的是:这个星球上的很多人都可以感知,,,闻或接触摆放在自己面前的画面.可那儿没有2个人是一样的.这也是为什么你们都能吃同一个水果,同一片肉...而每一个人嘴巴里尝到的味道都不一样.没有2个人能尝到闻到相同的东西."世界从未改变,唯有你自己" -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陈述令人们感到困惑,它就是我们所指的:"你创造自己的现实世界".但你们不明白你们到底在做些什么.你在你的存在中为自己作画.你在这里创造一切,这是你的画面.

 

当某些戏剧性或感觉不合理的事情发生时...比如:你在街上开车,突然驶过几条交叉的Lay Lines(地球能量网格线),而在那个特定的时间点上,这些能量线是活跃被开启的.如果你是一个敏感的个体,就会立即"看到"另外一个替代现实.然后,你不得不由你内在的力量把你的身体"画面"再次拉回这个现实.所以你看,没有什么东西是相同的.每个人的体验都不一样.每个人都在体验不同的现实世界.每个人体验的一切都是完全不同的.

 

也许你会说:",我们都坐在一起用餐" - 很好,那是你们都同意的事情.你们都同意你们坐在那里用餐或一起做某件事情.你们都达成一致,很好,这是你们的运作 - 你们通过你们的画面运作.在这些画面中,除了"全息存在体",其它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背景画面.你们都同意那些画面背景,同意在同一个餐馆里,同意墙上那副美丽的画,同意所有其它的一切.但是,那些都是你摆放在自己面前的画面.而那个被你放入物质层中的"全息存在体"才是被你们称之的"真正的东西".那才是你要在物质层中与之工作的.那才是你要与之一起交换"课程".所以说,你该如何为此写一本教科书呢? 没有办法.

 

为了能够互相理解彼此,你们被给予了"文字".但是现在,你们却把文字放入一个如此"僵硬"的盒子里,失去了它的灵活性.你们的文字不再拥有弹性.而在那之前,文字曾以"完形概念"开始,你们使用完形概念去理解与合作.后来,他们把文字放入...甚至,你们现在都已不再关心文字了.你们抛出一大堆字母让别人去弄清楚那是什么意思.所以,为了把一切放入文字中,你们做出的第一件事就是制造麻烦,因为有人说:"我无法以你理解的方式去理解那个词" - "对我来讲,这个词的意思是那个" - 然后另一个人说:"对我来讲这个词的意思是这个";接着下一个人说:"我觉得这个词的意思是这样的..." - 好吧,你们都是对的,你们也都是错的.

 

不过无论怎样,那是你们正在学习的东西,这就是有关物质层的一切.在这一切基本要素还没有以任何语言形式被撰写下来之前,我看不出你们该如何做到.但如果"你们"要做,那也会是"你们"不得不去做的.但这些内容肯定不会以任何形式来自大宇宙(只能来自物质层内部)

 

JOHN:从你们的答复来看,似乎那个问题的前提就是一个错误的前提,也就是说:我们认为我们的技术术语已经非常足够了.

 

DATRE: 是的,你们是!

 

JOHN:我们是,只因我们都同意它 - 但这种同意也都是暂时的.

 

DATRE:是的, 这种同意是 - 你们知道你们所知道的,别人也知道他们所知道的.但问题是,对于像现实世界那样流动的东西,你们无法将它固定下来,因为它本身就是"液态".当你的感知视角改变时,它就会改变,全部都会改变.现在,由于你们被拉入一个粒子现实,所以就很难想象"液态"现实.你们认为一切都是绝对,完全,完整的固体.你们在这种固体的前提下运作.但对于那些在其它形式的现实世界中运作的个体,那都是液态的,不会如此结构化.所以如果你们没有紧紧束缚你们的全息结构,就能允许物质身体自己做出改变.

 

你看,你们是无法叙述的.换句话说,他们进入一个传导者身体,想向你们证明你们不受限制.然后他们突然让这个身体长到7英尺高,却把大家从椅子上""得跳了起来. 无论怎样,这能向你们展示你们自己是如何不受约束的,如果你们知道自己是无限的话.那个进入这个传导者物质身体的存在知晓它是无限的,知晓身体不受限制,知晓身体能长到7英尺高,然后再让身体回到正常大小,不受到任何损害.但这是"知晓" - 所以,你该如何具体地去解释这种所谓的现象呢?做为一个个体,一个现实就只是一个现实...每个人...要知道那儿没有伟大也没有渺小.每个人都拥有所有的这些能力;只是对这些能力的"探索"使你变得不同.好了,这个问题回答的如何?

 

JOHN:很好,谢谢你们.最后一个问题是前一个问题的继续:"赛斯曾对一些非技术听众描述过意识单位.我正在考虑一种更为正式的文献,遵循严格的逻辑与推论,也就是说它将不再有解释的问题.每个人类都可以根据这本文献学习,成为"老师". 这一切已在目前的大学教材中实施过了."

 

DATRE:当赛斯提及意识单位时,他是在那个与你们工作的特定现象下进行描述的.他是针对那个听众进行解释的,这很好,但一个意识单位与一个现实世界完全不同.意识单位是处于物质结构中的.所以再一次,我们能够讲述物质层面的东西,但要用术语详细解释"一个现实世界",这就将完全不同.现在,我能够...如果你们有足够的文字能让我来解释有关现实世界的一切,我当然可以解释,可惜你们还没有那些能够解释的文字.你们的语言范围实在是太狭窄了.

 

这也是为什么有时你会发现我们磨磨蹭蹭,无法找到能够描述的词语.如果你试图详细解释一种"极度流动抽象"的概念,这是不可能使用你们现今的语言描述出来的.

 

现在,让我们告诉你们一件非常非常简单的事,你们可以尝试看看.它非常简单,非常容易,能够允许你们看到你们现实世界所是的样子.你可以找个瀑布(waterfall),或任何一个有水往下流的地方,站在前面观察水流.你在脑海中观想一个小小的正方形盒子,再把这个小方盒的画面放到水流的最上方,然后顺着水流往下移动 - 你会发现这个过程很难维持住小方盒的画面.

 

Ok,你丢失了你的小方盒画面,然后再重新观想你的小盒子.你把它放到任意你所选取的流水区域中,继续顺着水流往下观想...Ok,你又再一次丢失了它.不断继续,直到你能把头脑中想象的小盒子画面顺着水流上方移动到水流下方.当你能做到这点后,再转过头,看看周围的世界.然后你就能以我们看待你们世界的方式看待你们的世界.

 

若你找不到瀑布,也可以下雪的时候在雪中尝试,观看不断降下的雪花,看它们不断落下,不断落下.或者你也可以把水龙头打开,或观看洗澡莲蓬头中流下的水等等 - 那是一种移动.让你自己锁入或跟随一个水滴,然后再转过头看看你们的世界 - 这样你就能看到我们所见到的你们的世界,也就是你们世界真实的样子. 身体的感知将令你们感到"惊讶",它将不断创造出让你体验的流动画面.

 

JOHN:那大概会吓坏很多人.

 

DATRE:还好,还好,但那不会伤害他们.只要他们的眼睛开始聚焦,头脑开始为他们展示固体画面时,他们就不会有事.这不但不会伤害他们,还是一个极好的学习课程.我们在这个话题上已经谈论的够多了.

 

我们现在将离开,谢谢你们的问题,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