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回答John W的问题:

 

问题如果其中一个生命火花能像赛斯那样进入大宇宙的话,那么在那个阶段,他与存有(Entity)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QingQing:在此我决定沿用赛斯书中的翻译,Entity翻译成"存有".关于"存有"的更多内容,正好可阅读[DATRE中文版132],也正好是John写的一篇文章)

 

DATRE:,你看,让我们这样讲:存有发送出无数小小"感受者/触角"进行体验,而这些小小感受者就是:”你所是的你” - 这样你就能将信息带回,因为存有无法将一切变慢以便了解.或换个方式讲:存有是一个非常"平静的容纳体”.

 

现在,当你达到"知晓"你的梦境的那一点时,也就是说你不需要阅读书籍或让别人来为你解梦(别人只能从他们的角度解译),你的"梦境"时刻与"清醒"时刻就能进入连续的流动中,不再有区别了.而你,在那一点上,就已经发展到无需附着在一个"母亲存有/母体".你不再需要一个养育者,你已经可以"自我包容/自我容纳.你是容纳体,也是被容纳的.全部在一个包裹中.接着,让我们这样讲,为了足够自由地从一个地方进入另一地方,你就不再需要一个存有以群组的形式从一个地方进入另一个地方了.换句话说,"重生"发生时,这个星球上的大多数人都会"拣选"一个存有,从这场"体验"进入另一场"体验.你们不需担心,因为那儿将有大量的存有,存有的容纳量极大.

 

目前在这个星球上,还有少数个体能够在"这一生的表达"中达到他们努力的目标-也就是说,他们不再需要任何东西或任何人,他们自己就是一整场游戏.当你达到你就是"整场球赛"的那一点时,你是坐在看台上的观众;你是球场上的球员,你是裁判,是教练,是整个所有的一切.当你能觉知到你就是这整场球赛时,让我们这样讲:你就自由了.

 

现在,这个星球上的某些人拥有过那种"短暂"的知晓体验 - 但还没有达到能够完全维持住物质结构的物质"现实世界"的那一点.这就是新能量能够"帮助或支持"你们的其中一件事情.因为你的振动频率越"","那个"觉知变成一种"模式",让我们这样讲,你就能够维持住你的物质现实世界.最后,当达到那一点后,你就不再需要玩这场游戏,不再需要上台演出了.因为你知晓自己同时是个演员,是个导演,也知道自己正坐在观众席里,所以还需要玩什么呢?你就不再需要这场"体验".但这可不是"遗忘",它将由你携带在你"美丽"的包裹中.

 

JOHN:我有话想说.按照你们的说法,也就是说赛斯已经发展到不再需要一个存有的阶段?

 

DATRE:是的!他已经不需要一个存有了.

 

JOHN: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再与存有有关联,因为那一整个关联已被超越了.

 

DATRE: 是的.他是 - 你们都在谈论"我是" - 但你们没有觉知到这2个字的全体性.但是,如果你想用"我是""知晓我是"去描述那个构造,那么赛斯的振动能量就是我们可以用来描述与参考的.有人问:"为什么赛斯可以在这里来来回回?" - 因为他没有在这个星球上"物质化";由于能量结构的缘故,他无法做到这点.他能将自己全体中的"一小部分"带入这个星球上的个体中"互动",经过训练才能在这些能量之间来回协调工作.

 

问题请问那些组成Datre的成员是否都会以一种"简单"的存在体(Being)开始,然后慢慢进化成他们现在所是的样子?

 

DATRE: 不一定.那儿有很多不同"种类"的个体.我是说那儿有很多不同种类的个体从来没有到过物质层.换句话说,他们从来没有进入过任何形式身体的体验,因为那不是他们渴望的,他们会选择其它种类的体验.现在,当那些进入这个"传导者"身体的成员能够通过眼睛""并获得美妙的体验时,他们就会像这个星球上的人那样到处"唧唧嘎嘎"谈论,因为这可是他们无法想象的事情.有时他们会进入...你会发现他们在进入与离开之间有一个"间隙",有个迟钝或犹豫的"间隙".你看,只要这个传导者没有"不允许"我们;或者这样讲:如果他们想进入这里"偷看"一眼发生了什么,他们是被"允许",只要这里还有其他个体能够"监视"他们的振动就行.因为高振动会生热,所以不得不被监视.Okay,希望这些内容能回答这个问题.

 

JOHN:我认为我们在物质层中的难点之一是:我们总认为"发展"模式只能遵循物质层中的发展,但物质层的发展只是无数途径中的一个途径而已.

 

DATRE:这是正确的.即使在"你们"的宇宙中...你看,一切都是体验.好吧,我给你们举个例子:因为我们刚刚吃过晚饭,身体正忙于消化食物,所以现在是与这个传导者工作的"最好"时间.Okay,我们现在说:"一个土豆" - 然后你们会问:"?一个土豆能体验到什么呢?" - 土豆能体验到什么有什么关系呢?它只是在体验中.它在地底长大,无法看到你们白天的亮光,但不意味着它不以某种形式进行体验.因为一切都是你们在这个星球上称之的"生命".接着又有人说:"?土豆有生命?那这样的话我就不敢再去吃土豆了" - 好吧,如果你那样做的话就会饿肚子.因为这里的一切,包括你们"呼吸"的空气,都是生命的某种"形式".它们都是一种"存在",而为了要有一个"存在",它们就要采取一种生命形式而"存在".

 

JOHN: 那是这个现实世界的共生关系.

 

DATRE: 正确.

 

JOHN:通过吃土豆,我们就能让它们曝光于它们以前没有曝光过的其它振动频谱中.

 

DATRE: 是的,当然.你能想象一个土豆是怎样被切成碎块,再被吞下,然后通过消化系统,从体内排出吗?最后它们又被水冲到其它地方 - 那都是体验.还有人问:",那我们能否将土豆带入其它的星球中呢?" - 如果你把那个振动带入其它星球,那你就不会有土豆.我知道这样讲会把大家搞糊涂,但是在困惑中,就是你开始想办法为自己解决问题的时候.若我们无法完完全全让你们困惑着说:"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那我们的工作就没有做好.因为只有在"混乱"中你们才会试图去解决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有人会陷入所谓的"困境".OK,第一,你不是被"抓入"困境中的,因为只要你想摆脱它,随时都可以.假如你变得越来越来越来越困惑,直到终于愿意放下它说:"好吧,我受够了!我已经斗争过了,不想再斗了!" - 而这时就是你能让物质头脑离开的时候.接着,也许你就会获得一些"新的想法/心念",让自己进入一个不同的思维模式振动中,使事情迎刃而解.然而对于这个星球上的个体来讲,这是一件最最最难做到的事情,因为你们一遍一遍又一遍不停做着同样的旧事,已经延续上千年.就好像你们试图在浴缸中调转一艘战舰.所以如果我们能让你们感到"困惑",你们就会取得进展.

 

问题请问物质层中的"重生",它的整体进展效果将如何?从你们的角度看,时间是同步的,所以重生是否会达到预期的效果?或者我是否该这样问问题?

 

DATRE:重生将会发生;但我们不关心结果,不是我们所关心的.我们是重生的观察者,而你们是重生的"参与者".这里的差别是:你们将以什么样的"途径"接近或进入"重生"的整个状况中呢?那都将由""自己来决定,不是你的丈夫,妻子,或孩子,邻居或其他人.在你们的星球上,我们能看到的一个最"困难"的事情就是"释放".你们说:"我想离开这个星球,不想再呆在这里" - 嗯哈,可我们没有看到你们移动一点点!虽然你们想去做别的事情,可你们却在这里呆了上千年,而你们在这儿所做的事滋生了你们的"恐惧".面对探索,你们感到"恐慌".

 

现在,那些在这个星球上对探索感"兴趣"的人- 我们不是指那些对天空中或其它机械设备感兴趣的人,而是那些对探索"我是谁"有兴趣的人 - 要知道,展现与寻找"你真正所是",将会吓坏很多人.因为你们没有"觉知""真正的你"所包含的巨大力量...你能改变境况,扭转局面,做你想做,然后开始在其间玩耍.有人说:",只有那些有钱人才能到处去游玩" - 好吧,可他们不"知道"那还是他们为自己撰写的"剧本",他们只是在白天的物质层中上演出来而已.他们不知道那些在这个星球上真正"玩耍"的人是那些"知晓"他们在为自己撰写"剧本"的人.那些在游戏中真正玩耍,懂得"探索"的人,正在等待"重生"进入一场新的冒险旅程中.

 

物质身体并不必要.你看,我们可以在没有物质身体的情况下体验很多事情.你并不需一定要个物质身体.事实上身体相当累赘.那儿有很多事情去学,很多事物去探索,但你并不需一定要""个物质身体.你能去"观看",但不需成为它的一部分 - "因为我已经完成了,我知道物质身体是如何工作的,知道是什么让它工作的 - 这才是挑战!" - 知道是什么使它工作的,不是为别人,而是为你自己 - 这才是"探索"!

 

问题请问支持我们"固体"现实世界的能量,是那种来自源头不变的恒定能量还是需要调节与启动的能量?为什么在你们眼中,我们看起来是闪烁不定的?

 

DATRE:这里所发生的是:"没有任何东西"是恒定的.第一:没有什么东西永久不变;如果任何一个东西停止运动,它就会被彻底击溃.它不能停止,因为那才是我们所在的宇宙- 不是这个小小宇宙,而是大宇宙.在大宇宙中,能量在不断在运动中.

 

现在,你们只熟悉你们的"粒子"能量,"波形"能量却不熟悉.这也是为什么有人决定"随波逐行",会发现这是一种很难言语的事情.你看,当你开始在物质层使用"波形"能量时,虽然难以言表,但这却是许多更宏伟的事件开始发生的时候.你开始"意识"到你的身体不再仅由粒子能量组成,同样也包含了"波形"能量.你开始"体验"波形能量.那儿还有些人甚至能够根据他们的"愿望"转换"粒子"能量.也就是说,"粒子"能量推到或放置一边,带入更多"波形"能量.

 

这时就是他们开始变得成为你们所称之的:"无形"的时候.他们依然会运作,但却是在"波形"能量中,不是粒子能量.而这也将是一场伟大的"探索",是乐趣开始的地方.因为当你能那么做到时,即使只在"波形"能量结构中经历很短一段时间...或者这样讲:你们问:"什么是墙?" - 墙是粒子.当你变得越来越成为更多的"波形"能量时,就能"穿过"粒子能量.所以你看,这将是一场非常有趣的体验.

 

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得不出去辞掉你的工作,坐在那儿冥想等等.问题是:你要能在物质身体中"放松",不要与进入的新能量"打架".因为新能量将会"支持"很多"不同"的事物,包括"思维"模式的强度.然后当你达到开始与新能量工作的那一点时,就能在物质结构中发展出与你们一起工作的"3".

 

你们认为你们的头脑由2半部分组成,可你们不知道的是:你们的整个身体都是一种类型的"脑部"结构.你们的腿,手和整个物质结构都是一种"脑部"运作的"类型",而你们对此却一点也不熟悉.无论如何,当新能量开始进入时,你们从这里获得一点想法,那里获得一点主意,然后开始以"不同"的方式进行"体验".

 

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那儿有极少数人处于长矛"尖端",他们比其他人更早经历这些"改变" - 事实上,在大众群体刚开始体验这些事物之前,他们就已先经历多年了.各种抑郁等等开始在他们身上发生.虽然他们也记不清楚,但多年来,这些事情确实已在这个星球上,在以物质形式行走的人们之间发生.

 

那些人已经在新能量下经历过相当长一段时间,所以现在进入的新能量不会在更大程度上影响到他们.让我们这样讲,那儿有人足够了解自己,因此他们就会走出去,自愿成为物质层中领跑的"先锋",以便使我们"观察"这个物质层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人会说:"?我的身上发生了好多悲剧.我的脚在燃烧,我的头剧疼,我这里如何如何,那里如何如何等等" - 好吧,你可不是那个唯一的人.要记住:那儿还有人已经经历过这些了.他们已经体验过你正"开始"要体验到的这些事情.

 

当然,你并不需牵着别人的手走.要记住:群体才是追随者.那些"知晓"自己是谁,并进入物质层中的人说:"你们需要那些实验用的小老鼠吗? 好吧,我们可以当你们的实验小老鼠,因为我们知道即使物质身体不存在也不会影响我们.没什么大不了.没有物质身体,我还是我,我是我所是" - 你看,那些人必须拥有"知晓"才能够这么做到,而且确实有人在这么做.

 

所以不要认为你是孤单的,你不是.但问题是: 这个星球上的很多人还在认为自己是"身体",因此他们将变得非常不舒服.这也是我们一直不断强调的内容:Ramtha讲过,Seth讲过,现在我们还是继续在讲.内容没有改变,重复了成千上万年,都是一样的,这都是体验.不过现在你们终于有"机会"找出你到底是谁了 - 或者说,开始乘风波浪!

 

你看,如果你们观看一个冲浪者不断与海浪搏斗,他不断搏斗,搏斗,搏斗,搏斗,直到能走出去.所以你说,他的"兴奋点"在哪里? --- 就在海浪的尖端! 而在那之后,就是下坡.

 

问题我对现在出现的各种各样的小生物非常感兴趣.请问这些小东西来自于与我们星球重叠的更高频率的地方吗?我的妹妹还想知道那儿会不会有可爱毛茸茸的紫色眼睛小生物?

 

DATRE: ...你们不会有那种紫色的小东西,但会出现很多新的物种.比如斑点猫头鹰就是一个新物种,而不是快要灭绝的.你看,你们当中还没有完全准确的物种记录大全.这个星球上有很多物种极为"相似",那是因为一个动物的振动,比如鱼的振动或鸟的振动都能在这个星球上显现或展现出一定的特征.

 

所以你们有"斑点"猫头鹰,有很多不同种类看起来相似的猫头鹰.但由于没有人留意它们,直到有人发现几只时,就说它们快要灭绝了,而不是""的物种.

 

同理,这与发现"海洋生物"是一样的.因为你们从未"见过"它们,就认为它们是"旧的".为什么它们不能是新的呢?为什么你们的思维模式总是处于这个方向:认为那是快要"灭绝",而不是来到这个星球上的""物种呢?

 

我认为这与你们的"死亡地带"有关.因为你们总是考虑"消亡/死亡",所以就无法想象它的另外一面,无法考虑那是可用来探索与研究的""东西.

 

JOHN:我们都倾向于认为所有的造物都是很久以前就完成的了.

 

DATRE:好吧,可我有新的东西想让他们知道.

 

问题据说地球上动物的身体成分容易对能量产生更大的影响.我想知道这是否意味着:素食和肉食?或者这是身体出生前就已经被决定好的?

 

DATRE:那是个体在出生之前就已经决定或预期好的.这与你们吃什么没有一点关系,这是:"你是什么?" - 你看,这是一件非常难让你们觉察到的事情.你们往全息图"构造""填充"地球物质......你看,你们总喜欢杀死细菌,不停清洗,清洗,清洗...想要非常干净的东西.当然,这也ok,但问题是:你们的身体是由地球上的物质组成.那儿必须有能够构建的"东西",比如水,才能造出身体.换句话说,你们将水填充到身体的全息图中,同时使用空气中的气体使它运作起来.对于那些还没有过物质层体验的存在体来讲,这是一件非常迷人和有趣的事,但这属于另一个话题了.OK,言归正传:你们现在进入物质层学习如何在这个星球上生活.这是你们的星球,学习"尊重"你们的"身体"尤为重要.在这个时期,不需要去担心身体的成分,因为现在你们还有太多事情足够让你们去处理的了.

 

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来自John.他首先有一段前言,他说:"如果我的理解是正确的话,当我们观察某件事时,我们实际上是把自己的一个象征性版本投射到这个物质现实世界的蓝图中.所以越了解自己,我们的现实世界也就会变得越美好与宏伟.若是这样的话,如果随着我们对自己理解的加深,物质现实也会变得越来越生动,那我们为什么还想要离开这里进入其它现实世界呢?"

 

DATRE: 是的,它会这样发生.当你成为一个观察者时,无论那是什么,是好,是坏或没有差别,一切都是体验.如果你能够以体验的方式去看待并理解,那么它只会变得更美好与宏伟.问题是:你们在体验中进入的"圈套",来自于你们基因中的"模式".你们"害怕"自己不是那个能够"生存与死亡"的身体,可是只有身体才会生存与死亡. 你是"不会"生与死的!你们只是将自己"保持"在这个被称之为物质层的环境中.目前能够"出去"的方式不是所谓的"死亡",因为在死亡中,你只留下一个"全息图"."这一次"能够出去的办法是:"重生"!

 

"重生"才是你们的释放,释放你们进入"全新"的体验中.根据""对物质层现实的理解和你对""自己的理解,将决定你所去的地方.因为你的振动会随着你的理解/领悟改变,而你的理解/领悟只来自于那个小小的"声音":"?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它是这样工作的" - 这才是你的领悟.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尝试创建一个"流动框架"而不是"固体结构".记得我们以前曾说...

 

JOHN:那儿根本没有"流动结构"这种东西.

 

DATRE: 正确!你看,你们总认为自己是固体,但你不是!为了物质层的体验,你们不得不催眠自己,让你认为自己是固体 - 然而"一切"都是相当的"流体".这也是为什么在一个"流动框架",你能够构建它,改变它,修改它,保留你想要的,丢弃你不想要的,都没关系.可是,如果进入一个固体结构中,你就会说:"如果我做这个,这个和这个,那么那个就应该发生" - 这就是"固体框架".这也是为什么你会发现现在越来越多的个体不愿再进入"固体框架"-"我想做我自己的事情!" - 这句话你们听过多少遍了?

 

Okay,但那不是我们想说的,我们的主要目的是你们的"信念"结构.你的信念"结构"是一个固体结构?还是一个只要你"愿意"就能在任何时候被改变的"流动框架"?若你在"流动框架"下运作,你就有能力不断,不断,不断去改变它.接着有人就会走过来跟你说:"我怎么记得你以前相信这个和那个呢?" - 好吧,他们希望你还是与10年前一样有着同样的信念.,不可能!你能在眨眼间"改变"一个"流动框架",因为你已经达到了理解的另一个高峰.

 

事实上,你们多多少少都经历过高峰与低谷.你们还没有达到过直接往前走就能出去的那一点.在你们的每天中,你们还有那些进入"高点"和进入"低点"的日子.在某种程度上,这也与来到地球上的新能量有关.因为能量拥有振动,当你开始吸收它时,振动越高就越容易在物质结构中生热.有时你会发觉自己好像在"燃烧".你走到镜子前,你的身体,脸部,手和脖子都是红的.

 

这就是你的身体"脉动"在吸收新能量,因为高振动会发热.你们都知道能量能够做很多不同的事情.就好像一个火炉,如果你打开火炉,能量通过火炉就会马上变热,对吧? 微波炉也是一样的道理.任何能够生热的物体都拥有高速率的振动.所以身体也是一样.有人身体发热后就会说:"哎呀,我发烧了,我又感冒了,我得了这个和那个" - 其实没有必要.如果你能放轻松,任它流动,很快就会好转.但如果你关注在它是"不好或错误"的焦点上,你就回到了一个"固定结构".而那个处在"流动框架"中的人却会说:"我现在在发热,好吧,不过没什么大不了" - 然后他就继续去做自己要做的事,因为他知道发热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去留意那些事吧,因为在能量持续增加的日子中它能够帮到你,肯定的.还有更多问题吗?

 

JOHN:没有了,就这样.

 

DATRE:非常感谢你们.我们以各种不同的方式重复了多遍,就是希望能让某些个体在他们的体内达到"平静"状态,并去"觉知":做为一个个体,你就是这整场戏,整场球赛. 你在晚上撰写自己的"剧本",再给予白天的物质结构.你踏入体内,"引导"自己一天的生活,但这一切只能在你进入"放松"的状态下才能做到.你不能与之"抗争". 即使在每天最繁忙的时候,也要放松,依然要在"放松"的状态下运作.

 

没有任何人会导致你的问题,或给你带来压力等等.因为如果你不想让一个个体或境况把你搞得心烦意乱,那它就不必要.你说:"我不在乎看到那个画面" - OK,那就带入另一个吧.这样的人,是那些能站在繁忙的街道或人行道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然后在他的物质结构中继续走自己的路,做需要做的工作,并不对此感到心烦的人.一旦你能开始做到这点,你就将知晓你是谁.因为你必须知晓"你是谁",并对此拥有足够强的"信念".你们需要这样一个"信念"才能去"理解/领悟", 而这个"信念"就是: "你是!" "我是!"

 

谢谢,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