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4

 

这是澳洲催眠师玛丽.罗德威尔在2010年的,星际政治峰会上的演讲之三。

演讲正文:

一:外星语言:在全世界范围内那些遭遇了外星访客的人,他们说出了这些地球上没有的语言。(在中国也有很多会说外星语言的人,这种语言被称为天语)

 二:外星文字: 请注意这些外星文字,会发现它和中国古代的像形甲骨文非常类似,所以催眠中潜意识说:中国汉字的本体字是天上的文字,是神的文字,是宇宙的密码。

 三:该语言更加准确地代表了某个个体灵魂的震动,那意味着该语言直接来自宇宙意识或神的本质,基本上将一切存有连接在了一起。某种特定语言的声音趋向于意识的线性逻辑等方面。所以在他通过线性的时空之前,那是他最纯粹的形式。语言是一个灵魂直接与另一个灵魂无意识状态连接的产物,没有架构可以解释声音振动的即时性,而且无法准确的用英语解释或其他任何语言在这里说明。这是从词语表达沟通到心灵沟通的一步。我们开始将拼图游戏的碎片拼凑在了一起,而且意识到我们在宇宙中的角色。因此,我相信有可能是因为我们正被协助着由语言沟通到心灵沟通进化着当那些星际孩童以这种人们叫做外星语言或者是外星文字表达的时候,感觉相当好。相比较于人类形式的表达,他们觉得非常自然。事实上,对他们而言,学着做一个人类要比学做外星人更加的困难,他们实际上不得不学习做一个人类。当这些孩子阅读手稿时,就把手放在上面就像扫描一样。

四:其中有一些人能够画出非常精美的图画和手稿,通过这些复杂的作品,很明显的显示出了这些人身上正在发生着一些事情。专业的说是他们正在同他们的外星访客们之间发生着一些事情。有些画似乎携带了大量信息,就像压缩文件。 

五:关于金字塔:一个个案谈到金字塔不只是意识和能量的放大器及聚焦源,我知道这个适用于远程作用。他之所以画了这么复杂的图,是因为荷鲁斯来到了他的梦中,他在墙上展示的一些埃及的符号,这些符号被雕刻在墙上,然后他们逐渐变大,我又在地面上看到这些符号,背景是拂晓时的小山。这是来自远古时代的神圣符号,帮助我们觉醒,并唤起我们到底是谁。他还画出了他是如何理解金字塔以及其他的古代神圣之地。

六:新一代疗愈者。一位名叫米歇尔的女孩,有八年的时间清楚的知道自己和外星人有过接触,而且整个一生都有这类接触。她说:我与外星人的这些经历非常奇特,我的这些经历带给了我很多启示,尤其是我的疗愈能力。我可以说许多外星语言,我还可以书写外星的文字。这些能力对我来说很自然的,我做的这些治疗工作多年来一直在改变和进步,经过一次奇特的接近月亮的经历后,她会用各种复杂的手势,音调和歌声来疗愈个案。灵魂可以回忆起这些歌声来自其他星球,来自前世,这些歌声帮助那些人感到舒适,以便进行一些特殊的疗愈工作。米歇尔在给个案重新调整,就像是在使用音叉一样,既使用声音,又使用彩色符号,就如我们的多维度本质一样。她在做疗愈工作的时候,会将自己由人类自我转换成外星人自我,听起来也许会有点奇怪,她可以更好地在外星人人格和人类人格中平衡和转换。在做疗愈的时候,她会让外星人的自我做主,很像是一个外科医生在工作。

       她能非常清楚地看到能量场,被治疗者的问题所在。并且会不牵扯进自己个人情感的去修复它。她可以听见哪里的能量出现了不和谐的音调。然后会重新调整音调,就像是你用音叉给乐器重新定音一样。通常也会将这些声音翻译成符号,这些符号本身都是多维度的。

      她会同一个团队合作,大约有610个不同的生命会协助他。月球在这里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许多人谈到月亮很圆很大,而我猜想那根本不是月亮,实际上是一艘宇宙飞船。很多的能量疗愈者也是外星接触者,有很多人在青年时就能意识到他们手上的能量。这里有一份近来俄罗斯的研究报告,已经翻译成了德语。里面提出我们的DNA可以由语言和频率影响而重新编写,无需切断重写。

       还有某个基因学家和语言学家都发现DNA不仅对我们的身体结构起反应,而且还是一个存储库,还可以用语言进行某种程度上的沟通,仅仅需要适当的频率。我们听到的是某种程度上的语言,实际上可以改变DNA。有很多的外星接触者告诉我。他们使用语言,音调,声音来进行治疗。DNA的本质就像全息的计算机信息,可以由振动和频率传送,他们称作基因波。DNA在真空中会引起扰乱,产生磁性的虫洞。这些渠道连接了宇宙的不同区域。信息会通过空间和时间而传播开来,DNA吸引信息,它构成了我们意识的一部分,在一种完全放松的状态下形成超意识沟通。 

     米歇尔说:和我一起工作的那些生命们想要指出,身体的不同部分是怎么相互作用的?所以疗愈时她的手放在个案身体的不同部位,用手指向身体的不同位置。身体的每个部位都不是独立的存在,在其他领域里,身体的各部分协同工作。而我们认识到身体作为一个整体运作是十分重要的。通过手指对身体的一些特殊的触碰,实际上就激活了某个区域。

      他们同样也连接了来自不同的星球和维度的能量。我们也可以这样想:我们的身体就是宇宙。我们太阳系的所有行星都在身体之内,我们使他们在一起协同运作。在每一个脉轮中都有所有的行星。所以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为这个特别的容器(身体)激活某个适当的行星。而每个脉轮都具有多维度的本质。并非如我们想象的只是七个脉轮,每个脉轮都有很多层面。

七:为什么我们有这个DNA之谜?事实上是因为我们的DNA中有223对基因组意外的出现在我们的进化过程中。那部分基因组同样也包含了更高级的心理机能所需的一切,他们到底来自何处?所谓的垃圾DNA,首先我们只使用了我们大脑的1/5,我们的基因组中有三十亿对碱基对,而只有六千万对是激活的。这些碱基对携带的信息从未解读过,我们只靠着DNA3%就生存下来了。我们相信所谓的未解码的序列,也就是人类DNA中的97%,与未知的外星生命形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所见的DNA是一套包含了两个版本的编码程序,大编码版和基本编码板。他相信完整的编码一定不止在地球上存在,基因本身不足以解释进化,就好比微软要升级一定离不开BASIC语言,升级包已经存在于所谓的垃圾DNA之中,这只不过是隐藏在我们的基本编码之中。我们已经知道某些特别的宇宙射线有能量可以修改DNA

(未完待续)

来源:催眠师道成

http://mp.weixin.qq.com/s/PTZjPiqYqi7BfS1FpGyrjw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相关阅读】

 【星际研究者】催眠师玛丽.罗德威尔演讲视频之一:新人类(上) 

 【星际研究者】催眠师玛丽.罗德威尔演讲视频之二:新人类(下) 

 【星际研究者】催眠师玛丽.罗德威尔演讲视频之三:外星接触者如是说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