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5

 

 

凯西解读里最有趣的主题,同时,也是最难以领悟的概念,就是灵魂与共同创造的概念。 事实的真相是,我们每个人都是造物主 神的共同创造者。 由于我们也注定要与这位创造者成为友伴,所以我们此刻可以承认并承担起我们是共同创作者的责任。 遗憾的是,我们可能未能充分了解这一能力对我们目前体验的深远影响,因为只有我们拥抱共同创造的本领,才能使我们产生自我蜕变,从而改变世界。 只有我们拥抱我们的共同创造力,才能与创造者成为同伴。


当人们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观点,即我们被创造成为上帝的同伴和共同创造者时,这种命运的可能性对我们的头脑当然具有吸引力。 我们都是神的女儿和儿子! 多年来,许多人都引用了爱德加·凯西的忠告,认为每个人最终被创造成神的同伴和共同创造者。但是,我们可能只是说出这些话,而不是完全实现其含义。 也许我们已经让自己相信,这种共同创造力远在天边---也许当我们达到“完美”时,这才是我们的一些东西。有的人可能会声称他们真的不觉得自己值得这样的关系。毕竟,我们所有人的某些方面,一点也不像“神性”的展现。还有许多诱惑,否认或忽视我们的共同创造力。

 

由于我们时代的生活挑战,这么多人会因为生活和个人经历而感到沮丧。 在社会、社区和世界上,似乎都有围绕我们的每一个方面的挑战。 任何新闻来源的头条新闻都使当代生活中的挑战变得十分清晰。 在个人层面上,许多人发现自己不堪重负,关系问题、经济困难、工作不安全、家庭悲剧,以及身体、心理和精神上的各种变化甚至痛苦。 也许是因为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个人挑战,许多人甚至开始感到无奈:“我已经无能为力了”。当讨论业力问题时,受害者意识也会呈现出来。我们可能会觉得我们(或其他人)因为业力而遇到特定的情况,对此我们无法改变。

 

我们也可能会发现,自己总是作为旁观者,对生活做出被动反应,而不是利用灵魂共同创造的能力。 只要我们看到一个可怕的标题,或者在这个消息中突出显示的灾难,我们的旁观者心态就会站在前列,而我们的回应只是改变频道或翻动页面。 由于这种信息的优势,我们也许有可能接受各种犯罪和人类悲剧的必然性,甚至认为是正常状态。 我们可能会让自己相信甚至确信自己“对此无能为力”。

 

这种旁观者的做法认为,无论是个人的、地方的还是全球性的事情,对于影响政治、环境、恐怖主义的问题、能源问题等等,我们可以做的微乎其微。 作为旁观者,我们可能仍然不知道怎样去帮助我们周围的人 --- 即使只是一个倾听者。我们通过选择不投票来表示失望,相信我们不能有所作为。我们忽略了我们与人类的联系,用打开电视机来掩盖;或者看到新闻上一些悲剧的发生,不想花时间来祈祷风暴消散,或者为那些受苦的人送出祝福。

 

如果我们的报纸,电视和互联网新闻动态,竞相以恐惧的头条新闻、全球冲突和灾难性的情况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同时忽略更少的关于人类善良的“有新闻价值”的故事,那么,传递给彼此的或者给我们人类的集体意识的,是什么样的观点?而这些想法正在成为我们整体观念的一部分。凯西解读坚持认为“思想就是事实,可能演变成为犯罪或创造奇迹!”我们的想法是为未来创造奇迹,还是为了可能的灾难而作出贡献呢?

 

但是无论我们有怎样的灵性意识水平,每一个人内在都有共同创造性的火花,这是个人与生俱来的一部分。 始终存在,无法避免。 我们并不只是指艺术、烹饪、园艺、关系或商业等方面的“创意”。我们的共同创造力,是我们作为有意识的活生生的星球的一部分的一个基本方面,这是我们不能逃脱的东西。正是通过我们的选择,我们不断与神共同创造。我们利用自由意志,将为不可改变的因果关系引入一个不可预知的创造性因素。每次我们作出选择时,我们会启动一连串的事件,引发了有意图的和意外的结果。

 

科学证明了有一个确定的规则来控制物质生活的活动。 因果关系的法则适用于物质对象的行为。 然而,也有不确定性,这就是创造的一个方面,它不受因果关系法则的约束。 这两个方面存在于我们这里,也在上帝那里。

 

正如凯西资料所揭示的那样,上帝的形象具有非人格方面。 这个非人格的方面驱动了宇宙的物理面向,包括我们的身体和我们的行为。 而上帝的人格化维度,就是凯西所描绘的那样的爱心父母。 这个维度通常等于“我是(I AM)”,其存在于每个个体的内在。每个个体内在的这个“我是”或“沉默见证(Silent Witness)”都是以观察者的身份经历的,就是内在意识在觉察。正是这种觉察,监视我们内部和我们周围发生的一切事情。正是这种觉知与生活的不确定性紧密相连。

 

科学界也探讨了这两个维度,观察原子及其行为方面的相互作用。虽然科学可以通过观察引发这种行为的力量,来预测原子的大部分行为,但是也有时候不能预测原子的行为。相反,科学家发现,正是由于他们的观察,原子才“决定”该做什么。在观察之前,原子处于“不确定”状态。我们也有类似的特点。我们的许多选择是无法预测的,它们仍然是不确定的。我们的造物主给予自由意志是这种不确定性的基础。上帝不知道我们的选择,但一旦我们作出选择,其设定的宇宙规律就决定了我们行动的后果。这样,我们的选择就是一个创造性的行为,这个行动依据宇宙的规律,产生一个确定的结果。我们的自由意志 ,也就是 我们的选择权,使我们成为共同创造者这个角色。那么,问题不在于我们是否是共同创造者,而是我们将共同创造什么?

 

重要的是要明白,灵魂与生俱来的共同创造性的权利,不是归属于来世或者灵魂完美后的副产品。 实际上,无论我们是否完全领悟到,个人和集体都是共同创造性的但我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一巨大潜力,并且恰当地采取行动。考虑到这一点,作为共同创造者,我们此时此地应该如何面对生活的种种境遇呢?也许更重要的是,作为共同创造者,我们将创造出什么样的明天?

 

对我们影响最大的,并不是我们的生活发生了什么,而是我们如何选择对所发生的事情做出回应。 无论我们目前的情况或困难如何,凯西解读都肯定地指出,由于灵魂的创造力,我们永远在共同创造着未来,希望和变化永远存在。

 

凯西认为我们的共同创造能力,一直在持续不断地塑造着未来。无论我们目前的情况如何,无论当前的世界事件如何,无论我们现在感觉到如何不知所措,解读都认为有一些我们可以做的事情。从凯西解读中给出的有意识地、有目的地共同创造的最简单的方法是:“做你所知道的事情,然后下一步将会被给予”。作为解决环境的手段,实际上这可能只是如此简单,如在杂货店购买物品用纸袋而不是塑料袋包装,或者带来自己的购物袋更佳;也许就是我们捡起在地上看到的垃圾。在节能方面,我们可能决定在每次需要某物时,不要马上开车到购物中心,而是等到我们的购物单上有多个项目再去;或者可能将我们的恒温器变成更保守的刻度。与卫生保健有关的,我们可以在自己的运动、饮食和健康方面更加积极主动。在恐怖主义方面,至少我们可能会更加认识到各自可能有共同的信仰点---即使对那些看起来与我们想法完全不同的人,也是如此。

 

凯西鼓励每个个体都努力于:因为他们生活在这里,而将世界变成更一个更美好的地方。这就是共同创造!凯西还鼓励个人“祈祷,并活出你所祈祷的样子”,以及在生活中“给上帝一个机会”,帮助他们创造美好生活。有个人曾经问凯西,如何才能最好地为人类服务,他回应说:只是简单地从每天练习祷告和冥想开始。这就是开始使用我们共同创造的能力!

 

来看一个共同创造的例子。珍妮特发现自己陷入困境,陷入了家庭与工作的竞争需求的冲突,她感到不知所措和无奈。她开始对她所爱的人感到不满,又对她的事业热爱感到内疚。她意识到她正在孕育破坏性的情绪,但不知道该怎么做。她认识到无能为力的感觉并不是事实的反映,而仅仅是反映出一种心态。连续数日,她就她的困境进行冥想,并且祈祷一种方案,可以满足她所爱的人的所需、支持她的事业,并给自己一个满意的感觉。她的冥想让她想起了,她如何以专注于成为一名好的听众,而在家庭成员的交往中,保持链接与平衡,大家会感激这种关注。这样,她可以聆听她的内在“创造性”去回应她的困境,直到给出下一步的方向。有一天,她意识到她正在以一种新的方式倾听她的工作主管。她首次听到了主管经常说“放松点”的真正意图。珍妮特意识到,她的主管对她的工作感到高兴,并鼓励她放慢一点,她不用像她过去一直紧张忙碌了。这个关于她的主管对珍妮特工作态度的领悟,就像是一个除尘的拖把,扫灭了在她脑海里的蜘蛛网,原有的对自己是否有工作价值的老假设,以及她总是证明这一点的需要,被一扫而空。她不仅与更真实的自我感觉,有了更密切的接触,而且发现她的“困境”也消失于无形。同时她对自己有能力同时滋养家庭和事业而感到骄傲,这让她对许多人,包括自己有了全新的视角。

 

我们不仅在积极地构建我们的明天,而且也在共同创造着世界和全人类的未来。从轮回的世界观来看,我们也在创造我们将要回来的世界。 我们希望未来的世界如何?我们可以有意识地作为共同创造者,当下对生活做出回应。 我们应该认识到,我们对于塑造我们生活过程的任何一点都要负起责任。 我们可以将关于我们的一切,当作我们需要做的事情,以及我们如何行使共同创造的反映。

 

当有人提出问题,你认为什么时候我们会在地球上有和平? 或者你认为什么时候我们真的会有一个理想大同时代? 告诉他们只有一个答案:当我们帮助创造它的时刻!事情的真相是,我们要对曾经是未来的现在负责了。我们希望明天的世界如何?我们会共同创造什么样的未来?作为一个集体的人类我们将走向何方?

 

我们作为共同创造者的未来并不遥远。 我们作为共同创造者的未来是由我们今日的想法、行为和互动而形成的。 是的,我们正处于新世界的黎明。 但是,只有当我们把它孕育出来才会是我们的。 作为共同创造者的此刻此地,我们需要自觉地意识到我们在创造中的角色和作用。 我们作为有意识的共同创造者,可以完成任何成就。 当认识到我们的真实本质,这真的不是那么神奇。 我们是一个仁爱的造物主的神圣孩子。 我们在这里把灵性带入地球物质层面。 只要我们转生在此,我们就有可能实现持久、积极的变化。

 

当今,我们面临的也许是我们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挑战。 这个挑战并不是关于地震或全球动荡或犯罪、恐怖主义或政治分裂,或者什么经济或环境问题。 最终,我们最大的挑战是:我们是否能够有意识地觉察到我们对当下体验的影响力。 我们在建造什么样的世界? 我们的集体未来就在我们自己的手中。 我们该如何去做呢?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