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我问我自己:

为什么会有人拒绝我?为什么会有人擅自与我分离,还当作是聪明之举?在我创造的世界中,却有人选择背离我。你能相信吗?也只有人类,不会再有任何其它存有会将爱置之一旁并否定我。也只有人类会这么离谱。也只有人类会当我是众矢之的,而不是爱我。爱我本是种自然。没有哪种生命会摒弃我。而只有人类,不是自认高人一等,就是因得不到重视,而将他们摇摇欲坠的小我转嫁于我,将我从他们的心中推开。

谦恭将会在这个地球沿袭下去。谦恭这个词意味着没有膨胀的小我。

这是自由意志所带来的不利的一面。但总还有有利的一面。我们再看看有利的一面带给我们什么。

有人认定我是不退让的人,只会向他们索取,不会给予。有人拒绝我,有人冷落我。有人诅咒我。有人将他们生活的责任强加于我,好像让他们失望是我的快乐。有人将他们的负面性施加于我。他们不知道--神不是远在天边,或在另一个星球,神就是他们自己内在的神。一个人对我的否定就是对他自身的否定。当一个人觉得必须要将我弃置一边,他弃置的是他自己。他感觉需要把神描述成一个实际是在与自己对立的逆反神。

早早晚晚,这些藐视者会停止他们孩子气的行为。他们会发现爱比争论更有意义,预见一个朋友比预见敌人更有意义,聆听比谩骂攻击更有意义。他们将不再趾高气扬。

当他们放低自己去臣服,那反而是在提升。他们会放下自己曾投射出的傲慢。

我们再回到不要把生活太个人化的这个问题上。当你都是出自爱的前提,还会有人去反对你的存在吗?当你能从爱出发,从根本上说,还有什么能伤到你的心呢?

就像你读书时为了做标记而在书中夹的书签,爱就是这样时刻提醒你。没有别的路可走,除非你热衷的是怨恨的暴行。

下山的路有陡峭的,也有蜿蜒的,有九曲十八弯,也有丛林捷径。那为什么要有意去选择又长又难走的路下山?座位有舒服和不舒服,谁会选不舒服的坐呢?

相对于是该与神同行还是要谩骂神的大事情,这些都是些小的考量。我没有摆出一副架势让你们避开我。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真的认为我出场只是为了骗你,给你下绊,嘲弄,或惩罚你吗?你觉得我就是那样寻求刺激的吗?

对自己展现些慈悲好吗。

我看着你,用爱注视你。除了爱,我一无所知。如果我知道的比爱少,那就根本不是神了。如果你感到你设计的神不可能是神,那就对了。为你的愤怒辩解,然后泄愤于我没有任何意义。

让愤怒去吧,到我这儿来。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riding-with-god.html

翻译:天堂竖琴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