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现在正经验着什么情绪?恼怒?彻底的愤怒?你抓狂,因为你没有为自己说话,或者因为你说的太多了?

 

两者任其一,你可能都觉得自己处于悲伤的状态里。不管你为了什么心烦意乱,回到当下,放下你的情绪。否则无异于重温痛苦,一次次的重温,你擅长于此,却一点都不善于摆脱它,一劳永逸的彻底放下。

 

你一定愿意付出很大的代价去挽回过去曾做过傻瓜。抓狂不能体现你承担的重负。踢打自己不足以说明什么。你在试图挽回什么?

 

人们说,无论你因为什么感到不安,那真的不关你事。或许,如果你知道痛苦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你可以一次性丢掉它。好吧,不要丢掉太多,因为你终将超越其上。

 

你承受了什么样的内疚,让你无法忍受,以至于你一次又一次地为之痛苦?这不是老生常谈。有些人对自己顺其自然的放任而内疚,或许,你在不伤害他人感情的面具下却娴熟的伤害了自己。对某些人来说,是把自己的感受放在他人之前,然后后悔了。你的主题可能是:悔恨,它占据了我的心。

 

你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悔之又悔,这一切真正的基础是什么,似乎没有人知道。你开始找到一个线索,就是这所有的悔意将导致的只有更多的后悔。

 

你在巴比伦的水域依傍而坐,你在哭泣…” 你愿意付出代价来释放这一切悔意,它让你成为了奴隶。你悔了又悔。只要你知道方法,你愿意放下后悔。

 

感觉后悔就像是一个咒语,你渴望从中醒来。它看起来像某种无法治愈的痤疮,某种你必须适应的慢性痼疾。

 

你比你所能了解的自己更强大。不要诋毁自己,对自己多多美言。你就像遭到坏女巫的诅咒,而这个女巫不是别人,就是你自己。当然,你可以说,这是你生命中的某个人在遥远的过去造成的,这也是事实,然而是你一直在不停的回放。关掉播放器。在心中记录些别的东西。现在就对自己说:

 

无论我给自己灌输了什么,我现在就做出改变,摆脱过去的不当影响。过去的"任期"将要结束。我是神的临在。作为上帝的临在,我可以自由地唱一首新歌。事实上,这是我的责任。我向自己宣布,我用新的真实记录代替了那个老旧的录音。

 

我请求你,上帝,把你的话放进我的口中,这样我就能依你所说去思考,去说,去写,并按照你的话去生活。把这些想法放进我的心里,让我拥有一颗新的心灵。我不再希望走上救赎之路。如果我完全知晓你,上帝,我知道你已经救赎了我,你或许会说我从不需要救赎。如果,不知何故我确实需要,你也已经救赎了我,那就是终结。现在我再次宣称。过去已经结束,我现在是在你之下的真相里,我的上帝。

 

亲爱的一们,根据我们的联合意志,神圣的你和完全可感知的我,现在的你已经摆脱了所有阻碍你的过去,现在,在这里,我为你提供一顿丰盛的午餐来取代所有的消极。从现在开始,储存在你之内的任何消极都不会停留。

 

设想你刚刚在巴比伦水域接受了新的洗礼。这是新的一天,这是你的,按照你的要求。给予你自己。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sing-a-new-tune.html

翻译:紫蝶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9efd710102zlb1.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