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5

 

 

问题:心爱的奥修,你是一个一直在变、出人意料的师父——我们如何成为你同时代同行的旅者?

 

奥修(OSHO:

 

以同样的方式!保持出人意料、一直在变。永远不要停止改变,永远不要停止出人意料,只有这样生命才会是喜悦。

 

一旦你变得不出所料了,你就成了机器。机器是不出所料的。它昨天一样,今天也一样,明天也一样。你可以预料它:它是不变的。只有人有随时改变的特权。

 

一旦你停止改变,你就以一种微妙的方式死了。世上很多人30岁左右就死了。他们继续活了或许40年、45年,但那只是行尸走肉,并非真正活着。他们30岁就停止活着了。但没必要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就停止活着。

 

一战期间有人第一次检查士兵的精神年龄,他们很惊讶:平均精神年龄只有13岁。那个人或许已经4050了,但他的精神年龄只有13岁。他的精神在13岁就停止成长了,尽管他身体还在成长。

 

我想要你的……如果这是可能的话——身体可以50岁了,精神年龄却只有13岁——为什么不可以是你身体50岁了,但你的精神年龄有200岁?这完全一样。

 

人得冒险失去稳定、承诺,因为无论你在哪儿,事情有保障、稳定了,你就会想,“为什么要冒险改变?”

 

不,冒险应该是真实之人的根基之一。一旦你看到事情开始安稳下来,就搅乱它们。

 

我一辈子都在这样做。我从未让自己安稳过,我也从没让别人安稳过。我觉得这是成长之道。每一刻,一些新的东西都会在你内在盛开。在最后一刻……

 

我想起一个禅师对他的门徒/弟子们说,“我要死了,但我有点困惑:我在想一个跟别人完全不一样的死法,因为我不想当模仿者。你们给些建议。”

 

有人说,“站着死好。”

 

但一个人说,“我听说有个禅师是站着死的。”所以那个被排除掉了。

 

躺在床上死毫无疑问被排除掉了。99%的人都是躺在床上死的。你的床是最危险的地方。那就是几千年来99%的人死的地方。最好把床垫放在地上。

 

禅师说,“我有个主意!如果有人是站着死的,那我就倒立着死。你们有听说过谁是倒立着死的吗?”

 

他的门徒们说,“我们从没听说过。这很荒唐!”

 

禅师倒着死了。门徒们有麻烦了——拿这个人怎么办,因为如果一个人死在床上,他们知道该做什么,但他现在是倒着死的。

 

有人建议,禅师的姐姐住在附近的耆那教寺院,最好问问她。这是一个非常新的情况。

 

禅师的姐姐来了,说,“Bozo!”——那是他的小名——“你还要继续搞恶作剧?躺床上去!”

 

Bozo笑了。他还活着,否则你死的时候怎么还能继续倒立。他姐姐说,“用平常的死法。”只是为了遵从他姐姐,他用正常的死法死了!

 

但始终有新事物发生、有新事物要接纳是好的,人应该保持敞开。

 

我的门徒们尤其应当保持敞开,要非常的敞开,以至于他们甚至能把整个宇宙装进心里。敞开不应该有极限。

 

译自:OSHO Light on the Path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微信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