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 赵山丗 | 校对编辑 | 马克兔文

 2018-12-07

这本书于 2011 1 15 日至 2 15 日期间匆忙撰写。我有一种紧迫的感觉,我所剩的时间不多了,我的个人扬升迫在眉睫。我的身体振动的强度和频率超过了任何正常人的体验,使我在这个有毒稠密行星的日常生活成为一种真正的折磨。这与美好的神秘学空谈无关,而与某些能量现实有关,大多数光工都并不知道,因为他们还没有经历过。他们的通灵信息在此问题上也是沉默的。

对于某些人来说,这可能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发生变化,届时席卷地球的宇宙波的强度将呈指数增长,而扬升之前的大清理即将开始。对于大多数人类实体来说,这不会是一个很好的体验,因为他们从过去和现在的化身中继承了很多的负面性,必须从他们的能量场中删除。

扬升是这个星球上一个漫长黑暗时代的最终协议。由于第五维度将无法容纳任何黑暗面,所有已经决心在极短时间内扬升的人类必须从能量场中消除这些负面性。这种负面性情绪和信仰的释放强度对于这个有毒行星是史无前例的,它们千万年来决定了人类个体和集体的生活气氛。

这本书很少透露我在光体过程最后阶段的个人经验,因为在最后的日子里它与大多数人无关。这种情况将在扬升之后彻底改变。我高频的身体能量场与地球和人类低频和高密度振动之间的不相容性,无法用文字来表达,因为在这种高能量水平上语言无法作为有效的媒介。

人类语言一直是真正超凡的陷阱。因此,许多管道从二月份开始,让所有光工都意识到他们通过心灵感应进行沟通的潜在能力,并非巧合。这种直接的沟通手段消除了人类语言的缺陷。

未来几个月将发生很大变化。现代人类是如何以及何时被创造出来的,为什么科学和宗教完全没有给出这个问题的真实信息,是谁在千万年来统治着这个星球,为什么人类一直是黑暗势力的奴隶,而他们仍然否认黑暗势力的存在,以及为什么在扬升之际,必须将小麦从谷壳中分离出来?——在这些问题搞清楚之前,我必须承认,我很难想象人类会如何消化所有这些启示。没有这些知识,就没有扬升。

当两个兄弟一起生活在一个家庭中,一个邪恶而残忍,另一个有爱而富有同情心,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有爱的兄弟可能会屈从于他的邪恶兄弟的恶行,并试图对他的行为发展出自己的理解和宽容。然而,从长远来看,有爱的兄弟将失去他进化的精神倾向,因为他一直在平衡他邪恶兄弟的负面行为。

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解决方案是将两兄弟分开。邪恶的人将不得不独自生活,面对他个人的消极情绪,只要他能够把消极情绪转移到他有爱的兄弟身上,而这位兄弟一直耐心应对,他就无法意识到这种负面情绪。在此期间,他真的以为这个世界一直就是这样安排的——作恶者和羞怯的受害者,并且邪恶的人有权根据他们的恶劣本性行事。

独自面对自己的邪恶本性,这个坏兄弟将慢慢开始认识到,为了避免他的消极行为带来的破坏性后果,他将不得不开始表现得像他的兄弟一样,他将第一次亲切地思念他。

这位慈爱的兄弟将去一个新的家,在那里他将遇到其他有爱的兄弟姐妹,他们也逃离了他们邪恶的兄弟姐妹。他们将一起记住生活在这些邪恶实体之间的感受,并将从心底享受与其他慈爱实体组成的社区。他们永远不会愤怒地回头。

这正是两个地球最终在 2012 年底分离时将会发生的事情。两个时间线的能量分离已经开始,并将在今年加速。在最后一个星际门户 11.11.11 将于今年 11 月开放之后,这两个未来能量概率的分裂,对于大多数人类实体来说将变得越来越明显。

国际社会将广泛讨论这种“被提”在能量上、情感上和精神上的影响及后果。大多数讨论将围绕本文概述的主题展开。目前很少有光工社区详细阐述这些话题。它明显缺乏理智的领袖,这样的人可以是他们迅速精神进化的起搏器。

剩余人类的处境将更加令人沮丧。在这个星球上,大多数化身的人类实体对任何新的智力挑战都有明显的蔑视,逃避任何逻辑和理性的解释。在我的一生中,我曾无数次在各种场合和各种情况下饱尝过人类这种顽固不化的态度。在与人们的交谈中,我已无数次调整智力刺激的门槛,试图找到正确的教学方法,让人们的思想能够接受新的见解而不会害怕,但我必须承认,我已经放弃了这种努力。实验完全失败了。在这个星球上,恐惧的门槛极低。

虽然我一直致力于用最高的智性标准来表达,但我很久以前就放弃了将这种精神理想传递给其他实体的努力。我将自己的教育和教学活动限制为个人榜样,对于社交环境中的愚蠢、无知和顽固不化,即使不惜牺牲我的社会交往,我也不会做出明显的让步,宁可像隐士一样生活。

在这个星球上要善待别人是不可能的,除非你忽视了自己正当的情感和追求知识的愿望。当前流行的“政治正确性”的概念是黑暗势力伪造的,它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通过强迫人们接受占人口大多数的不可知年轻灵魂广泛的消极面,来压制使所有强大的人物,使之仍然能以温和的方式为黑暗势力的目标服务。另一方面,你不应该把某些人从梦游中唤醒,因为他可能会在狂怒中杀了你。

政治正确性,是年轻的、精神上落后的灵魂对古老的、高度进化的灵魂卓越的独裁统治。因此,让我们用一个最后的陈述结束我们的讨论:地球上每一个化身的灵魂都只有一个责任——用她最好的神圣力量来表达她无限的灵性潜能,以面对她可能在她的化身期间遇到的所有社会抵抗、偏见和压制,但不去挑战或限制其他实体的进化前景——虽然这种进化可能是一条漫长的地狱之路,并导致与万物一体更大的分离,这将是留在行星 B 上的化身人类实体的情况。

每个化身实体首先是他自己命运的至高无上的创造者。这种态度将在未来几个月变得普遍,人们会意识到他们是自己现实的无限创造者,没有任何社会或存在层面可以限制他们个人精神愿望的视野。

全书完

  译自:《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英文版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乔治·斯坦科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