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4

 

 

问题:我很担心我6岁大的女儿。她说她很开心,但是我感觉她并不开心;我觉得我就是没办法让她开心起来。

 

奥修(OSHO:

 

看起来你担心过度了。有时候担心过度是危险的。那个让别人开心的想法永远不会成功。它违反了自然法则。

 

当你想要让别人开心时,你会让他/她不开心——因为开心不是一个别人可以给你的东西。顶多你可以创造一个情形,在这个情形里开心或许会发生、开花,或许不会;你只能做到这些。

 

看起来你对让她开心太过担心和忧虑了,因为失败你变得不开心。当你不开心了,她也会不开心。

 

让别人不开心很容易。不开心/难过传染性非常强——它就像疾病。如果你不开心,所有那些跟你有连结的人,跟你相关的人,尤其是孩子,会变得不开心。孩子非常敏感,非常脆弱。

 

你或许不会说自己不开心,但这并不会有什么区别——孩子们直觉很灵;他们还没有丧失自己的直觉。他们依然有着比智力更有深度的东西,他立刻就能感觉出来。

 

智力需要时间,智力总是会有犹豫;它永远不确定。即使你不开心,当一个人想到你,他永远确定不了你到底开不开心,或者你只是在假装;或许这只是你的习惯,或许你长得就是这样子。智力永远不会产生确凿无疑的结论。

 

但直觉是确凿无疑、绝对的——它只表明实际情况。孩子们直觉很灵,他们感觉非常灵敏,就像有心灵感应一样。他们不会在意你看起来怎么样——他们立刻就能感觉到。

 

有时候母亲或许只能过一会儿才会感觉出来某些东西,但孩子是先知先觉的。母亲可能并不开心,但她还没有意识到。它正从她的无意识来到意识层面——但是从无意识到孩子,却有一个直接通道。

 

要抵达你的意识,它必须经过很多层的制约,很多层的经历、智力,这个那个,它必须经过很多审查官。这些审查官会改变这条信息,用各种方式来解释它,扭曲它,等它抵达了你的意识,它可能已经完全变了样。但孩子却可以直接进入其中。

 

在某一年龄之前,孩子非常根植于你(跟你连结非常深),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

 

放松一点。让她跟其他孩子混,让她去玩,不要谈论开心、不开心。

 

相反,你就让自己开心。看到你很开心,她也会很开心。开心不是一种我们可以直接追求的东西:它是一个副产品。

 

孩子会感到非常困惑,当你问“你开心吗?”事实上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而我的感觉是,他们是对的!当你问一个小孩,“你开心吗?”她只会耸耸肩……因为你是什么意思?

 

只有当孩子没有意识到时,他才是开心的。意识到的时候,没有人能开心。开心/幸福是非常微妙的,只有当你完全消失在别的事情里时,它才会发生。

 

孩子在玩耍,她很开心,因为在这些片刻里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她消失了!只有当你消失时,才会有开心。当你回来了,开心也就消失了。

 

当舞蹈在那里,而舞者消失了,舞者是开心的。当歌声是如此的美妙,歌者不在了,歌者是开心的。画家画画时是开心的。孩子在玩耍时是开心的——或许是一个荒唐的游戏,只是在海边捡贝壳,没什么意义,但他完全沉浸其中。

 

你有看过孩子捡贝壳或捡石头吗?你看他是多么的专注……他是多么的专心致志,他是多么的投入。

 

而这就是狂喜的品质,好奇的品质,所有宗教体验的品质。所有的孩子都是宗教性/灵性的,所有的孩子都很开心,除非父母弄得他们不开心。

 

但是开心不是可以直接追求的。做些别的,开心就会如影而至——它是一种自然发生,而不是一个结果。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微信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