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2

 

永远都要记住:大来头的字是非常危险的,而大来头的字具有一种非常催眠的力量:神、宗教、圣经——伟大的字眼具有一种非常催眠的力量可以凌驾在你之上。它们可以在你里面创造出很大的无意识,你会继续做一些如果没有那些大来头的字眼你甚至连作梦都不会去做的事。

 

  所以要记住,“高贵的理想”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游戏。是由谁来决定什么是高贵的?让每一个人按照他自己的良心来决定。

 

  责任感的消失是屈服于权威时最难达到的结果。

 

  按照责任来执行是很容易的,你永远都可以说:“我能怎么办呢?我被命令了。”而那个更高的人可以说他被一个更高的权威所命令,然后以此类推。甚至连总统都可以说:“军事专家告诉我。”就这样一直下去,转来转去,没有一个人是真正负责的,那个责任永远都可以推到别人身上。

 

  而一个真正的宗教人士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他说:“我是有责任的,如果我做了某一件事,那么我是有责任的,我必须思考它,看看要不要做它。如果我自己的觉知允许它,我就会做它,否则,不论那个结果会怎么样,我都不顺从。”

 

  所以,顺从对我来讲根本不是一种价值,不顺从也不是没有价值,你自己的了解才是价值。来自那个了解,顺从是好的;来自那个了解,不顺从也是好的。

 

  道德并没有消失,而是得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意义:那个服从的人觉得羞耻或骄傲要视他完成权威所交付的事情是否得当。语言会提供很多名词来特别指出这种道德类型:忠诚、责任、规范、服从……

 

  伟大的字眼!要小心它们,永远都要小心伟大的字眼:我的教会、我的宗教。要小心所有这些伟大的字眼!它们会把你逼进无意识的、像机器人一样的行为。

 

  现在这是人类生存最大的危险:人们有放弃他们人性的潜在可能性,的确,不可避免地,他会这样做以便将他独一无二的人格融入更大的体制结构。愤怒、暴力、侵略、和破坏并没有那么危险,倒是被高度赋予价值的服从概念反而更危险。

 

  那是很讽剌的,我们高度赞扬的个人美德——忠诚、规范、和自我牺牲等居然是创造出有组织的战争破坏能量的特质,它使一个人变盲目而屈服于恶毒的权威系统。

 

  我的着重点要放在个人,不是放在社会,不是放在国家,也不是放在宗教,我的着重点要放在个人。个人必须免于各种社会的枷锁和奴役。门徒就是要这样,变成有觉知的……而由你的觉知而来的,顺从是好的,不顺从也是好的,但是它必须根植于你的觉知,那么每一件事都是好的,而从不觉知而来的,顺从是不好的,不顺从也是不好的。

 

  让我提醒你们:我不是要叫你们成为不顺从的,因为如果你从不觉知来说不,它跟说是一样地不好。我不是在教你不顺从、无秩序、和没有规范。我根本不是在做那种事,我可能会被误解,我已经被误解。我要说的是:我要使你成为负责任的。

 

  一个“个人”不论他做什么都是完全负责的。所以你必须去思考、去静心冥想,然后从你的静心冥想来行动,然后任何你所做的都将是美德的,任何你所做的都将是道德的,而且它将会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道德。

 

摘自 : 毕达哥拉斯

图文来源: 奥修 微信 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