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3

 

 

  第三个洞见是,如果你持续地观照,很快就会理解到:思想是外来者、是入侵者、是局外人,没有一个思想是属于你的,它们始终来自外在,你只不过是它们的通道罢了。鸟儿从门飞进屋子里来,苍蝇从另一头飞走,就好像思想在你里面来来去去一样。

 

  你一直认为这些思想是你的,不只如此,你还跟自己的思想抗争,你认为:「这是我的思想,这是眞的。」你为之叙述、讨论、争辩,你极力要证明「这是我的思想」,但是没有一个思想是你的,没有一个思想是原创的,一切都是借来的;它们不只是二手货而已,在你之前,它们已然经手了无数人。思想只是外在的东西,就如同物品一样。

 

  爱丁顿 (Eddington) 是一位了不起的物理学家,他认为,科学若是愈深入物质,则愈会理解事物是思想。或许眞是如此,我不是物理学家,然而我要从另一方面告诉你,爱丁顿也许是对的,因为如果你深入事物,事物会愈来愈像思想;如果你深入自己,思想会愈来愈像事物。事实上,这是同一个现象的两面:一个东西是一个思想,一个思想是一个东西。

 

  当我说思想是东西时是什么意思呢?我是说你能将思想像东西一样地抛掉。你可以带着像东西一样的思想去敲某个人的头;你也可以用思想杀人,彷佛持刀杀人一样。你的思想可以像个礼物,也可以像个传染病;思想就像事物一样,它们是能量,然而并不是你的。它们降临到你身上,稍作停留、然后离开。整个宇宙充塞着思想与事物,事物只是思想的物质部分,而思想是物质的心理部分。

 

  由于这个事实,许多奇迹才能发生——思想是事物。如果一个人持续关注着你的幸福,那么幸福会发生在你身上,因为他持续地将能量投注给你。这就是为何祝福是有效的、有助益的,如果你被某个已经达到无念的人所祝福,那么这个祝福将会实现,因为一个不曾使用思想的人凝聚了思想的能量,所以他所说的都将变成眞的。

 

  在所有东方的传承里,当一个人要学习无念之前,必须透过各种技巧学习停止成为负向的,因为一旦你达成无念时,你会倾向于保持负向的状况,那么你可能变成一股危险的力量。在达成无念之前,你应该变得彻底的正向,法术与妖术的差别就在于此。

 

  妖术不过是累积了之前没有丢失的思想能量,但它们是负向的;法术也是累积了太多的思想能量,只是完全奠基于正向的态度上。同样的能量,如果是负向的,那将变成妖术;如果是正向的,那将变成法术。思想具有巨大的力量,它是一种事物,这就是第三个洞见,你必须加以了解,而且于内在观照它。

 

  有时你会发现你的思想如事物一般运作着,然而因为过多的唯物论调制约着你,以致于你以为这只是个巧合。你刻意忽视这个事实,你毫不在意、漠不关心,然后就把它忘了。可是有很多时候,譬如你有预感某个人将会死亡——然后他眞的死了,但是你以为这只是偶然;有时候你会想起一个朋友,想说如果他在场该有多好——然后他就眞的来敲你的门,你也以为纯属巧合。这不是巧合,事实上,巧合是不存在的,一切事物都有其因果关系,是你的思想不断在你的周围创造出一个世界。

 

  思想即事物,因此要小心它们,要谨慎地对待它们!如果你不是很有意识,你会为自己和他人制造痛苦,而你已经这么做了。要记住,当你无意识地带给别人痛苦的时候,你同时也在为自己制造痛苦;思想是一把两面刃,砍伤别人的同时也砍伤了自己。

 

  就在两、三年前,有一个可以运用思想能量的以色列人吉勒,在英国国家广播公司的电视台现场表演思想能量的实验……他可以用思想弯曲任何东西。当时有一个人手拿着汤匙,距离吉勒十英尺远,而吉勒只是用想的,然后汤匙马上就弯曲了;你甚至无法以手折弯汤匙,但是他用想的就办到了。这稀有的现象发生在英国国家广播公司的电视台,即使吉勒本人也不知道有这种可能性。

 

  无数人在家中目睹了这个实验,当吉勒进行弯曲汤匙实验的同时,许多人家中的物品纷纷掉落和变形,此种现象遍及整个英国,这个能量就透过电视传播;汤匙距离吉勒有十英尺远,因此在人们家里距离电视十英尺的范围内,发生了许多事:物品弯曲、掉落、变形,这眞是不可思议!

 

  思想即事物,而且是具有极大力量的事物。在苏联有一个女性名叫米凯洛娃娜,她可以从很远的地方做出许多奇迹,她能够将任何东西吸引到身边来——只是用想的。苏联这个国家不相信任何超自然的事情,因为它是一个共产主义、无神论的国家,他们以科学的方式研究米凯洛娃娜到底怎么了,实验中发现,当她在进行的时候,竟然在短短半个小时里失去两磅的体重。这代表了什么?就是透过思想,你正将自己的能量丢出去,而且你一直在这么做。头脑是一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终日做些不必要的思想广播,这么做等于在毁掉周遭的人,也在毁掉你自己。

 

  你是危险的,你不断在广播思想,你正是许多事情会发生的原因。思想是一个庞大的网络,整个世界会变得日益不幸,是因为有更多的人在广播愈来愈多的思想。

 

  你愈是向内走,你会发现世界愈来愈宁静,因为广播的人愈来愈少了。在佛陀或是老子的时代,世界是非常、非常宁静自然的,那时候是个天堂。为什么?当时人口很少、很少,思想家也不会太多,人们倾向于感觉而不是思考。人们会时时祈祷,早晨第一件要做的事是祈祷,夜晚要做的最后一件事也是祈祷。在一天中也会常常找个片刻,在自己的内在祈祷。

 

  什么是祈祷?祈祷是将祝福散播给一切,祈祷是将你的慈悲散播给一切。祈祷创造了负向思想的解药,它是正向的。

 

  这是对思想该有的第三个洞见,也就是——思想是事物、是力量,因此你必须非常谨慎地对待它们。平常没有觉知的时候,其实你持续在思考,无论那是什么;很难找到一个思想里没有众多杀戮的人,很难找到思想里没有作恶多端的人——然后这些事情就一一实现。

 

  记住,也许你没有杀人,但是你不断在杀人的想法或许会创造出那个人被杀的情境,也许有人会感染你的思想,因为脆弱无心防的人比比皆是;思想会如流水一般地往低处流,如果你不断地想着某件事,比较无心防的人也许就会感染你的思想而去杀人。

 

  这就是为何那些已经悟到内在实相的人会说:世上发生的所有事情,每个人都要负责、每个人都有责任。发生在越南的种种,不只是尼克森有责任,而是每个动着念头的人都有责任,光一个人是付不起这么大的责任的。除非是没有头脑的人,否则人人皆要为一切的发生负起责任。如果世界成了地狱,你就是创始者之一,你也促成了它。

 

  别再将责任推给他人,你也有责任,这是个集体现象。病端会出现在任何地方,灾难也许离你千百里远,但这没有什么不同,因为思想是一种无空间性的现象,它不需要空间。因此思想可以最快地移动,即使光速也比不上,因为光需要空间才能存在,所以思想的移动是最快速的。

 

  事实上,思想的移动不需要空间和时间,它不需要空间就可以存在。你可能在这里想着什么,然后它就在美国发生了,这样你要如何负责呢?法院无法制裁你,但是在存在的最终极法庭里,你将受到制裁!而你已经受到惩罚了,这就是为什么你活得如此悲惨。

 

  人们来到这里问我:「我们不曾对任何人做过什么坏事,但是我们依然活在痛苦中。」你或许没做坏事,但是你也许有在想,而想比做要来得幽微。一个人可以防范自己有所作为,但是却无法防止思想;就思想而言,任何人都有弱点。

 

  倘若你要完全免于罪恶、免于恶行、免去周遭一切的苦恼,无思无想是必要的,佛的意义就在于此。

 

  佛是不凭藉头脑而活的人,这样他就没有任何要负的责任,这就是为什么东方世界会认为他永远不会累积因果业报,因为业意谓着行动。然而东方世界也说,即使是佛杀生,他也不会造业;而一般人即使没有杀生也会造业,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不论佛做了什么,他都没有引进任何的头脑,那是自发的、而非行动;他没有考量过什么,只是发生。他不是一个作为者,他像虚空一样地行进,他毫无念头,没有想过要做什么。如果存在允许它发生,他也会允许它发生;他不再具有那有所坚持的、想要有所作为的自我。

 

  这就是成为空和无我的意思,只是成为不在、无我,也就是阿那塔 (anatta) ,如此一来,你不会再有任何作为,不必为周遭的境遇负任何责任,所以你是超越的。每一个念头对你和他人都会起作用,要警觉!

 

  我所谓的警觉并不是要你升起好念头,不是的,因为当你升起好念头的时候,你背地里也升起了坏念头。没有坏的,好的要如何存在呢?如果你起了爱的念头,那么背地里,恨就蛰伏在那里。没有恨,你怎能升起爱呢?你也许没有意识到恨,爱或许在意识面,但是恨则隐藏在无意识里,爱恨是同进退的。

 

  当你升起悲悯之念时,你也生起了残暴之念;没了残暴,你还能有什么悲悯?没了暴力,你还能想到什么非暴力?正是在「非暴力」这样的字眼里,暴力闯进来了,暴力就在那个概念之中。没有想到性,你还能想到梵行 (brahmacharya) :独身禁惩的生活吗?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没有性的念头,那禁慾是什么意思?如果梵行是奠基于性的念头,那这是哪门子的梵行?

 

  不是这样的,是一种不源于思想、一种全然不同的存在品质,不是好的,也不是坏的,只是一种没有念头的状态;你只是观照,只是保持意识,而没有念头。倘若某些思想闯入……思想是会来的,因为思想不是你的,它们就是会在空中流动。

 

  我们的周遭到处都是思想的势力范围,到处都是,就好像空气一样,你的周围到处都有思想,而且不断自行来来去去,唯有当你愈来愈觉知,它才会停止。这当中的重点是:如果你变得觉知,思想就消失了、融化了,因为觉知比思想更有能量。

 

  觉知对思想而言有如一把火,好比你在暗室里点亮一盏灯,黑暗就无法来到;如果把灯火熄了,黑暗即从四处窜入,不费一分一秒就出现了;而屋子里若点着灯,黑暗则无从进入。思想就像黑暗,只有当内在没有光明的时候才会窜入;而觉知是火焰,你若是变得愈觉知,思想就愈进不来。

 

  如果你眞的与自己的觉知合而为一,思想是进不来的,此时你变成一座严密的堡垒,百毒不侵。这不是说你是封闭的,要记住——你是全然敞开的,你的堡垒只是那个觉知的能量。当你没有思想的时候,思想会前来,从你身旁经过;你会看见它们来临,但只是接近你,然后就掉头走开了。这么一来,你哪儿都能去,你可以去地狱——可是没有什么可以动摇你;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成道。

摘自:奥修《存在之诗》

 

图文来源: 奥修 微信 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