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行道之人,就有多少行道的方式。行道只是个比喻,真正来说行道就是不断地熄灭 狂心 、战胜自我。狂心让人迷乱,让人痛苦,让人贪婪,让人傲慢,让人缺乏自知之明。表面看这些似乎和灵性的追求并不相干,也不会让人成为他人眼中的 厉害 人物。但是没有这些心灵准备,一个人可以说还不具备行道的资格。

 

行道需要非一般的信心、定力和坚持,当然神圣的渴望也很重要。神圣渴望是动力所在,但是神圣的渴望假如没有信心和定力来辅助,通常也不会维持多久,一些生活的忙碌就会让神圣的感受瞬间消失。外在的快乐或压力也会让神圣渴望变得可有可无。而追随他人也不见得就是行道的表现。

 

这不是关于现实的选择问题,而是考验一个人如何能够统合及平衡生活及灵性两者。物质生活代表我们的较低脉轮,灵性和精神生活代表较高脉轮。很少有人能将七个脉轮中心完整地连接起来,较低脉轮活跃的,较高脉轮都不活跃;较高脉轮活跃的,通常较低脉轮都很弱。

 

但是如果七个脉轮不能连接起来,相互配合并发挥各自的功能,灵性成长就不完整。生活有时比灵性更重要,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才能打磨人心。灵性有时比生活更重要,当灵性成为一种思想指导和精神力量。灵性需要站在物质上并超越物质,行道需要生活在 烦恼 当中洞悉烦恼。行道需要去平衡身心的对垒,现实与渴望的反差。平衡的方式可能因人而异,但最终都涉及到精神之力对各个脉轮中心的完全把握,这样才能从生活的受限中脱离出来,将生活的意志交到自己手中。

 

掌握了较低脉轮,就等于在现实中站稳脚跟、有了成长的土壤,即便它看起来很污浊;就等于有勇气面对一切境遇,不对暂时的困难或过去执着不放;甚至有时候要比一般人更 无情 ,不仅对个人情感、情绪的负担无情,也对世间人心的百态很 无情 ,不受影响。

 

掌握了较低脉轮,就等于为自己提供一个可以付诸长期行动的目标基础,而且不能中途出现其它因缘就轻易改变。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虽不需要一个神圣 口号 来引领自己,但是经常性地自我鼓舞是必要的,隔绝或摒弃掉对目标不利的生活方式是必要的。为了这一点,能量必须要尽可能地集中在一个方向,同时对自我和外境要有足够的觉察理解能力。

 

掌握了较低脉轮,才可能充分发展灵性的潜力。让灵性的力量来引导自己经历种种历练,快速地成长而不必经历太多痛苦。在此基础上心轮才会完全打开,既不害怕伤害也能全然表达爱的情感,既能行为无私也能自我做主。这些其实是依赖对较低脉轮的掌控的结果。

 

没有被掌握的较低脉轮,能量被大量损耗于生存的需要当中,欲望的未满足当中,情绪的混乱当中,意志的摇摆当中,情感的伤痛当中。较高脉轮的力量无法下降。自然,想要唤醒海底轮的生命火焰就会很难。勇士的道路就如同火焰,利用好现实条件更能激发勇士的斗志。昆达里尼象征的就是火的能量,当一个人要想唤醒他本有的潜力,他的心必然要经历各种各样的生活洗礼。

 

面对业力的最好办法就是不去过多想它,业力的污垢需要通过生活事件来消耗之。除了勇敢承担命中注定的事实,磨砺定性以外,并无更好的办法。一个人可以先通过发展心的善意,或者知识储备,这些也许会让人在情感和智力上获得一定完整,甚至洞悉心的真相 ——“ 明心 。但是缺乏磨砺,他的定力仍然是摇摆的。没有深刻的定力,知识和神圣情感都不能随时发挥作用,想要体验心的本质 ——“ 见性 就不可能。不管这种见性是逐渐地还是即刻的。

 

明心和见性是灵性走向完整的必然,明心是自我认识的需要,见性是灵性入门的必要。明心让人看到心相是如何被投射到外在,而且心本具光明不受外物影响。见性让人穿透头脑和自我的屏障,看到非人格的本性。明心见性最终都是为了转化肉身,转化业力支配下的人格。将灵性灌注身体之内,获得真正的智慧,而非知识上的认知;获得真正的爱,而非个人的情感喜好。只有真知和真爱会把一个人带入扬升。

 

扬升的含义简单地象征为一道光自上而下通过灵魂之星的传递,从人体当中穿透下来,把人提升到更高的世界。这道光可比作一座彩虹桥,彩虹桥是七道光的颜色,代表身体七个脉轮的合一,也代表内次元的七个天堂,它是一个入门仪式。彩虹桥的出现,意味着一个人在较低脉轮和较高脉轮之间,都达到了完整的认识和运用,而它的成果就在灵魂之星。

 

通过这座桥,一个人可以回到灵魂的故乡,可以结束人世间的所有痛苦和轮回。决定一个人扬升与否的是头顶的灵魂之星脉轮,只要这个脉轮没有被充分活化,银河光对人体的影响就微乎其微,无法把一个人提升到灵性世界。

 

一般情况下,人体和头顶上方的灵魂之星连接性非常微弱,灵魂之星也显得黯淡无光。要让灵魂之星散发光明,需要唤醒它。唤醒的力量一是依靠银河之光,二是依赖脉轮能量的觉醒。

 

在活化灵魂之星的过程中,两股力量同时展开行动,觉醒的昆达里尼往上升,渐次点燃每一个脉轮中心,并将其连接一体。银河之光第一道光束通过灵魂之星往下降,带来天使的第一声号角,并在顶轮开出一条手指粗细的管道。随着时间的进程,管道会扩大,光束对头顶的压迫力会增加。直至完成和顶轮全部的连接。

 

当顶轮如同容器一般完全敞开,毫无遮挡地接受来自灵魂之星的醍醐灌顶,灵魂意识从灵魂之星完全下降,携带着银河的光之舞曲。这些光之舞曲完全改造旧有的基于物质性的头脑模式,净化大脑的记忆仓库,净化身心的各种业力污垢。让它纯净如初。这就是入门的完成。

 

入门就是狂心的熄灭,自我的成熟。自我一旦成熟,它就不再需要去面对过去任何挑战的议题,自我的意义既是为了学习经验,也是业力的表现者。业力是自我的普遍痛苦、循环模式,当这些停止自我的努力就会消失。 真我 会取代它的位置,发挥作用。真我就是当没有狂心和需要控制狂心的自我之时,从内部爆发的灵魂力量。

 

首先需要成为一个勇士,其次才是成为一个智者。智者的考验体现在较高脉轮的学习和运用,勇士和智者的结合就是真人。真人是完成入门的人。入门就不可能再是过去同一具肉身,首先不再使用肉身载体的呼吸方式,因为肉身载体呼吸的是空气,既没有生命力,也无法连接灵魂。其次,当大脑习惯的知觉方式诸如语言、逻辑、评判和妄想被替换,人就可以运用真正的智慧。

作者: yachak

【全線閱讀】《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