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当我告诉你该如何在世上生活,你并没有心生倦怠,对吧?你并不希望我保持沉默,对吧?你坚定不移地想要记住我说的话。

 

你可能记得起我说过的绝大部分话语,但它们是否完全进入了你的心?大概没有。

 

说你记住了,也可以说你没记住。你知晓一切道理,但你什么都不明白。我可能会说,不知晓一切可能对你更有利。哦,是的,可以肯定的是你也不认为自己知晓一切。

 

我们说,在词汇现身之前,可以表达为:想法形成之前。但你的头脑中满是念头想法,这后面必定有什么因由。原因之一就是,你会改变你的想法,你像搞一个春季大扫除般,将过去的思绪抛在脑后,因为过去已然消逝 --- 虽然我也告诉过你过去从未存在过。头脑的风暴不外小题大作、无事生非,没有什么必须是你的一切。

 

存在着的最可爱的东西 --- 所有的存在 --- 无非是念头想法。你所思所想所信的东西,可能转瞬即逝。难道你的生活,只如火炉里的爆米花?难道你的生活,只如枪声响过般一无所存,唯留思绪?

 

并无一个地方存储着发生过的生活,没有留存到底如何发生,没有留存发生了什么,没有留存发生的时刻。所有的,所有的生活无非念头想法,无非关于思虑的思索。哦,你必得思索些东西,是吧?所以你翻来覆去地思来想去,然后记录下你所有的念头想法、所有的细节,就像那张正在演奏的破旧唱片。

 

如果你能够超越思维,会当如何?如果你能够越过你思维的地平线,进入到一个杂念尽的最高境界,又当如何?一个充满了静寂的世界,其国土上是压倒一切、响彻云霄的静寂。除了光辉灿烂的静寂,没什么可以说道,没什么可以听到,完完全全的静寂。静寂充盈,静寂得没有声音可闻,静寂得没有话语可说。

 

这个境界,你除了静寂什么也听不见。善哉,静寂!你存于此震耳欲聋的静寂中,它允许你无思无念:无一丝的念想,无一丝的声息,静寂得如同振聋发聩。除了静寂可以充实你呼吸的空气,别无其它。呼吸也非你所认知的呼吸。你陷入静寂,陷入静寂中,只觉知到丰足而充实的静寂,有人把这静寂称为爱。万籁俱寂的静寂甚至没有名相可以称谓。什么样的名相才配得起如此的恢宏?哦,也许,是我的名字。

 

如果静寂也即上帝的绽放,该当如何?如果静寂也即神性,该当如何?这里所指是神性,而非虔敬。因为虔敬是相对的,而神性,神之精髓、神之反映、神之升华、神之伟大,如此与神紧密相连的存在,唯神之所是,别无他指。此一所是,是超越创造的创造,是太初的创造,是创造之前的创造,是虚空中的创造。如它所是,是一切存在的基础,难道,不就是我吗?

 

啊,是啊,是的,亲爱的,全部的一切是我,全部的一切也是你 --- 除了并没有所谓的你,只有大写的我。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all-that-is.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