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8 奥修

 

 

  佛陀出生在一个非素食的家庭,他属于战士族,但是静心的经验渐渐使他蜕变成一个素食者。那是他内在的了解:每当他吃肉,静心就变得更困难:每当他避开肉,静心就比较容易。那只是一个简单的观察。

 

  你将会很惊讶地知道,世界上最伟大的素食者是耆那教教徒,但是他们所有的二十四位师父都出生在非素食家庭。他们都是战士,他们以斗士被带大。耆那教的所有二十四位师父都是战士族。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些从一开始就被制约吃肉,这样被带大的人,会在之后的世界上创造出最大的素食主义运动?就只是因为他们对静心的实验。

 

  那是一个不可避免的事实,如果你想要静心,如果你想要变成没有思想的,如果你想要变轻,轻到地球无法把你往下拉,轻到你开始漂浮到空中,轻到可以进入天空,那么你就必须从非素食的制约转变到素食主义的自由。

 

  素食主义跟宗教无关,它基本上是科学的,它跟道德无关,但是它跟美学非常有关。一个敏感、觉知、了解、和爱的人会吃肉,那是难以置信的。如果他会吃肉,那么有某种东西是错失的,他对于他所做的事仍然有某个地方是无意识的,对于他行为的隐含意义是无意识的。

 

  但是毕达哥拉斯并没有被听到、被相信,相反地,他被嘲弄、被迫害,他从东方带了一个最大的宝物到西方,他带来了一个伟大的实验,如果他有被听到,西方一定会成为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今日所产生的问题,我们摧毁自然的问题,就永远不会产生。如果毕达哥拉斯变成了西方意识的基础,就一定不会有这些世界大战,他一定会改变整个历史的路线。他很努力尝试,他做尽了一切他所能够做的,它并不是他的错。

 

  但人们是盲目的,人们是耳聋的,他们一件事都听不进去,他们一件事都不了解,他们并没有准备好要改变他们的习惯。

 

  人们生活在他们的习惯里,他们机械式地生活。他带来了一个要变觉知的讯息。很大的静心能量一定会在西方释放出来,那么就一定不可能产生希特勒、墨索里尼和史达林,它一定会成为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但是那个同样的旧有的习惯仍然持续着。

 

  除非我们从改变人的身体开始,否则我们无法改变人的意识。当你吃肉,你就将动物吸收到你里面,而动物必须被超越。避开!如果你真的想要走得越来越高,如果你真的想要去到你意识的阳光普照的顶峰,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神,那么你将必须在所有可能的方面都改变。

 

  你将必须环顾你生命的一切,你将必须仔细观察每一个细小的习惯,因为有时候一件非常小的事能够改变你的整个生命。有时候它也许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但是它却能够使你的生命完全改观,它看起来几乎是难以置信的。

 

  尝试素食主义,你将会感到很惊讶:静心将会变得容易许多。爱变得更精微,丧失了它的粗鄙——变得更敏感,变得比较不是感官的,变得更进入祈祷,而比较不是性的。你的身体也会开始产生不同的震动。你会变得更优雅、更柔软、更女性化,比较没有侵略性,而更有接受性。

 

  素食主义是你里面的一个炼金术的改变,它创造出那个空间,在你里面贱金属会被蜕变成黄金。

 摘自奥修《毕达哥拉斯》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