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解答了一个关于人生的起落的问题,重要的是要创造一个喜悦的黄金分割点,把这个点作为去经历生活的稳定平台。

 

问:萨古鲁,有些时候我非常开心,有些时候我莫名其妙地难过。如何来处理这些起伏不定呢?

 

萨古鲁:在南印度,如果有人笑得太多,太开心,人们就说:“不要笑太多。笑过之后跟着就是痛苦。”人们有这样不幸的智慧,因为生活在他们看来就是这样。如果他们今日体验到太多喜悦,明天他们就会被痛苦袭击。这是因为人们自己在激发自己。在他们的头脑中,他们会把痛苦和快乐加倍。现在你也许会问,“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生命的美妙何来?”生命本身就很美。你不需要给它穿上装扮的外套。

 

因为你没有注意过生命基本的方面,你迷失在了心理的现实中。身体和心理轮流交替地发生着一些事。你今天也许非常活力四射,兴致高涨,明天也许就跌落谷底。多数人都在经历这种过山车般的心理变化。你总是会找到一些外界影响作为借口,但是即便我们把你锁在家里,没有人能给你带来快乐,也没人给造成伤害,但是这些心理循环还是会继续发生。同样的也有生理循环,心理和生理的循环会彼此影响,谁的力量更强另一个就会受到影响。

 

人们用某种方式对这些循环有了一些了解,然后就认为不管怎么样痛苦都会来打击他们——是的,痛苦确实会来。如果你明白,你自己一个人制造出快乐和痛苦,那没问题。人类犯下的最大错误就在于他们试图变得快乐。他们不仅要快乐,还要试图比其他人更快乐。这个问题很严重。不要努力去变快乐。一旦你从体验上明白了,你内在发生的一切都是由你自己引起的,不是其他任何东西,就只有你自己,那么你就会快乐起来。你既不会飞到高空,也不会落入废墟——你会纯粹的喜悦。根据你所拥有的专注投入和能量,每个人能保持的愉悦高度可能会因人而异,但是这种喜悦是个稳定的平台。如果你想享受狂喜的状态,你就总能上升到狂喜,然后回来。如果你喜欢忧郁,你就能下降到忧郁,然后再次回来。

 

黄金分割点

 

这种对喜悦体验的平均值,就是黄金分割点,是佛陀和其他人谈到过的中道。只是不同的人达到不一样的平均值。这不是一种消极的镇定状态,而是一种活力四射的愉悦状态——就像一个美好的清晨。没有雷鸣般的掌声,但是一切都很好,进行得很顺利。这就是“早上好!”问候的来源。从现实世界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你早晨醒来,感觉如此美好。甚至连下午也是美好的,然后晚上,还有其他一切,都是美好的,但是这需要你能够从现实中抽离一点才能注意到。这就像是连续吃了五天白粥之后,你再次开始吃正常的食物,会突然注意到这些食物多么好吃。生命中每个时刻都有它自己的美好之处,但是你需要抽离一点才能注意到。

 

这个黄金分割点不是说你要袖手旁观。只要你想,你就能飞起来又落地,或者你可以下降又回到原位,但是不管哪种情况,你都能保持一种程度的喜悦。把这种喜悦组织起来,就是你的克里亚能量的运作。如果你正确地做克里亚,你就会到达这个黄金分割点,然后保持住。根据你在内在产生的能量和生命活力,你的黄金分割点会有高低的区别。但是不管它定在哪个位置,对你来说都会是一种美妙的体验。不会因为你没有这个黄金分割点,你就能处在沸腾翻滚般的狂喜状态,也不会因为如果你保持了这个点,你就不能在这个世界上积极活跃地生活。不保持这个黄金分割点,你能够沉醉在狂喜中,但是之后你会无法做你需要做的事情。

 

如果你想在这个世界上高效地生活,你需要保持喜悦的黄金分割点——我不能找到更好的语言来表达,这种喜悦,是自然的平静和快乐的结合。假设你在早上四处走动,做早餐,都不知道自己在哼着歌,你就是感觉到很美好——这就是喜悦。狂喜是喜悦的爆发状态。你不能保持在这种状态中,除非你已经达到了一定的能量层次。有些瑜伽士——人们称他们为avadhuta——这些瑜伽士就处在狂喜状态中,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必须吃东西。他们什么都不关心。有人得来喂他们进食,带他们上厕所——他们就像是嗑药过头了。但是在今天的世界,没人会来照顾你——所以你最好还是从狂喜中降下来。

 

稳定的平台

 

你必须到达你的黄金分割点。是时候纯粹地坐着了——你的膝盖肿胀,你的脚踝疼痛,都没关系——你充满喜悦。一个部分在天堂,一个部分在地狱——这之间就是黄金分割点。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进行长时间的冥想,来达到一种状态,让你能够投入到世界上的一切当中,但是仍是喜悦的。如果你没有这种稳定的平台,你参与到活动中,你就会迷失。在当今世界,多数人的生活都太过受控——没有任何极致的事情会发生在你身上。假设你生活在野外,你的喜悦黄金分割点就会让你变得非常敏捷,提升你的生存能力。

 

如果你痛苦,沮丧,你就不会生存得好——你会想要结束这一切,让老虎把你当成今天的午餐。如果你太狂喜,你就不会在乎老虎是否会吃你。只有处在黄金分割点时,你才能保持你的求生本能,做各种你能做的工作,同时仍然对自己、对身边每个人好,如果你想在这个世界生活,这就很重要。如果你在太沉迷在狂喜中,以至于不关心身边发生的一切,你就必须完全的从这个世界抽离。这样的人通常不能活得太长久——他们在正当青春的时候就死掉,但是这没关系——狂喜已经达到了其目的。这些人处在这种令他们崩溃的狂喜状态,生命可能随时死掉。与其活上五十年,他们宁愿在不受控制的狂喜状态中活五年,然后死掉,这完全没问题。他们已经见过人类体验能接触到的一切——他们没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了。

 

BSP(巴瓦斯邦达)课程就是为了让你知道,没有原因地处在狂喜状态中,你会被吓坏,这种状态很好,但是你无法保持在那里。如果你想一直处在喜悦状态,你需要创造一种稳定的平台——一个喜悦的黄金分割点。一年里做上几天的冥想,不会让你保持这种状态。BSP是为了把这种萨达纳修持带入你的生活中。如果你为萨达纳修持付出自己,我会成为你生命中的实相。现在,我只是你头脑中的一个念头,一种记忆。如果你想让我成为你生命每时每刻的实相,必须投入一点时间来清晰地看到你的存在。如果你不清晰,浑浊不堪,不管我是什么,你都会错失。没有任何一个空间,一个角落,一颗原子,没被造物主的恩典触及,但是这些你全都看不到,因为你没有明晰。如果你有了明晰,突然之间,这一切就像是一个全新的存在。

英文链接:http://blog.ishafoundation.org/lifestyle/dna-of-success/golden-mean-of-blissfulness/

作者: 萨古鲁

來源 : 艾萨中国 -ISHACHINA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