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注:圣哲曼大师带你回顾那段风云激荡的岁月,回顾美国建立的灵性原因。这篇文章会让你更加了解圣哲曼大师,会让你爱上这个热切、坦率的紫色火焰持有者。一如既往,文章的品质与深度,是译者忘我的翻译它的原因。希望它可以带给你启迪。

 

主题:大天使麦克针对美国的黄金时代祈祷——美国作为一个没有精英主义的社会——世界对美国的看法——创造美国的神圣授权——感受自由精神——抓住自由星球的愿景——脱离精英意识——美国超越人类权力斗争的机会——成为伟大的第三代——被早期的美国人激励

 

扬升大师圣哲曼,20051010日,哥伦布纪念日,通过Kim Michaels传导

 

译注:圣哲曼大师是第七道光(紫光,代表自由和演变)的霍汗(Chohan)。他为这个星球高举“自由火焰”超过7万年。历史上曾经化身为耶稣的父亲约瑟,哥伦布,弗朗西斯•培根,以及“欧洲奇人”圣哲曼伯爵。

 

我是自由,自由是我所是!亲爱的自由之朋友,我是你的圣哲曼,我来此呼吁那些真正是自由之朋友的人——美国和全世界——站立起来,支持自由。为了给你一个最有力的支持自由的工具,我释放出大天使麦克针对美国的黄金时代祈祷(Rosary(译注:本文没有包含这篇祈祷)

 

大天使麦克针对美国的黄金时代祷文(Invocation

 

真的,这个祷文包含四个必将带领美国进入黄金时代的核心(pillars)。这些核心是父神(God the Father),以及其代表 El Morya和大天使麦克;母神(God the Mother),以及其代表玛利亚母亲和自由女神;上帝圣子(God the Son ),以及其代表耶稣;上帝圣灵(God the Holy Spirit ),以及其代表,我所是的圣灵第七道光的大师。这是“所到之处,皆为热土”(bloweth where it listeth)的第七道光。

 

这个祈祷是一个能够盛放圣灵能量的酒杯,因而不会倾洒在人类意识——二元意识——的土壤上。二元意识是阻碍美国和世界其它地方显化黄金时代的主要问题。二元意识的本质是什么呢?噢,它就是,如玛利亚母亲在她的新书中充分解释过的,跟上帝分离的感觉,任何事物可以跟源头分离的幻觉,上帝的任何部分可以跟上帝分离的幻觉。

 

这确实就是“路西法和所有从天上跌落的存有”跌落的最初原因。这些存有被大天使麦克逐出灵性领域,或者更准确的说,他们驱逐了自己,因为他们反抗上帝的意志,为此,大天使麦克履行了至高守卫的职责。因此,通过分离的感觉,反抗上帝意志的感觉,他们跌落到二元领域,因而创造出将其逐出灵性领域——在那里,一切都是合一,对立没有可能——的特定对立。

 

从那时起,他们就处于二元领域,创造出自己的对立,因而创造出两种极端之间的二元性斗争:无论你称之为善与恶、资本主义或共产主义,或任何人类发明出来的事物,以及任何堕落存有发明出来的事物——他们试图把没有从天上堕落的存有拖进这种无休无止的二元性斗争中。这样的斗争会阻止他们返回家园,阻止他们履行自己的天命和神圣计划。

 

美国作为一个没有精英主义的社会

 

这个星球的最初问题真的是分离感,并且分离感打开了人类可以被划分为“拥有”和“不拥有”的可能。因而,从分离意识自身生发出精英主义的意识。这种意识使许多人以为——由于这个或那个外在特性——他们属于社会精英。他们比其他人更好,他们被赋予了凌驾于一般人口之上的某种特权、某种权力。

 

噢,我亲爱的,你能看到这整个意识都是基于跟上帝分离的感觉吗?真的,当你把自己看成跟上帝一体的,你意识到,没有祂,就不会有任何东西被创造出来。上帝的生命存在于所有被创造的事物之内,所以,比较和价值判断没有意义。如果上帝的所有面向都有着无限的价值,那么,上帝的一个面向怎么可能比另一个面向更有价值呢?怎么可能有任何无限之表达会比另一个无限之表达更有价值呢?这仅仅是不能的,当你处于合一意识,基督意识——意味着你的眼睛是单一的,你看不到二元性,只看到跟源头的合一。

 

但是,当你的眼睛变得邪恶,意思是,你的视觉被二元极端——来自反基督的意识——所分裂,然后把人类划分为“拥有”和“不拥有”就变得可能了,于是,这一点就成为了行星地球上的主要问题。我亲爱的,美国确实被构想为一个典范国家,将成为这种精英主义意识离开地球的先驱。因此,美国是引领黄金时代的关键,只有当人类意识到跟源头合一时,这个黄金时代才会到来。

 

世界对美国的看法

 

我相当明白,大部分住在美国的人——注意我故意没有说“大部分美国人”,我说的是住在美国的人——并不知道,美国被她境外的国家如何看待。我也知道,你们许多人,在其它国家长大的人,习惯于带着几分混杂的、甚至是负面的感受看待美国。考虑到数十年来美国外交政策的历史记录,这种感受确实是可以理解的。

 

大部分住在美国的人未能理解这一点,因为美国的新闻使得这里的人对世界其它地方发生的事情保持着可悲的无知。因而,新闻不是通过给在美国生活的人树立一面镜子,服务于自由事业,反而创造出一种烟幕,妨碍人们在他们自己国家的眼中看到梁木——权力精英以及对权力的滥用。

 

我知道,在可以全心全意的为美国祈祷之前,你们许多不住在美国的人也许不得不处理对美国的情绪。所以,我会带你一小段旅程,告诉你这个国家建立背后的最初愿景。

 

挚爱的自由之朋友,在我扬升之前,甚至扬升之后一段时间里,我是在欧洲大陆服务。创造一个欧洲联合体是我清晰的愿景和渴望。然而,这被证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即使是我这种有着相当外交技巧的人。不可能的原因在于,欧洲完全被困在精英主义的意识中——源自于堕落天使的意识。

 

一个悲哀的事实是,欧洲许多国王和贵族确实是肉身中的堕落天使,他们有一个绝对的承诺去维持精英的“地球天堂”——他们认为他们为自己建造了这个天堂。他们完全看不到一个事实:人类意识的提高,新知识和新技术的释放,已经把地基从他们的堡垒中抽走了。他们拒绝改变,想要维持原状——权力精英一直以来的做法。

 

他们拒绝在欧洲国家建立更大联合体的所有尝试,他们拒绝改变,然后你看到了紧接而来的法国大革命的喋血(译注:1789714日巴黎人民攻占巴士底狱,大革命爆发。革命初衷是追求自由、平等、民主,但结果却充满了暴力与恐怖,特别在“雅各宾专政”时代,独裁统治登峰造极——以革命和人民的名义随意践踏人权。大革命最终演变成一场悲剧,迎来了拿破仑的独裁统治。从开始到结束,大革命历经多次起义和政变,一般历史信息认为,法国大革命死亡了30~40万人。国王路易十六和王后玛丽被送上了断头台)。这个喋血是完全不必要的,并没有带来真正的自由和民主,仅仅是用一个与之匹敌的权力精英替换了另一个权力精英。因而,教训是,真正的改变常常是没有伴随着流血的。在当今时代,真正的改变必须在没有流血的情况下发生。

 

所以,在这一类堕落天使的死亡剧痛中,我就在那里,他们许多人确实从这个星球上被带走了。我清楚的看到,让欧洲国家蜕掉精英主义的蛇皮,在联合的精神下走到一起,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构想——跟许多扬升大师商议后——了创建一个新国家的计划,我们可以在一个干净的石板上开始,因而有更大的机会创建一个“上帝之下的国家”,给予所有人“自由与正义”。

 

创造美国的神圣授权(dispensation 

 

然而,为了创建美国,我不得不从宇宙议会——被称为伟大的业力委员会——中接受授权。

这是一个由扬升大师组成的委员会,他们监管整个行星地球的业力状况,他们被指派绘制某种路线,使其最能够允许人类平衡业力,因而将这个星球恢复到最初的纯净。

 

业力委员会对创建一个新国家有一些合理的担忧。担忧之一是,住在美洲大陆的土著和纯净的自然环境。另一个担忧是,通过创建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确实有可能创造出一个弗兰肯斯坦(译注:弗兰肯斯坦是小说《弗兰肯斯坦》中那个疯狂科学家的名字,他用许多碎尸块拼接成一个“人”,并用闪电将其激活。“弗兰肯斯坦”一词后来指代“顽固的人”或“人形怪物”,以及“脱离控制的创造物”等等)式的怪物,它如此醉心于自己的力量,以至于忽略或拒绝了自己的灵性起源,使用光来获得权力、物质财富和愉悦。这确实是在过去的许多文明中看到的一个模式,其中最显著的就是罗马文明,它因为滥用权力、滥用光——它被赋予罗马人民,希望使其文明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而自我毁灭。

 

正因为许多来到美国的人是从罗马帝国转世的,业力委员会相当担忧他们简单的重复老路,一心致力于获取权力、财富和愉悦,不愿为更高的愿景、更高的灵性目标做出牺牲。危险在于,他们可能会像宠坏的孩子一样行事,因而重蹈他们在罗马期间的旧辙:没有真正的灵性进展。还有一个非常合理的担忧是,创造一个新国家并不必然使权力精英远离那个国家,精英主义确实可以像船上的偷渡者航海一样,把移居者从旧世界带到新世界。

 

挚爱的自由之朋友们,我必须告诉你,尽管我完全了解这些担忧,我是如此的热心于黄金时代在美国的愿景,我没有理会业力委员会的担忧,变得——相当坦率的说——在我争取“创建一个新国家的授权”的决心上,几乎是过于热情了。由于我感染性的热情,以及,“我可以增加自由火焰”这一点真的具有巨大的说服力,我确实获得了建立美利坚合众国的授权。

 

然而,这个授权是有代价的,因为我确实不得不提供我个人的一部分灵性成就给这个国家作担保。因而,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对美利坚合众国的投入非常之多。我把这个行星带进水瓶座黄金时代的能力,确实跟美国的未来密切相关。

 

感受自由精神

 

我希望告诉你们一点我在那个早期时候感受到的巨大热情。那是多么大的欢乐啊:看到人们带着巨大的希望离开欧洲大陆,逃离贫困、压迫和沉重的无望——那是他们在欧洲的成长经历。对我来说,一个巨大的欢乐就是看到:当他们横跨巨大的蓝色海洋时,心情变得多么轻盈;当他们第一眼看到美国海岸线、意识到他们正进入一个机会之地时,心潮是多么澎湃。

 

噢,我挚爱的,“变得更多,打破限制,上升到你最高的梦想”的机会,不就是自由吗?在当今世界,你们很少有人经历过压迫和无望的剥夺感——这是那个时代欧洲“普通人”所经历的。你简直无法理解,这些人的精神是如此的被放置在他们身上的沉重所压倒,被“他们是如此的被来自于上面、下面以及来自于全球每一个角落的局限所围困”的现实压倒。

 

因此,当今世界的你们很难理解,当他们第一眼看到美国海岸线时,那种自由的感觉,希望的感觉。然而,我可以告诉你,看到如此多的人拥抱他们在这个大陆被赋予的机会,我的心感受到巨大的欢乐。看到一小群人聚到一起,成为带来“不是另一个英国省份,而是一个有着过去从未看到过的新愿景——脱离了统治人民、把人民变成奴隶的权力精英——的独立国家”的开放之门,我是多么的欢乐。

 

噢,我亲爱的,美国立国之父所分享的愿景,确实是由我启发的,因为我在内在层面上跟他们许多人一起工作。我能够启发他们,在关键时刻,所以他们抓住了这个愿景:创建一个,不仅是独立的国家,还是有着完全新型政府的国家,可以给所有人机会去影响整个国家的命运。

 

在今天的世界,你们认为民主是理所当然的,你们几乎无法理解,在早年间,它是一个多么开创性的、惊世骇俗的理念。考虑一下,在整个已知的历史期间,大部分地球人都是活在一个高度精英化的体制中,他们的整个命运常常是掌握在仅仅一个人的手里和头脑里。考虑一下,有多少人在整个历史期间花费了整整一生去满足一个人的需要,有多少人是因为这一个领导人的盲目或彻底的疯狂,而导致自己的生命被摧毁或丧失。

 

所以,看到美国的立国之父可以领会一个更高的愿景,把它带到物质层面,真的把它写进独立宣言和宪法中,想一下扬升大师们的欢乐吧。当我们看到,为了把这个愿景带到现实层面,他们不顾个人安危和个人舒适——他们自己的生活确实很舒适,战胜了重重困难,锻造出一个新的国家,想一下我们的欢乐吧。

 

看到一个光点开始在早期的美国殖民地形成,我设想它将会怎样时,噢,如果你可以感受一下我心里——甚至是现在——涌现出来的欢乐就好了。这个光点逐渐变大,直到穿透几千年来像死亡之罩一样悬挂在这个国家上的滥用(misqualified)能量的乌云,并开始闪耀。真的,它就像一个隔开乌云的太阳,突然真的有一线希望穿透乌云,闪耀起来。希望出现了:长期以来压迫地球人民的权力精英可以最终被废黜,地球可以诞生一个黄金时代,最终变成自由之星——那是她最终的命运。

 

领会自由星球的愿景

 

挚爱的自由之朋友们,我强烈鼓励你们——不管你生活在世界的哪里——研究一下美国的诞生。查看任何可以找到的文件。阅读任何可以找到的书籍。但首先,努力去对准这个国家建立背后的自由精神。因为真的,这是可以传播到地球上每一个国家的同样的自由精神,因此,可以从压迫人民的精英制度中解放你的国家。

 

看看民主的理念是怎样从美国传播到欧洲,再从那里传播到几乎所有的大陆。这确实是美国的潜力,最伟大的潜力,她将在整个星球上传播自由。我亲爱的,什么是真正的自由呢?噢,是人民摆脱了权力精英,摆脱了精神上的奴役和压迫——由那些“反对上帝意志,因而积极反对上帝的王国在这颗星球上显化”的生命流所强加的。

 

这就是那些生命流,如玛利亚母亲解释过的,在他们无意义、没头脑的试图证明“上帝给予人类自由意志是错的”之努力中,寻求奴役人类。你能看到,一个自由、民主国家的特有本质就是,人们有机会行使他们的自由意志,因而通过收获他们自由选择的结果来学习,而不是花费一生时间收获一小撮精英选择的结果,因而使精英隔离了其二元性、利己主义、自我为中心的选择结果(译注:指精英逃开了业力回报)

 

耶稣解释过,宇宙是一面镜子。无论你发出什么,都将被宇宙之镜返回到自身。虽然这一点最终是真实的,虽然“每个人类都会收获他播种的东西”也是真实的,但是,一个权力精英确实可以通过迫使下面的人民“形成一个精英与其业力之间的缓冲”,来延缓他们自己的业力回报。自从最初的堕落天使化身来到这个星球——那确实是非常久远之前了,这种做法一直存在(译注:科里•古德在《揭露宇宙》访谈中曾经谈到过这一点,但没有展开说明)

 

因而,你们这些真正是自由之朋友的人,你们这些灵性成熟的人们,你们这些属于地球前10%的人们,如耶稣所解释的,必须真正懂得这种叫做“业力逃避(karma dodging)”的做法,必须懂得,权力精英总是试图做出设计,使民众成为承受精英选择结果的人。因此,你必须从这个权力精英中脱离。你必须从这些稗子中分离出来,以便上帝可以拔起稗子,而不会带出麦子。这意味着,首先,你必须通过从精英意识中解脱出来而与之分离;最后,这意味着,你必须从二元意识中解脱出来。

 

从精英主义的意识中解脱

 

然而,你也必须明白,这种二元意识的一个面向,就是精英主义自身的特定意识。我亲爱的,构成当前地球权力精英的那些灵魂,绝对确信,他们是属于高于和超越其它人口的单独阶层。这个权力精英中有着许多不同的派别,每一个团体都有声称优越性的自己的理由。

 

因此,当你纵览这个星球,你看到了互相匹敌的权力精英,因为真的,那些陷入二元意识的人怎么可能在联合中走到一起呢?要是他们能够达成这种联合,他们很早以前就该接管整个行星了,创造自由民主的国家也将是不可能的。然而,二元意识的特定本质使得这样的联合变得不可能。那确实就是,为什么你看到这么多战争发生在两个精英集团、精英派别之间。他们彼此争斗,因为每一方都对终极权力、终极控制有着无法满足的渴望。跟这些胜利的精英所宣称的相反,这些战争并没有带来真正的自由。要么是一个新的权力精英取代了旧的,要么是巩固了既有精英的权力。然而,每一个二元战争都强化了二元意识对人类的掌控。

 

地球上这些相互匹敌的权力精英背后,你可以看到由这个世界的王(译注:the prince of this world,圣经中指撒旦,意思是这个世界现在是处于撒旦的掌控之下。约翰一书5:19“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翰福音 18:36“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和黑暗势力所组成的非物质权力精英。它们仅仅是在它们更大的“证明上帝错误”的游戏中,利用地球上的精英人物作为马前卒。然而,甚至它们彼此之间、自己内部也是分裂的,这一点终究会让它们垮台。它们自己是如此的分裂,因而必须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对抗有灵性的人们。只要它们能够把有灵性的人分裂到超出它们自己的程度,就可以维持它们的权力。

 

我要求你思索一下这种精英意识,因为我必须告诉你,当今世界有许多人,甚至是自由民主国家的许多人,甚至许多有灵性的人,逐渐相信了许多由“权力精英的不同派别”推销的精英哲学的各种面向。我必须告诉你,大部分美国人确实有很多精英信仰——他们认为那是完全正确的,或仅仅是从未想过要质疑它,因为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接受了这些信念,甚至从未想过它们从何而来的。

 

我必须告诉你,甚至这些开国元勋自身也没有完全摆脱这样的精英信仰。这一点可以从他们的某些行为中看出来,比如,托马斯·杰斐逊在他心爱的农场中使用奴隶劳动,给他带来一个舒适的生活。甚至乔治·华盛顿也没有完全摆脱精英主义信仰,但非常令人赞赏的是,他拒绝成为美国第一任国王,而是勉强接受了总统职位。因此,他确实树立了一个人类的杰出榜样:拥有权力,但没有沉醉于那种权力,因为他保持着一个伟大的愿景。乔治·华盛顿清楚的看到,创造一个自由民主国家的潜能远远比他的个人权力、个人财富、个人愉悦、甚至个人生命更重要。

 

美国超越人类权力斗争的机会

 

这一点,于是,就是需要世界上的灵性之人重新点燃的精神——如果美国想要完成她的使命,成为水瓶座黄金时代的先驱者。噢,我亲爱的,当你看看美国历史,你会发现她是在冲突中产生的,她在殖民地和代表权力精英的英国国王之间的冲突中产生。甚至,在她从英国王权中赢得了自由之后,也仍然深陷于导致内战的二元性斗争。这向你表明,二元性力量如今已经进入了美国,正寻求从内部摧毁它。然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抗击纳粹主义的斗争达到了高峰。甚至在那以后,二元斗争也没有结束,美国沉浸在跟共产主义的冷战之中长达几十年。

 

所有这一切应该向你表明,二元性力量自从美国产生伊始就一直在运作。我可以告诉你,现在美国站在了一个十字路口上,在此,这个国家中灵性成熟的人们——确实是世界各地的人们——有一个特别的机会去提升美国超越二元斗争。

 

随着共产主义的没落,许多人认为美国的斗争结束了。事实上,自从柏林墙倒塌以来,很多年过去了,美国政府和军队中许多真正具有奉献精神的自由战士,感觉他们像是是处在一个真空里,感觉他们好像没有清楚明确的敌人,甚至恐怖主义幽灵的崛起也没有带走真空的感觉。然而,我亲爱的,这一点真正表明的是,为自由而战的机会来到了一个更高的层面:超越了军事力量,超越了对抗有着物理武器的实体敌人。

 

这是一个上升到理解“真正的为自由而战是一个灵性斗争,不是由反基督意识所定义的两个二元极端之间的斗争”的机会。不,它是基督意识和反基督意识之间的斗争。真的,当你的眼睛是单一的,当你看穿二元意识,你认识到——实际上——没有斗争,因为它完全是单方面的。那些陷入反基督意识的人,把自己看成是基督力量的对立面,他们认为自己是基督的敌人,是上帝的敌人。因而,他们总是在战斗,但战斗只是存在于他们的心智里。

 

那些锚定在基督意识之永恒极乐中的人,意识到,反基督的力量终究是不真实的。他们没有永久性,因此,他们不是真实的敌人。他们只是投影在生命之幕上的短暂的海市蜃楼。当你明白了这个真理,就会意识到耶稣是多么明智,当他告诉人们:不要与恶人作对,而是把另一边脸颊转过去。

 

我亲爱的,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潜能确实是,世界范围内的美国自由战士,觉醒到明白“自由的战斗是基督意识和反基督意识之间的战斗”。赢得这个战斗的真正关键是,超越反基督意识的二元性极端。从而,将会不费一枪一弹来赢得战斗。

 

谁是真正的美国人?

 

谁是真正的自由战士?谁是真正的美国人?他们是把上帝和上帝的律法作为最终权威的人,因为他们意识到,上帝的意志真的就是他们自身存在的更高部分的意志。真正的美国人是那些把“我是存在”作为内在的个体上帝的人,因而明白上帝的王国在他们之内,因而超越了任何在地球上发现的分裂。所以,住在美国境内并不自动的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美国人,住在她的境外也不意味着你对美国没有责任。

 

真正的美国人是“我是”之人,地球上的灵性之人,他们战略性的分布在整个星球。你自愿成为圣哲曼黄金时代先驱者的一部分,我知道,你们许多人带着对美国的负面看法长大。然而,无论那种看法也许多么合理,我要求你们超越外在表象,理解美国灵性潜力的真正愿景。

 

如果灵性之人在这个时代有一个决定性的影响,他们必须超越二元分裂——已经被这个世界的权力精英编程到他们心智里了。他们必须超越那些分裂,锻造出更大的联合,使他们成为地球上神的一个身体。必须被克服的一个人为分裂就是,关于“美国潜能的愿景”的分裂感(译注:指的是有些其它国家的人,不愿意美国拥有这个愿景)。就像我对你解释过的,美国不是一个为几亿人创建的国家,她的最高潜能是,将成为显化水瓶座黄金时代的催化剂,将成为像连锁反应一样在全球传播的一个胜利。

 

因此,我坦率的告诉你,无论你对美国有怎样的感觉,一个事实是,除非美国提升到她最高的灵性潜能,否则,水瓶座黄金时代无法被带到这个星球上。我也告诉你,只有全世界的“我是”之人联合起来,为美国持有灵性愿景,溶解掉所有负面的感受,真正视觉化“美国超越了所有的二元性和精英主义,成为一个真正的自由国家”,这个愿景才能实现。美国有着几乎来自于地球上每一个国家的公民,这不是巧合。这个事实本身应该表明,美国联系着每一个其它国家,因此有潜力对整个星球传播灵性的自由。

 

我完全明白,美国在全世界得到的大部分(坏)名声是她应得的。然而,作为一个灵性成熟的个人,你应该能够超越外在的表象。成为母亲之光的守护者——也就是看穿表象,在马特光(译注:Ma-ter light,我们形成的思维图像会投射到马特光上,变成一个动量或脉冲,最终返回我们自身)上加入基督的愿景——不就是全部原因吗?所以,要求你超越外在表象,看到美国的行为严重的被二元意识、精英意识和反基督意识所影响,是过分了吗?当你意识到这一点,于是你可以把这些显化看成是不真实的,同时给这个国家施加基督的愿景,因而持有完美无瑕的观念:美国蜕掉了蛇形意识的蛇皮。

 

因此,现在我呼吁全世界所有真正的自由战士,站起身来。我呼吁你们领会导致美国创立的自由精神。

 

成为伟大的第三代

 

我也呼吁美国之内的所有真正的自由战士,被过去伟大的两代人激励一下。真的,我们在美国看到了伟大的两代人。美国独立战争时的那代人,他们让这个国家出生;以及赢得二战、击败法西斯力量的那代人——为此,他们被称为“最伟大的一代”。如果你愿意研究这些人,你会看到,即使他们出生为貌似普通的人,他们也能够领会远远超越其日常生活的最高愿景。他们愿意把日常生活放在一边,为一个比他们更伟大的事业奋斗。他们甚至愿意为那个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真的,除了为基督事业奉献生命,超越反基督的二元斗争,再没有比这更伟大的爱了。

 

因此,今天我要求你,看看自己的生活,看到你有两种选择。你被抚养大,视自己为一个普通人,你确实可以继续过普通人的生活。然而,还有另外一个选择是,你抓住黄金时代的更高愿景,意识到,这个事业远远比你的日常生活更伟大。因此,你愿意留出一点时间,一些能量,放下一部分日常舒适,以便为自由争取一下,努力带来黄金时代——它是今天的最高潜力。

 

我亲爱的,跟那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美国独立战争中战斗的人们相比,我并没有要求你冒生命的危险。因为真的,今天我们面临的战争主要是一场灵性战争,不需要你失去肉体生命。但是,如果战争要赢的话,确实需要你愿意放下一点日常的舒适,付出一些时间和能量进行这场战斗——为了人类心灵进行的战斗。

 

真的,有很多你可以做的。当你努力达到内在的和谐,明晰你神圣计划的愿景,你会开始看到你个人可以做什么。但此刻你可以做的是,给予这个祈祷,针对美国黄金时代的祈祷( invocation),以及另外一些玛利亚母亲所释放的祷文(rosaries),还有其它一些即将给出的祷文。

 

真的,这应该是任何灵性追寻者都可以做出的奉献,以便作为突击部队,弱化敌人的防御,为大部队——就是尚未觉醒的其余人类——铺平道路。要求你每天给予一次祈祷,告诉你的朋友——也是灵性觉醒的人们,给他们解释黄金时代的潜力,以及通过每天留出半小时进行一次祈祷,使他们也可以对黄金时代做出不可估量的贡献,这要求过分吗?

 

我亲爱的,关于黄金时代,关于美国,关于自由事业,有太多可说的。我当然会回报给你们进一步的教导,关于这些和其它话题。但暂时我要求你沉思自由的精神——驱动美国爱国者战胜“压倒性的困难和自我怀疑”的自由精神,以便产生一个真正引领自由新时代的国家,并且为这个行星上的人民带来自我决定。

 

被早期的美国人激励

 

我要求你们看到,你们有潜力成为引领灵性自由新时代的一代人。真的,作为新时代的先驱,你不应该期待大众会理解你为什么做,做什么。许多人还没有准备好分享你所知道——起码是窥豹一斑——的灵性愿景,所以不要期待他们会感激你。做好准备,实际上他们也许会嘲笑你的努力和你的信仰。但亲爱的,甚至早期的美国爱国者也遭受过嘲笑。他们常常怀疑他们事业的有效性,怀疑跟似乎不可能战胜的困难战斗的意义。

 

然而,你们比自己以为的更加接近于在集体意识中带来一个突破,将会敞开灵性觉醒之大门——必定会发生——的突破。它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何时发生的问题。就像我在上一个讲话中所说的,我和许多扬升大师下定了决心,人类必须觉醒到灵性实相中来。

 

我们下定决心,美国将会是第一个觉醒到其灵性潜力的国家。这个觉醒将会发生,但时间拖的越长,社会和大自然产生人们无法忽略的动荡,就变得越是必然。这就是我上一个讲话中解释过的,它是一个现实。美国确实将在来年(译注:2006年)遇到严峻的考验,除非美国人民觉醒到他们的灵性潜力中。

 

已经觉醒的人们可以做很多事情来缩短需要的时间——在大众睁开眼睛之前。因此,未来真的是掌握在你们的手里、心里和声音里。为上帝的选民缩短时间,以便觉醒可以在最小的灾难下发生,取决于你们。这难道不值得你每天留出一点时间、履行你转世进入这个化身之前所做的承诺吗?我可以向你保证,大部分阅读这篇教导的人都属于一个自愿者团体,他们选择在这个时代化身进来,因为他们跟我的心有连接,他们想要帮忙带来我的黄金时代。

 

我亲爱的心,你们进入这个化身之前,在灵性领域,许多人站在我的面前,承诺你将会为了自由而奋斗。我决不是为了让你“因为你所做的或没做的”而感觉不好。我只是慈爱的提醒你,你所做的承诺。我提醒你,通过实现你的承诺,你会收获你的目的感和使命感,你会超越生命中所有的空虚感,你的生命将会充满无穷的欢乐,由于感受到圣灵——正是自由之灵——的能量,流过你存在的所有层面。

 

所以加入我,加入耶稣,加入玛利亚母亲和大天使麦克吧,当我们跟随生命之河——它正携带这个星球进入黄金时代——流动的时候。我向你告别,直到我们再次相聚。我在自由之心中密封住你。

 

译者:李平

 原文:http://www.ascendedmasterlight.com/ascended-master-light/date/20-2005/67-share-my-vision-of-the-golden-age-america

  相关阅读】

  【新】【全線閱讀】20170813《聖哲曼大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