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译自《两性共舞:疗愈与亲密》中

 帕梅拉与抹大拉的玛利亚的对话

 

 

如今这个世界上众多问题的背后原因,是否就是“没有真正的连结”,亦即女性能量的缺乏?

 

  是的。你可以在三个层面上建立连结。一,与你自己;二,与他人;三,与自然。与自己的连结是其他一切连结的基础。与自己的连结意味着全然地接纳本然的自己。你认为自己值得被认真地对待,值得被聆听。你对自己有着基本的爱。纵使你并不完美,有着负面的情绪与想法,这一“基本之爱”也会助你于内在深处接纳与拥抱自己,愿意真正地了解这些负面情绪或想法从何而来,又可以如何去疗愈。拥有自我尊重之基础的你,会自然而然地以一颗充满理解之心对待他人。若你能够真正地深入自己的内在,对自己的人性深为理解,你看待他人的目光自然会变得温柔。你会变得越来越深刻,目光更加宽广,也不再轻易地评判他人。如此这般,在与他人交往的过程中,放下虚伪与做作,对彼此的感受持开放态度的可能性就越大。这会极大地丰富你与对方的关系,你也会透过真正的连结所带给你的喜悦而认识到这一点。这也同样适用于个人关系以外的关系,比如与同事、子女的老师或商店店员等。对沟通与连结持开放的态度,这是最基本的,由此,你将自己遇到的每一个人都看做是一个完整的个体,而非仅仅是在你生活中扮演某一角色的某个人。

 

  与自己真正且真诚的连结不仅会助你与他人建立更加开放的关系,也会助你与自然,与非人类的生命体,与地球,与你自己的身体建立更加亲密的连结。爱会开启你的内在之眼。藉由对自己说“是”,你不仅对流经自己的生命敞开心灵,也会同时对外在的生命敞开心灵。你在他人之内以及自然之中认出同样的生命之流。即使动物并不同于人类,更别说一盆植物或一棵树,但你在它们之内看到了也同样闪耀在你之内的火花。基于自爱的生活,使你对存在的本质精髓敞开:那流经所有生命体——人类与非人类——的意识与生命之流。

 

  一个人如若实现了这三种形式的连结,就几乎不再可能施展暴力。此人或许会掉回恐惧的陷阱,并因此而暂时将自己封闭起来,进入防御的状态。然而,一旦其心灵中心业已敞开,便迟早都会回到自己曾已抵达的层面——敞开之层面。泛泛而言,暴力是因为心灵尚未敞开,缺乏对自己的最基本的爱;常驻的则是自我评判,孤独隔绝的感受,以及内在的伤痛。这是因着“缺乏连结”而引起的痛,不过人们并未或者说尚未认识到这一点。为了能够承受这种痛,人们可能会去寻找“连结”的替代品,比如迎合某一将所有问题都归罪于他人的理念。坚守和拥护诸如此类的理念——比如民族主义、某一宗教或者政治教导——会带给你短暂的充实感,使你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非常有意义,但却永远不会带给你真正的连结所能带给你的喜悦。你于内在感到空虚,缺少可以真正感受到的生命意义。如果缺乏与自己的真正连结,与他人的关系也只是表面上的,甚至有可能充满敌意。此处隐伏着暴力的种子,针对他人,以及针对自然的暴力。

 

  缺乏真正的连结,这是暴力与攻击性的背后原因。在此意义上,个人层面与集体层面息息相关。无论是对于女性个体,还是对于人类整体的发展与进步,疗愈女性创伤都是至关重要的。女性的“连结天赋”应该重新得到尊重,与有意识地运用。

 

  缺乏连结,这是否起因于长久以来一直主导人类历史的片面的男性能量?

 

  有一种以恐惧为出发点来运作、渴求权力的男性能量,是它压抑了女性能量,无论在男性还是女性之内都如此。然而,这一片面的男性能量既是“缺乏连结”的因,又是它的果。这背后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事实上,在“缺乏连结”与“男性主导”的混合模式之后,隐藏着一个“恐惧的自我”。此“自我”感觉自己与整体是分离的,觉得自己没有得到爱与保护。在人类历史的某一时刻,这一“恐惧的自我”进入了人类社会,开始逐渐地主导整个人类。它彰显为专制的男性能量,不仅抵御女性能量,也同样抵御成熟的、充满爱的男性能量。不过,此“恐惧的自我”并不一定只限于男性,它更是一种渗透整个人类,对男性与女性都造成毁灭性影响的能量流。

 

  无论男性能量还是女性能量,都可以在两个不同的层面上运作。一,自我的层面,恐惧为驱动力;二,心灵的层面,爱为驱动力。在自我的层面上,男性能量缺乏感受,带有强制性与攻击性;女性能量则充满无力感、不自由且带有操纵性。女性能量并不一定总是基于心灵,善于连接且充满爱的,女性能量也可能会富于恐惧、抗争与愤恨的色彩。基于自我的女性能量往往彰显为占有欲、嫉妒、怨恨与操纵性。如果男性能量与女性能量均在自我的层面上运作,双方之间就会常常出现抗争与不理解。二者之间不仅不会互助互补,反而会对彼此充满敌意。若二者皆运作于心灵的层面,男性能量会自然而然地成为女性能量的佑护者,以及富于创造性的伙伴。

 

  你的意思其实是,人类历史上的暴力行为并不能归因于男性能量,而是居于所有人,也包括女性之内的“恐惧的自我”?

 

  是的。我的意思确实是,恐惧是两性抗争的根源,也是不平衡的男性能量的根源,此能量在诸多生命领域中都占据着主导地位。恐惧是普遍存在的“缺乏连结”与“封闭之心”的源动力。男性与女性之内都有恐惧。男性的内在恐惧往往彰显为争斗与冲突,女性则是无力感与缺乏自尊。上述两种状况都是频率较低的状态,难以建立与自己、与他人的真正连结,难以接收到来自灵魂的灵感与启迪。

 

  这是不是说,认为男性是施行暴力,展现攻击性的人,女性乃是受害者,是不对的?

 

  并非如此黑白分明。往往,男性掌握着权力,女性被排斥在公共与政治领域之外。因此,就这一意义而言,女性明显是受压制的群体,在某些社会中,至今依然如此。然而,在内在层面上,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在低频男性能量的统治下备受折磨。许多敏感的男性觉得自己并不符合那单调、单一的传统男性形象。比如艺术家、音乐家与诗人,再比如男同性恋者,还有那些若干世纪以来为了他人的利益,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无以计数的男人。许多青年男子在生命刚刚绽放的时期,便在战场上遭受了不可思议的痛苦与折磨。他们也是历史长河中的受害者,并无异于那些遭受性暴力、在公共领域被噤声的女性。

 

  就是说,在曾经统治我们的传统体系中,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心之能量都遭到了压制?

 

  是的。而你们这一时期所面临的挑战是,将这两种能量都转化为心之能量。仅仅宣称“男性能量掌权已久,现在该女性能量获得同等权力了”有些过于简单。这依然是站在自我的层面(权力,抗争)上说话。事实是,不成熟、受趋于恐惧的男性能量曾经掌握了权力,并为男性和女性带来了创伤。对女性而言,此创伤主要位于腹部以及较低的几个脉轮。就是说,许多女性的基本纠结在于自我价值、占据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以及为自己挺身而出。而泛泛而言,男性的创伤则发生在心灵的层面。男性感到难以敞开心灵,拥抱自身的情绪与感受;面对自身的脆弱与不确定感使他们感到不安。也因此,他们倾向于透过头脑,藉由心智来左右与监管人生。然而,紧闭心扉会导致情感上的冷酷与孤离,以及喜悦和灵感的缺失。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需要疗愈来自过去的创伤。

 

  若要疗愈女性在情绪与感受层面上的创伤,就必须重新了解男性能量的真正内涵,从而将男性能量看作是支持自己,赋予自己力量的能量。如此这般,她们能够激活自己内在那高频的、基于心灵的男性能量。这会疗愈她们腹部的创伤。男性则与此相反。为了疗愈自身的心灵创伤,就必须为女性能量重树温柔、充满爱的形象,并于自己的内在看到这一高频能量。换言之,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只有重新认知男性与女性能量,才能够获得真正的疗愈。

 

© Pamela Kribbe

 ​(译者:光之紫)

 

 

【相关阅读】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