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Inner explorer 新人类扬升意识 

   2019-06-27

      

 

 第七期 B:不可追求的静

提问: lnner     回答: yachak

 

所以通过打坐这种方式,你最终要达到的是完全超越身体上的感受、思想上的认识和分别的。从这个角度而言你就不应该去追求其它的东西,不要去追求那些在过程当中你会体验到的东西,也不要有一个具体的目标性,一旦你有一个概念追求或者目标性的话,那你就和这个最终的东西相互分离,你就很难跟它结合在一起。恰恰相反,真正的技巧和方法就是尽可能地做到放下一切,放下一切你头脑式的追求、一切目标性的动机和欲望、甚至是寻找和等待的一种欲求。如果你能够一开始就朝这个方向,朝这个技巧和方法去训练的话,那你显然更容易达到一种禅定的状态。

 

当然在这过程当中你还是会出现很多的思想杂念,比如当我说你要达到一种禅定的时候,那你的头脑自然而然的就会想要去追求一个禅定;当我说你要达到一个绝对实相的时候,你的头脑又会无意识地想要去追求一个实相;当我说你要放下这一切的时候,放下一切概念、一切感受的时候,你可能又会去追求一个“放下”的概念。所以你必须要通过不断地自我觉察,一旦你觉察到自己有一个追求,有一个目标性的时候,你就必须让它释放掉。甚至于包括那种无所追求的念头,你也不要过于执着。你的“放下”应该是一种心理上的放下,而不是通过你的个人意志,通过你的头脑思维过程来放下。你必须去领悟这个东西,一旦头脑涉入进来它就会变成一种逻辑化的概念和推理。

 

在真正的技巧里面其实是不需要任何技巧的,为什么呢?因为只有当你作为人格、作为你的个人心这样一个存在状态完全消失的时候,你才可能接触到那个绝对实相。只要你的心还在活动,只要你还感觉有一个自我存在,那这个绝对实相就不可能出现。你就是你最大的一个帷幕,你只有把你这个最大的帷幕掀开,你才能够感受到真正的实相,感受到那个绝对的、永恒的东西。在你不断地觉察和不断地放下过程当中,你还是会有很多的对立和冲突出现的,它不会让你一下子就达到目标,达到那个最终的东西。即使你偶然性地有那么一两次达到,那也是捕风捉影式的,就是你完全来不及看清楚它,它就转眼消失了。甚至有时你会把意识创造出来的一种境界当作那个绝对的东西来认知,那肯定也是错误的。

 

绝对的东西绝对不可能用你的意识来分别,你的意识无法认出那个东西,但是那个东西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你又是如何知道你体验到了那个东西呢?因为那个东西它是自我觉知的,它能够自我觉察,当你的身、心、头脑完全地沉静下来,始终存在的那个自我意识它就会自我觉察。它就会认识到追求的意识和它所追求的目标其实是同一个;证悟的人和他所证悟的目标其实是同一个,它们是没有办法分离的。也就是寻找绝对实相的就是绝对实相本身,追求神的、追求开悟的就是神本身。从这个道理来说,你真正在追求的其实就是你自己,所以如果你的头脑欺骗你或诱惑你,去追求一种境界、一种感受,一个概念性的目标的时候,你就知道这些纯粹是一种幻象、一种错觉。因为你所追求的早已就存在了,你需要的只是看穿这些幻象,看穿把你带离你自己的一种幻象,把你带入主客对立的一种幻象。

 

回到你自身,让它能够自我发现,当它自我发现的的时候,你就认出了那个东西,一直和你是没有分别的。当你内在的一切活动都停止下来,那个东西才能够完完整整地呈现在你的面前。这需要你日复一日地通过你不断克服身体的障碍,比如身体的粗重带来的一些障碍,疼痛、冷热、酸麻等等这些障碍,达到身体通透、气脉流通的一种状态。它是一层层地从外在的身体进入到你内在的精微体,然后你要去释放情绪体的一些能量,再进入你的思想体去释放你思想上的困扰。这样,当这些外在的身体和内在的精微体都能够和谐一致,保持同一步调的时候,那它们才容易真正的安静下来。

 

真正的安静就是通过释放那些干扰的因素来达到的,真正的安静它并不是一个你经验当中的状态,假如你把它当做经验当中的状态你就会去追求,但是这种经验当中的状态它不是真正的安静,它是相对的安静。它不是那个真正的静止状态,如果是真正的静止状态的话,你就会进入一个完全地观照的状态。在那种全然地观照状态里面,你就可以进入得更深,更深入地释放那些干扰的东西,释放那些不平衡的东西,这样你就会完全地沉静下来,在完全的沉静里面,你的生命气息、你的整个气脉都会停止。因为宇宙有一种永远处在运动的状态,这个状态也反映在你身体里面,这个状态是创造一切物质现象的一种力量,它是让你不断地体验二元性、多元性的推动力量,你只有能够让这个力量完全停止下来,你才能看到真理。你才能体验到实相。如果这个摩耶的力量没有停止下来,那你是永远看不到实相的。

 

所以与其去追求一个静的状态,还不如去看到追求本身就是一种分裂的行动。与其去追求一个静的状态,还不如去接纳你所有的状态,在接纳当中你更容易回到自我调整、自我平衡状态。那在平衡里面,那个静就会自然而然的达到。通过静再进入一种止的状态,由止的状态进入定的状态,在定以后你再经历不同的体验阶段,最后达到一个如如不动的、绝对的三摩地状态。在三摩地里面你就可以部分的体验到那个绝对的实相,你就可以认出你本来所是的。你所追求的东西,那个最终极的东西,它其实就是一直存在于那里的一种东西。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yachak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