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2019-03-8

 

 

第十四章死后生活:细节

 

在考虑一个人的星光生活的状况时,有两个突出的因素需要考虑:(1)他在任何特定副层面上花费的时间长度;(2)他在其上的意识量。

 

时间的长短取决于他在物理生活中内建进他星光体的所属副层面的物质数量。他必须留在这个副层面上,直到与它对应的物质从他的星光体上全掉下来。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在物理生活中,他为自己建造的星光体的质量是直接取决于他的激情、欲望和情绪,而会间接取决于他的意念以及他的物理习惯 - 食物、饮料、洁净度、节制力等等。

 

一个由粗糙而俗气的生活导致的粗糙和混浊的星光体,会令人只响应低等星光振动,因此,在死后,他会发现自己在星光体的漫长而缓慢的解体过程中与星光层紧缚在一起。

 

另一方面,一个由纯净而精细的生活创造出来的精细星光体,会令人对低等和粗糙的星光世界振动不作反应,只会响应于它的高等影响:因此,他将在死后生活中遇到更少的麻烦,而他的进化将迅速而轻松地进行。

 

意识的数量取决于他在物理生活中发挥和使用的特定副层面物质的程度。

 

如果在地球生活中,动物本质被纵容并且允许它暴走,还有智慧和灵性部分被忽视或压抑的话,那么星光体或欲望体将在肉体死亡后就会留存很长时间。

 

另一方面,如果欲望在地球生活中已被征服和驯服,并且它已经被净化和训练到服务于更高本质,那么星光体在肉体死亡后就会得到很少能量,然后迅速瓦解并消溶掉。

 

然而,普通人在死亡之前绝不会将自己从所有低等欲望中解放出来,因此他在星光层的各个副层面上要花费完全意识生活中或多或少一个长时间,去允许他已产生的力量努力工作,从而释放更高的自我出来。

 

一般原理是,当星光体已耗尽对该等级物质的吸引力时,其较粗俗的粒子的一大部分就会掉落,并且它发现自身与有点高的存在状态有了亲和力。它原有的比重一直在不断下降,因此它从稠密的层级稳定地逐渐上升到较轻松的层级,只有当它在一度完全平衡时才会暂停下来。

 

在星光世界的任何既定副层面上,星光体都已发展出对属于该副层面的粒子的敏感度。在星光层上拥有完美的视野意味着星光体已发展出对所有粒子的敏感度,从而能够同时看到所有副层面。

 

一个过着美好纯洁生活的人,他的最强烈的感情和抱负是无私和有灵性的,星光层对他没有任何吸引力,如果完全独自一人,即使在他这相对短的逗留时间中,也会发现很少能让他保持这种状态,或者唤起他去参与活动。

 

他制伏了在物理生活中的世俗激情,他的意志力被引导到更高的管道中,在星光层上只有很少低等欲望的能量发生作用。因此,他在那里停留的时间非常短,而且很可能他只会有一个梦幻般的半意识,直到他陷入睡眠的期间,他的更高原理终于从星光体中解脱出来,并进入天堂世界的极乐生活。

 

技术上一点来表达,就是在物理生活中,末那识已经净化了与它交织在一起的欲乐,因此在死后,欲乐留下的东西都只是残余物,很容易被正在回归的自我所震散掉。因此,这样的人在星光层上几乎没有意识。

 

由于人上一次转世的关系,很有可能在他的星光体中具有大量粗糙的星光物质。即使他已经成长到,并且生活如此进行到那些粗糙物质没有被他活化,尽管其中大部分可能已经掉落并被更精细的物质所取代,但可能还有相当数量的残留。因此,事实上人会必须留在低层次的星光层一段时间,直至粗糙的物质全都掉落。但是,由于粗糙的物质不会活跃起来,他几乎没有意识,在他逗留期间几乎都是睡着过去的。

 

有一个点被称为物质的每对副状态之间的临界点:冰可以提升到一个点,以最小的热力增量将其变成液体:水可以提升到一个点,以最少的热力增量将其变成水蒸汽。因此,星光物质的每个副状态可以被带到一个精细点,在该精细点处任何额外的精鍊都会将其转换成下一个更高的副状态。

 

如果人为他星光体中的每一个副状态的物质做了这样的事情,以便它被净化到尽可能的精致程度,那么第一次来到的瓦解力量会破坏它的凝聚力并将其分解为原始状态,他立刻得以自由并过渡到下一个副层面。因此,他将以不可思议的高速穿过星光层,他会几乎瞬间闪过这个层面,进入更高境界的天堂世界。

 

每个人死后都必须经过星光层的所有副层面,前往天堂世界。但他会在任何一个或全部副层面有意识与否,以及有多大程度的意识,就取决于所列举的因素。

 

由于这些原因,很清楚看到一在星光层具有的意识量,以及他花在这条前往天堂世界的通道的时间,可能会在很宽的范围内变化。有些人只会经过星光层几小时或几天:其他人则留在那里几年,甚至几个世纪。

 

对于普通人来说,死后留在星光层2030年是一个平均值。一个例外情况是伊丽莎白女皇,她对自己的国家有着强烈的爱,以至于她最近才刚刚进入天堂世界,自从她去世以来一直在以她应该要为英国做什么的想法,努力去影响她的继承者,可是直到最近依然几乎没有成功过。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子是维多利亚女王,她非常快速地穿过星光层进入天堂世界,她迅速的通过无疑是由于数以百万计爱和感恩的意念形体发送给她,以及她固有的善良。

 

多次地球生活之间的间隔的一般问题是很复杂的。只可能在这里简略带过这些间隔的星光部分。学生想进一步得到有关详细信息的话,推介去看内在生活(The Inner Life)第二部第458-474页。

 

必须考虑三个主要因素: -

1)自我的等级。

2)个体化的模式。

3)前一次地球生活的长度和本质。

 

一般来说,一个年轻就早死的人的间隔时间比一个年老时死亡的人短,但在比例上很可能有相对较长的星光生活,因为大多数在星光生活中发挥作用的强烈情绪都是在物理生活的早期产生的。

 

必须记住,在星体世界中,我们普通的时间测量方法几乎不适用了:即使在物理生活中,焦虑或疼痛几乎不确定地延伸几个小时,而在星光层上,这个特征被扩大了一百倍。

 

星光层上的人只能通过他的感觉来测量时间。经过对这事实的扭曲,得出了永恒的诅咒这错误的观念。

 

因此,我们看到了(1)花费的时间,和(2)体验到的意识量,在星光层的每个等级上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在物理世界中的生活方式。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人在肉体死亡后的心智态度。

 

星光生活可以由意志指导,就像物理生活一样。一个在星光世界如同在物理世界时般没有意志力或没主动性的人,会为自己制造了周围环境的创造物。另一方面,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总是能够充分利用自己的条件,并不管它们,去过自己的生活。

 

因此,人并没有摆脱星光世界中的邪恶倾向,除非他确定会为此而努力。除非他做出明确的努力,否则他必然会因为无法满足这种只能通过肉体来得到满足的渴望而受苦。随着时间过去,欲望会自行磨掉并因为不可能得到满足而消亡。

 

然而,一旦人意识到必须摆脱拘禁着他的邪恶欲望并作出必要的努力,这个过程就可以大大加快。

 

一个对真实状况一无所知的人通常会为他的欲望而苦恼,从而延长了它们的寿命,并且尽可能紧紧抓住星光物质的粗糙粒子,因为他仍在渴望这与它们相关,又最接近物理生活所能获得的感官。

 

当然,对他来说,正确的程序是消灭尘世的欲望,并尽快回归自己内在。

 

即使仅仅是星光生活状况的知性的知识关于条件,以及事实上是神智学真理,对于死后生活中的人来说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

 

最重要的是,在肉体死亡之后,人应该清楚地认识到他正朝着自我的方向稳步回归,因此他应该尽可能地脱离自己来自物理事物的意念,将他的注意力集中在灵性物质上,在适当的时候,他就会从星光层进入心智层或天堂世界。

 

通过采取这种态度,他将极大地促进星光体的自然解体,而不是在星光层的较低层面上不必要地和无用地拖慢自己的步伐。

 

不幸的是,许多人拒绝提升他们的意念,而是死活不走地留恋于尘世。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逐渐地在正常的进化过程中与下界失去联系:但是,通过在路途上每走一步都在对抗下,他们都带给自己许多不必要的痛苦并严重地拖延他们进步的步伐。

 

这种对自然过程的无知对抗中,人拥有遗体会加剧这情况,这具遗体就像物理层上的一个支点一样。针对这倾向的最佳解决方法是火化,这样会破坏掉与物理层的联系。

 

星光层死后生活的一些典型例子将最能描绘出这个生活的本质和基本原理。

 

一个对一切都不表兴趣的普通人,既不特别好,也不特别坏,当然不会因死亡而有所改变,而是保持对一切不表兴趣。因此,他将没有特别的痛苦,也没有特别的快乐:事实上,他可能觉得生活有点沉闷,因为在他的物理生活中没有培养到特定的兴趣,他在星光生活中什么也没有。

 

如果在他的物理生活中没有除了八卦、运动、生意或打扮以外的想法,而当这些都不再可能存在时,他很自然会把时间花在自己身上。

 

然而,一个有着强烈低级欲望的人,例如一个酒鬼或一个纵欲的人,情况会更糟。他的渴望和欲望不仅会留在他身上(参照第四章可看到感官的中心并不是位于肉体,而是在欲乐),它们也会比以往更强大,因为它们的全部力量都是以星光物质表达,现在没有分毫的力量会在厚重的物理粒子启动时被吸收掉。

 

处于星光生命的最低和最堕落的状态的人似乎经常依然够接近于物理世界,使他感应到某些气味,尽管产生的刺激仅足以激发他疯狂的欲望,而吊着他的胃口令他濒临发狂。

 

但是,由于他不再拥有一个肉体,只有通过它才宣泄得到他的渴望,以致他根本不可能满足到他可怕的渴望。

 

因此,在几乎所有宗教中都发现了无数炼狱之火的传统观念,这些观念是形容这种受折磨的状况的不太正确的象征描述。这种状况会维持相当长的时间,因为它只能通过欲望逐渐洗刷掉而过去。

 

整个过程的根本原因和自动的审判是很清楚的:人因为自己的行为而自己创造了他的状况,并决定了它们的力量和持续时间的确切程度。此外,这是他摆脱恶习的唯一方法。

 

因为,如果他要立即转世,他就会在下一世延续他完结了的前一世:即是成为他激情和欲望的奴隶:并且他能掌控自己的可能性会大幅减少。

 

但是,照目前情况来看,他的渴望消磨掉的话,他就能够在没有这些负担的情况下展开他的下一次转世:他的自我,经历了如此严重的教训,就很可能会尽一切努力来阻止其低等载具再次犯类似的错误。

 

一个被认定的酒鬼有时能够吸引一层以太物质围绕自己,从而部分物质化自己。然后,他可以吸入酒精的气味,但他感官的方式并不像我们闻到这样。

 

因此,他急于迫使其他人进入醉酒的状态,这样他就可以部分地进入他们的肉体并附身于他们,通过他们的肉体再次能够直接体验到他渴望的味道和其他感受。

 

附体可能是永久的或暂时的。正如刚刚提到的那样,一个死去的纵欲者可能会抓住任何他能窃取的载具,以满足他粗糙的欲望。在其他时候,人可能会视附身于某人为一种有计划的报复行为:有一个案例被记录了下来,有一个人附身在他敌人的女儿身上。

 

行使意志力是对附体最好的预防或抵抗方法。当它发生时,几乎总是因为受害者首先自愿屈服于入侵他的影响力,因此他的第一步是要扭转屈服的行为。心智应该稳定地设定好要坚定抵抗附体,强烈地认知到人的意志比任何邪恶的影响力更强大。

 

这种附体当然是完全违反自然的,并且在最大程度上伤害到双方。

 

吸烟过量对死后的星光体的影响是异常显著的。毒素充满了星光体,以致它在其影响下变得僵硬,无法正常工作或自由活动。这时候,这个人好像瘫痪了 - 能说话,但却无法移动,几乎完全切断了高等的影响力。当他星光体的中毒部分消磨掉时,他就会摆脱掉这种令人不快的困境。

 

星光体会改变它的粒子,就像肉体一样,但不是以吃和消化食物的相关方式来做到。

 

周围环境中的其他粒子会取代掉落的星光粒子的位置,那些飢饿和口渴的纯粹肉体渴求不再存在于这里:但是贪吃者要满足味觉的欲望,以及酒鬼对吸收酒精后的感受的渴望,仍然是留存在星光体的:并且如前所述,他们可能会因为没有能满足这些欲望的肉体,而饱受很大的折磨。

 

许多神话和传统的存在,例证了所描述的状况。其中一个是丹达罗斯(Tantalus)的故事,他口渴得痛苦万分,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水来到唇边就会消失。

 

另一个关于野心的典型例子是西西弗斯(Sisyphus),他被判处要滚动一块沉重的岩石上一座山,却看着它会再次滚下来。那岩石代表着这个人不断想到的野心勃勃的计划,只是意识到他没有肉体可以用来实现它们。最终他消磨掉自私的野心,意识到他并不需要滚动他的岩石,让它安放在山脚下。

 

另一个故事主人翁是堤堤俄斯(Tityus),一个被绑在岩石上的人,他的肝脏被秃鹫啃咬,并且以被吃的速度再次生长。这象征着一个在地球上犯了罪,而被悔恨所折磨的人。

 

世界上的普通人通常在死后为自己带来的最糟糕的事情是一种无用且令人厌倦得难以形容的存在,没有一切理性的喜好 - 生活的每一天浪费在地球上的自我放纵、琐事和八卦中。

 

他渴望的那些事情对他来说已经不再可能做到了,因为在星光世界中,没有任何生意可做,虽然他可以想有多少就有多少的伙伴,但现在社会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同的事情了,因为所有通常赖以自命不凡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中都不复存在了。

 

因此,人为自己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炼狱和自己的天堂,这些不是地方而是意识状态。地狱并不存在:它只是神学所想象出来的一个虚构事物。炼狱和天堂都不可能是永恒的,因为有限的因不能产生无限的果。

 

然而,对最差劣的人死亡后的状况来说,或许「地狱」这个词就是最佳的描述,尽管它们不是永恒的。因此,例如,有时候会发生杀人犯被受害者缠着,永远不能逃离这久久不散的存在。

 

受害者(除非他是一个非常基础的类型)被包裹在无意识中,而这种非常无意识的状态似乎为机械式的追逐增添了新的恐怖。

 

这些状况不是随便产生的,而是每个人的行动带来的因,所出来的必然结果。大自然的教训是尖锐的,但从长远来看,它们是仁慈的,因为它们导致灵魂的进化,严格地纠正并且是有益的。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死后的状态比地球上的生活更幸福。死者通常意识到的第一种感觉是最美妙和最愉快的自由之一;除了那些他选择施加在自己身上的东西之外,他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也没有任何责任落在他身上。

 

从这一观点来看,很明显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人们肉体「活着」,就是埋葬和挤压在肉体中的说法,在真正意义上比那些通常被称为死掉了的人更不「活着」。所谓的死者更加自由,并且受物质条件的影响较小,能够更有效地工作并涵盖更广阔的活动领域。

 

一个没有允许重新排列他星光体的人,在整个星光世界都是自由自在的,不会觉得它拥挤不便,因为星光世界远远大于物理地球的表面,而它的人口却有点较低,星光世界中的人平均寿命要短于肉体的平均寿命。

 

当然,除了死者之外,星光层上还有大约三分之一是活着的人,他们在睡眠期间暂时离开了肉体。

 

虽然整个星光层对任何没允许重新排列星光体的居民开放,但绝大多数仍然留在近地球表面的地方。

 

要过渡为更高级别的人,我们可以考虑做一个有理性本质的兴趣的人,例如音乐、文学、科学等。每天花费很大一部分时间去「谋生」的需求已不复存在,人可以自由地做他喜欢的事情,只要它能够在没有物理物质的情况下实现。

 

在星光生活中,不仅可以听到最伟大的音乐,而且可以听到比以前更多的音乐,因为在星光世界中,除了相对迟钝的肉体耳朵可以听到的声音外,还有其他和更完整的和谐美声。

 

对于艺术家来说,高等星光世界的所有可爱之处都是为了他的享受而开放的。人可以轻松快速地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看看大自然的奇迹,显然远比他在物理层上要这样做时更容易。

 

如果他是历史学家或科学家,这个世界的图书馆和实验室都可以随意使用:他对自然过程的理解将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全面,因为他现在可以看到内部和外部的运作,以及原本之前他只看到结果,但现在也可以看到许多相关的因由。在所有这些情况下,他的喜悦大大增强了,因为不可能会出现疲劳(见第九章)。

 

慈善家可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活力地追求他的慈善工作,而且条件比物理世界更好。他可以帮助成千上万的人,并且可以更加确定地授予真正的利益。

 

死后在星光层上的任何人都有可能自己去学习,并获得全新的想法。因此,人们可能在星光世界中第一次学习神智学。有一个案例被记录下来,就是有人甚至在那里学习音乐,尽管这是不常见的。

 

一般来说,星光层上的生活比物理层上的生活更活跃,星光物质比物理物质更具活力,形体上也更有可塑性。星光层上的可能性,无论是享受还是进步,所有方式都远远超过物理层上的可能性。

 

但是一个更高等级的可能性,就需要一定的智力才能利用它们。一个在地球上将他的全部意念和能量完全投入到物质上的东西的人,几乎不可能适应更先进的状况,因为他半萎缩的心智不足以抓住更宏伟的生活的广阔可能性。

 

一个生活和兴趣等级较高的人能够在几年的星光存在中做得比他在最长的物理生活时所做的更好。

 

星光世界的乐趣远远超过物理世界的乐趣,以致令人们可能有遍离进化路途的危险。但即使是星光生活的愉悦也不会给那些已经意识到更高一点的东西的人带来严重的危险。死后,人应该尽可能快、有效而始终如一地通过星光层,而不是再像在物理层般屈服于他们精致的快乐。

 

任何发达的人在死后的星光生活中都像在他的物理生活中一样活跃:他无疑就像以前一样,可以帮助或阻碍他自己的进步和其他人在死后的进步,因此他一直在生成最为重要的业力。

 

事实上,一个在星光世界中完全活跃的人的意识通常比他在睡觉星光生活时的更加明确,他相应地更能够有决心地思考和行动,从而使他有更大机会去制造出好或坏的业力。

 

一般来说,一个人可以在他的意识发展的任何地方或任何他可以行动或选择的地方制造业力。因此,在星光层中所做的行动可能会在下一次地球生活中带来业力果实。

 

在最低的星光副层面上,有其他事在占据他注意力的人,很少关心自己在物理世界中所发生的事情,除非他在闹鬼胜地中作崇。

 

在下一个副层面,第六副层面中的人被发现在活着时,都将他们的欲望和意念主要集中在世俗事务上。因此,他们依然盘旋于他们在地球上时,与他们关系最密切的人和地方,并且可能意识到与这些有关的许多事情。可是,他们从来没有看到物理物质本身,而总是看到它的星光倒影。

 

因此,例如,一个满座的剧院有其星光倒影,这对星光实体来说都是可见的。然而,他们不能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看不到演员的服饰或表情,以及演员的情绪,这都是模拟的,并不真实,在星光层上不会留下任何印象。

 

那些身处地球表面第六副层面的人会发现自己被物理存在如山、树木、湖泊等等的星光倒影包围。

 

在下两个副层面,第四和第五层上,对物理层事件有意识还是可能的,不过在程度上已迅速下降了。

 

再接着的下两个副层面,第二和第三层上,与物理层的接触只能透过以通灵人为媒介这特殊的努力去达到。

 

最高的第一副层面的话,即使通过通灵人来沟通也是非常困难。

 

生活在较高副层面上的人通常会为自己提供自己想要的任何场景。因此,在星光世界的一部分中,人们以自己创造的景观围绕自己:其他人则接受现成的由其他人建造的景观。(第十六章将介绍各个级别或副层面。)

 

在某些情况下,人们为自己构建各种宗教经文所描述的怪异场景,制造出生长出珠宝的树、与火混合在一起的玻璃海、内部长满了眼睛的生物、以及百头百臂的神灵这些笨拙的企图。

 

在灵性人士称之为夏日之地(Summerland)的地方,同一种族和同一宗教的人往往在死后就像他们在生时一样聚在一起,因此会有一种横跨多国的夏日之地网络,这属于创造它们的人,并形成社区,与地球上类似的社区一样,彼此之间的差别很大。这不仅归因于自然的亲和力,而且还归因于星光层上依然存在的语言障碍的事实。

 

事实上,这个原理一般适用于星光层。因此,在锡兰(现在的斯里兰卡)的灵性降神会中,人们发现与之交流的实体是佛教徒,在死后,他们发现自己宗教的先入之见得到了证实,就像欧洲各种基督教教派的成员一样。

 

人们发现在星光层上不仅有他们自己的思想形态,还有由他人制造的 - 在某些情况下,这些意念形体是成千上万人世世代代的意念的产物,所有这些都遵循同样的思路。

 

父母努力将他们的愿望刻印在孩子身上的情况并不少见,例如,与他们心中所想一致的特定想法。这种影响是有隐患的,普通人很可能会不断受压于自己的潜意识欲望。

 

在许多情况下,死者成为了生者的守护天使,母亲们经常保护她们的儿子,丈夫守护他们的寡妇等等多年。

 

在其他情况下,死去的作家或音乐作曲家可能会将他的想法留给物理世界中的作家或作曲家,因此许多脍炙人口的书籍确实是死者的作品。实际执行写作的人可能意识到这种影响,或者可能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影响。

 

一位著名的小说家曾表示,他并不知道他的故事从哪来 - 实际上它们不是由他所写的,而是通过他写的。他发觉到这种状况:在同一情况中可能还有许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已离世的医生经常在死后继续关注他的病人,努力从另一边治疗他们,或建议一些治疗方法给他的继任者,他认为,以他新近获得的星光能力,这将是有用的。

 

虽然大多数死于自然死亡的普通「好」人都不太可能意识到物理世界的任何事,因为他们要经过所有低层面才会以星光意识醒过来,但是有些人可能会因为忧虑他留在世上的一些人,而被吸引回来物理世界。

 

亲戚和朋友的悲痛也可能会吸引到那些已经过渡到星光层的人的注意,并且往往会吸引他再次接触地球的生活。这种向下的倾向随着每次运用而增强,令人可能会行使自己的意志与物理世界保持联系。

 

会有一段时间,他看到尘世事物的能力会增加;但是过不久它会减少,然后当他觉得自己的力量离他而去时,他可能心智上会承受痛苦。

 

在许多情况下,人们不仅会给自己带来完全不必要的巨大痛苦,而且往往也会对那些自己在强烈而不受控制地哀悼的人造成严重伤害。

 

在星光层的生活的整个时期中,无论是长还是短,人都处于地球影响力的范围之内。在刚刚提到的情况中,地球上的朋友的悲伤和欲望会在刚刚死去的人的星光体中产生振动,从而触动他的心智或低等末那识。

 

因此,他会从梦境状态甦醒,并生动地追忆起地球的生活,他会努力地与他的地球朋友沟通,可能是透过通灵媒介。这种甦醒往往伴随着剧烈的痛苦,无论如何,回归自我的自然过程被延迟了。

 

神秘学的教导不是要忠告去遗忘过世的人:而是它确实表明对死者的深情追忆是一种力量,如果适当地使用,会帮助他进入天堂世界,并且成为他穿过过中期状态的通道,这可能对他来说才是真正有价值的,而哀悼不仅无用而且有害。符合真正天性的是印度教规定的希尔地什拉达(Shraddha)仪式和天主教为死者的祈祷。

 

祈祷与他们的伴随仪式,创造了不利于欲乐世界实体的星光体的元素,并加快其解体,从而加速他走向天堂世界。

 

例如,当带着帮助死者的明确意图来举行一次弥撒时,那个人就会毫无疑问地受惠于倾泻下来的力量:这针对他的强烈意念无可避免地会吸引到他的注意力,当他被教堂吸引时,他就会参与了仪式并在其中享受到很大份额的成果。即使他仍然是无意识的,神父的意志和祈祷也会引导这股力量流向相关的人。

 

即使整个是对死者出于善意而恳切的一般祈祷或愿望,尽管可能会含糊不清,因而效率低于一个更明确的意念,但总括来说产生了一种毫无夸大的重要效果。欧洲很少人知道那些伟大的宗教团体致力于为有信念的离世之人日以继夜地祈祷,是作出了多大的奉献。待续。。。

 

翻译:Andy Chow

資籵來源: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FBIJj9q6BMSqfr1JDmn4SQ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1)《第一章 总体描述》

 (2)《第二章 组成和结构》

 (3)《第三章 》(星光体的色彩及表达)

 (4)《第四章 功能》

 (5)《第五章 脉轮》

 (6)《第六章 昆达里尼》

 (7)《第七章 意念形體 》

 (8)《第八章 物理生活》

 (9)《第九章 睡眠生活》

 (10)《第十章 梦》

 (11)《第十一章 连贯意识》

 (12)《第十二章 死亡和欲望元素》
(13)《第十三章死后生活:原理》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