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ifer Hoffman傳訊

翻譯:田安琪

 

這世間是個幻象

因為不論這第三次元的物質體擁有多麼固著的形式

我們還是依據自己的感知來看它們

世間並沒有一套標準觀點

隨著事事物物被看成美麗或醜陋、恐懼或者愛、悲傷或喜悅

完全依循人們的信仰、品味、感受以及感知者的想法

事實上我們每一個人

都以自己獨特的方式來看待世間每一個面向

因為世間是透過我們的眼 來看透過我們的情緒來感受的

沒有其他方法來「看」或「感受」

除非在一個獨立且非常客觀的層次

 

這個我們稱之為「有形」的世界

事實上是一個能量的連續體

它以物質的、固態的以及實像的形式顯現

雖然從我們的觀點來看它是物質化的

但事實卻遠超出物質之外

我們與世間的關係物質化

是因為我們以人類的經驗以物質化的天性去感知實相

但這只是一種感知角度

我們與世間真正的關係是能量形式的

因為這世間只不過是一種簡單的能量流動

 

能量不是單一頻率或定義在某一範圍的數值

它是多種頻率在沒有界限的範圍中

我們依據自己的能量振動來與之連結

世間沒有預設的能量層面

然而的確有根據某地集體振動的狀態所形成的能量層面

我們只能在符合我們自身頻率的情況中體驗那些頻率

這就是為何我們能不在現場便能有所感知

或者明明被某一個場域

或者受某一人群歡迎與接受卻在其中感覺到不舒適

 

對於這個世間與生命的能量狀態

我們需要瞭解的是它與我們在能量層面的何處對應

當我們轉移自身的能量世間則與我們在其他的頻率上對應

若我們想要掌握這世間(或者自己的生命)

我們就必須學習如何掌握自己的能量

我們得透過了解自己的情緒去做到

因為我們是藉著情緒與地球能量連結的

 

我們對世間的觀點不過是地球能量與我們情緒間的交匯點

試想一個你留有美好記憶的地方你在那兒感到喜悅並看到了美好

現在你與某人分享你的觀點

但他卻對這地方感到印象惡劣他的經驗和感受非常不同

你看到美好的他卻看到醜陋你記憶是喜悅的他們卻記得痛苦

這是同樣的地方卻有不同的能量體驗

 

這就是世間之中一個簡單的事實

我們是能量形式的存在體並且我們生活在一個能量形式的世間

我們相信這世界會被征服與戰勝

但它不過就是簡單的能量之流在其間並沒有判斷與待議之事

能量並不關心是甚麼或會變成什麼

它僅僅在回應我們放了甚麼情緒、信念、想法在其中

並且回應我們轉化了的這些來與它相應

因此生命的挑戰不過是進入到我們所知挑戰之中的能量轉換形式

而在其中回應我們自身的能量罷了

並且生命的喜悅則代表著進入到我們所感知為喜悅的能量轉換形式

我們對這世間所知道每一樣事物就是我們自身能量的反射

世間萬事萬物會因我們轉變而改變

 

這意味著我們有能力創造我們想要體驗的世界

這便是奇蹟式的創造

轉移能量從一處到另一處

轉換自己的振動以使能量頻率的更高層面透過我們表達在世間之中

以這個觀點我們能相信萬事萬物都有其可能性而事實上便是如此

我們僅能轉換自身對世間的觀點我們無法轉換任何其他人的觀點

夢想、渴望、業力、振動、靈魂承諾、信念、思想、前世經驗、生命課題

每一個人都擁有與這些能量之間獨特的關係

由於有這麼多影像能量狀態的因素

我們會與任何人同步嗎?

 

我們可以分享能量振動的一個波段給某人

但無法分享對世間的觀點雖然我們的觀點可以是相近的

事實上我們無法分享對世間物質體驗的任何面向給任何人

我們能為別人呼吸、飲食、生活或歡笑嗎?

我們能把所感受到的美好拿給別人嗎?

若你很口渴而我正在飲水你是否依然會渴?

當然你會渴因為我無法給出我自身的物質體驗給你

你必須自己去做

 

這就是我們在親密關係中會卡住的地方

因為我們想要分享自己的旅程給他人以證實自己的經驗是有效的

我們一直在外在尋找我們內在所匱乏的連結

我們總想要一個可以為我們創造更高振動的人

而並非我們相信能為自己創造

這會帶來挫折並且不可能有用的

因為我們一直嘗試著在物質世界分享自己的情緒體驗那是你獨有的能量詮釋

我們的情緒體是一個我門用來體驗地球能量的過濾器

它以感受來判斷每一個體驗

 

想像你在一個兩歲孩子的身邊他的情緒經常變化

前一分鐘還快樂地笑接下來便開始哭泣、尖叫、亂丟東西

就像這樣他們總是在回應的模式中

他們隨著感受到的能量而改變自己的情緒

在很多層面我們也像是這樣因為我們允許自己的情緒支配自己所體驗的能量

由於我們經常像那兩歲孩子一樣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我們就相信自己無法掌控能量

並且我們的確無法辦到只要情緒深深的牽連進來

 

以這樣的觀點而言

我們從不曾真正掌握我們的世界

因為我們總以參予者的身份依賴情緒來感覺能量

而並非以觀察者的身份來知曉能量

觀照能量之流與被它所淹沒是不同的

我們太常被能量所淹沒而無法尋得出路

因為我們在能量的情緒體驗中迷失

忘了有其它的層面那專注於能量情緒的層面

 

透過專注我們成為能量的主宰者因為我們定調了它的頻率

而不是無意識的隨著圍繞我們的能量(包含人們)來做反應

大部份人都有天生的感應力意思是說我們能夠感知其他人的能量

但隨著我們定頻去它們連結這能量會進入更深之處

我們會這麼做有數種原因----轉化或轉移較低能量

以陪伴在側去協助他人走過療癒的旅程

以僕人而非服務的角色來回應療癒的需求

或者透過反照他們的療癒能力回去我們自發性地回應他人的療癒需求

以這樣的方式我們給出我們自己的光

而非煥發更大量的能量振頻去提醒他人他們自己的內在力量

 

對於能量、光與力量以及如何能幫助他人走在人生旅程上我們有許多要學的

而這一切都是我們大師之路的一部份

去瞭解到不論我們在地球體驗了甚麼

一切都是從我們的信念、思想、情緒、感知與地球能量所交織而成的能量與幻像

就像海灘的沙子幻像隨著每一個我們自身能量的轉移而轉移著

每一次我們改變了能量我們便轉移了所有我們與地球能量的連結

也一併轉移了幻像和我們對幻像的覺知

隨著我們承諾去轉移我們的振動到更高頻率

便在地球能量光譜中發生了一個衝擊致使光譜被轉移

 

當我們瞭解這個能量界的真像瞭解我們的親密關係之於能量界的真像

當我們瞭解情緒的操作是如何地重要我們能怎麼樣去轉變它

我們將不再感到自己被能量所淹沒

因為我們會走在自己所專注的能量層面

這就是把天堂創建在地球上!

 

天使烏列爾透過Jennifer Hoffman傳訊

翻譯:田安琪

原文:http://www.urielheals.com/Messages.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