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 年秋天的一个深夜,我正在斯德哥尔摩的市中心漫步。一位女士拄着滑雪杖走过,我想她大概哪里受伤需要支撑,可再一细看,她健步如飞,步伐带着节奏,就像在滑雪,可四周只有水泥铺成的街道。于是我下定结论:“这女人有点不正常,她怎么能在城市中假装滑雪呢?”

 

回到旅馆提及此事,我的编辑告诉我刚才见到的是一种被称为“北欧健走”的运动。这种运动中,不光是腿、手臂和肩膀在运动,背部的肌肉同样要用到,这能使身体得到更全面的锻炼。尽管编辑的话很有意思,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后来有天,我在体育用品商店被那种新式的健走手杖所吸引,它们很轻巧,可伸可缩。我回想起“北欧健走”,心想:为什么不试一试呢?于是,我为妻子和自己各买了一副。我们将手杖调节到舒适的高度,决定第二天试用。

 

这可是个惊人的发现!我们在山里上上下下 ,真的觉得整个身子都在活动,能保持更好的平衡,并且不那么累,我们在一个小时内走了平日两倍的距离。我想起一条一直很想探探的干涸溪床,因为溪床上的岩石太难走了,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但也许有这两根手杖能轻松很多——我是对的。妻子在网络上搜索发现,这种健走能比普通健走多燃烧 46% 的卡路里,她兴奋极了,北欧健走成了我们的每日必须。

 

一天下午,兴之所至,我也决定上网查查关于这样东西的话题。结果令人吃惊:网上有成页成页的内容,各种各样的联盟、团体、讨论、模特,还有……规则。我鬼使神差地打开了健走规则的页面,读完后被吓出一身冷汗:我到现在所做的都是错误的!手杖应被调节得更高;走时应有特定的节奏;要保持一个特定的支撑角度;肩膀的动作很复杂;摆动肘关节的方式和平时不一样。每一个动作都要遵守严格、标准的技术规定。

 

我把所有页面打印出来。第二天,第三、第四天,我都试着完全照专家的要求来做。健走变得索然无味,我不再留意四周的美好,不再与妻子攀谈;满脑子只有规则。到了一周结束的时候,我不禁自问 : 我学这些干嘛?我的目标不是要消耗体能。我不信人们在开始进行“北欧健走”的时候会想到行走乐趣,增进平衡和运动全身之外的事。我们能够凭本能调节手杖的高度,同样能够凭感觉推断出手杖越靠近身体,行动就越自如。可现在,因为这些规则,我在健走时没法再集中注意力到喜爱的事物上,总想着要燃烧卡路里,摆动肌肉和使用背后的某块区域。

 

我决定忘记看到的所有内容。今天我们带着两根手杖健走,欣赏周围景致,为能让身体得到一定的挑战、运动和平衡训练感到高兴。如果真要燃烧脂肪而不是做“移动中的冥想”,我会去找家健身会所。现在嘛,我对自己轻松自主的“北欧健走”感到十分满意,就算没多消耗 46% 的卡路里也无妨。

撰文 / 保罗•柯艾略  

翻译 / 卢彦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