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振动、我是能量,我是清醒的人,我被人们叫做抹大拉。当时间慢慢把她解锁,她在寻找古老的神话,在其中她被拉累很长时间了。我是抹大拉的振动,我等待这个日子、这一天、这个地方,在神奇的造物主前、在各个国家面前、在男人面前和宗教面前,用全光之名宣布,什么是对一个比太阳还明亮的男人 --- 基督深深的爱。我等待了很长的时间,让公众承认我是他光的伴侣。在我和基督合一的认知中,我不想轻视贬低他人,也不想对任何其它的宗教报有暴力的偏见,并把它加入到我的真理中。我不希望引起这个本来已经充满了剧变的世界中的争论。

 

我代表了所有的女人,代表了那些怀抱着无条件、无判别之爱的女人,那些为拒绝感受痛苦、表达伤悲的人而哭泣的女人。我代表了那些未无理由的然而却是永恒的自然,它并不会终止。我是在光中隐藏的文卷,来揭示在时间之始那藏于其中的深深的幽艳。我总是这样隐隐约约地被描述那隐藏在时光背后的东西。当我走进这个很快陷入昏沉的世界,每天我都与泪水和梦魔抗争。这是一个是非不明的世界,当从时间之始我都在坚守阴性基督意识的能量。我代表了女神、母亲和女性,在其中孕育人类和女性。我只是见证我的能力,我的言论需要被信奉,并最终允许这个神圣的婚姻能够由始至终被人们所见证,并写于文本之中。当我拥抱上帝之子时,我的灵和肉认出了我的神圣。他圣洁地现身于世,被我所见证,让我着迷。我也是被一个光之天使所创造,就象他,把新的色彩添加到地球的彩虹。

 

并不是我想承认我自己历经 2000 的历史,我只是希望地球去拥抱基督的血统同样也寄居于许多地球人类的身体内。如此多的众生都关注对我评价的不公上,我可以扫除时间之毯下的污秽,撕掉古老卷轴的页面,但这些对我来说已如东去之水,它在我心中根本没有留下痕迹。

 

我想承认的即不是对我的存在严肃刺耳的批评,也不是那隐然起来的秘密。我想带来的却是神圣的血统,一个有着物质身体的血统,它存在于大量神圣的才能之内。你们世界的很多宗教都已经把真理蒙蔽,把大众统治于谎言制造的痛苦的模式之中。许多宗教视耶稣如此神圣,以至于他对女性有任何接触或喜爱之意,都会使他太凡人、太软弱,从而不能成为真神。

 

为什么把这个讲得如此声明堂皇,如此清晰可鉴,是因为很多穿着暗淡令人厌恶的长袍的人,把爱和婚姻称作并不圣洁,并不神圣,并被认为不净的关系。宗教团体把耶稣的每个关于爱人的观点认为是有害于人类神圣的记忆,有害于人类的神圣。婚姻是神圣的三位一体的创造,它承认二个人有深深约束的爱,并在上帝面前立下神圣的婚约。

 

我作为光之女儿来到地球。一个迷失了自身之路很多年的光之女儿,在寻找她还看不见的东西。一个光之女儿,搜寻那些神圣的经书,行过万里之路去找寻神圣之物,去找寻真理,去寻找即将到来的东西。

 

在我作为人女的过程中,我迷失了自己,遗忘了来路。之后有一天,当我和我的爱人四目相对,我黑色的双眸和他蓝色的双眼相视之时,就象二座银河最终接触,记起了我们曾经的模样。连接产生的巨大的效应带来了时空的连锁反应。

 

我们永远都是神侣,有着贯彻时间始终的毫无质疑的婚姻。我们隐藏我们的爱,但在双目一瞥间、在相触的背后,在真相的背后,我们的爱来回交织。他知道什么即将到来,我也如此。我曾经多次梦到他的死,他在晚上经常抚慰我。这是恶魔的一部分,他被驱逐。我在遇到他前,很多年这个梦已经存在于我的睡眠中。他知道所有这些恶梦把我束缚到痛苦之中。这是我的屈辱,但他解放了我。他的确把那黑色的面纱从我心揭开,从我的眼前移走。我如此清晰地看到我的光和神圣,我对此深信不疑。

 

在他在地球上行走之时,他是如此的孤单,已经不能用言语形容。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有过接触,很多次,在同一个地点,仅仅作为一个儿童。我们互相取笑,他有着活跃的头脑,经常搞恶作剧。在他作为人类的时候,他喜欢生活,并寻找内心深处关于世界的答案。我们知道我们地球的命运已经被注定,但作为孩子来说,这对我们来说还很遥远。我们一起工作,就象乙太和梦境中的一盏灯。我们总能意识到即将到来的牺牲,它时时刻刻围绕着我们,在我们的每一个接触中,就象珍珠,非常宝贵,但却孤单。

 

我永远不想出来被当作一个牺牲品,我曾经是某事和某人的受害者。但我永远抱着对真理的坚信,我知道这一切都有定数。我们知道在地球上的时间和永恒比起来不值一提。我会呆在地球上,并孕育出能够在地球上驻留 2000 年的血统。当人们以任何角度来看待我,那深深的记会被钩起。当这个记忆在眼中、在心中变得不再陌生,地球的神圣将会继续。想像基督的 DNA 就象圣诞的光明之绳,把世界围绕起来。

 

我是抹大拉 --- 我是女性基督的代表。在你们生活的每一个方面,我代表着你们将要成为的所是。作为先知的一个女人,能够看到未来的一个女性,她知道一刻千金,她承认自己的神圣和能力,能够与地球上及其上的生命沟通。这就是我给大家带来的礼物。

  

抹大拉把基督之子带到了大金字塔中,接收并全下载基督种子。大金字塔的力量激活了基督之子,并全方位地对行星传播光。爱之旋涡随即之出现,与三位一体合而为一。当无私的行动展开时,神圣演化之点在其延缓了的进程中向前移动。

 

这个孩子是早产儿,非常幼小和柔嫩,这个孩子确保了她能够生存下去。三位一体已经确实地即位,目标也会达到。神圣的婚姻使基督的孩子早产,是因为抹大拉的压力,还有最深爱的人的丧失。她终日以泪洗面,但最终停止了悲伤。她的身体因此对怀孕中的孩子来说带来了不利。孩子早产,并生在一个意外之地,只有命运知道。地球母亲在那一天被感动了,就如基督诞生时,星星都感动了。不洁之地因为此日变得圣洁,以前从来没有人见到过。

 

【原文网址】//www.thequantumawakening.com/currentQUANTUM newsletter.htm

【传 导】GillianMacBeth-Louthan 

【翻 译】shan-athan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