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5 奥修

 

 

  有一天,一个伟大的占星学家从卡西回去,他在卡西学占星学了二十年而变得非常有名,现在他回到了他的家乡。

 

  在经过一条河,踏在柔软潮湿的沙地上,他看到了几个脚印……他无法相信他的眼睛! 「那些脚印只可能是一个世界的统治者的脚印!」那是他占星学的书二十年来一直在告诉他的。世界的统治者在印度有一个名称,他被称为「查克拉瓦庭」,他统治着六大州。 「一个查克拉瓦庭会在这个贫穷的村子做什么?赤裸的,光脚的,在大太阳底下,在这个既小又脏的河边?不可能!」

 

  这个占星学家的内在产生了一个很大的怀疑:「难道我的书是错的吗?」他学习脚印学习得非常好,所有的象征都在那里。他跟随着那些脚印去找寻这个人——然后他碰到佛陀坐在一棵树下。

 

  现在事情变得更困难。那个人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伟大的皇帝:他的优雅、他的美、围绕在他周围的宁静,以及周遭的欢宴气氛。只是借着他的「在」,树木就会成长,他所坐的那块石头会发光。 「他是一个查克拉瓦庭!但是他看起来也像是一个乞丐,带着一个乞讨的碗。」

 

  他向佛陀顶礼,然后问说:「你使我非常困惑,难道我必须将我的书丢掉吗?我浪费了二十年的时间!我可以看一下你的脚吗?」

 

  他看了佛陀的脚,然后他说:「现在它已经完全确定:你应该是一个查克拉瓦庭——世界上最伟大的皇帝,王中之王。你在这里做什么?我什至看不到你的旁边有一个仆人。这个乞讨的碗和你所穿的这些旧衣服是什么?你是一个乞丐吗?」

 

  佛陀笑着说:「不要丢掉你的书,它们是对的,但它们只对那些活在必要的法则之下,无意识地活着的人是对的。一旦一个人变成有意识的,他就超越了占星学和占星学的预测,那么必要的法则就不再适用于他,那么他就是无限力量的一部分,那么他就是神的一部分——他是一个神。他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活着,你无法预测他,他是无法被预测的。」

 

  变成有意识的,你越是有意识,你就越超越预测,那么你每一个片刻都会活在自由里——力量意味着自由。力量意味着免于过去的「业」;力量意味着你不再被过去所驾驭,过去已经不再有力量可以凌驾在你之上,你的每一个片刻都免于过去,你的每一个片刻都是新解的、年轻的、处女般的。

 

  你完全自由地活出它!但是它从来不会对接下来的那个片刻产生枷锁。你的每一个片刻都保持不被污染、纯净的、如水晶般清澈。

 

  生活在必要的法则里就是生活在枷锁里,那就是轮回的意思——枷锁、被监禁。那就是「业」的法则的整个意义。事实上,毕达哥拉斯所说的必要的法则这个概念是来自「业」的法则,这是他表达它的方式。 「业」的法则说:任何你在过去所做的仍然在驾驭着你,你被死的过去所占有,你被死的过去所操控。

 

  任何你昨天所做的已经变成一个模式,一个结构,一个个性,所以你在今天会重复它。借着重复它,你会被迫去执行它。明天它将会变得更强,后天又会变得什至更强。一世又一世,如果你继续重复某一件事,它将会在你的头脑里产生出一个沟,然后它就变成一个绝对的必要,你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地生活。

 

  葛吉夫常说人是一部机器,他是对的,除非你变成一个佛,否则你是一部机器。 「佛」这个字意味着什么? 「佛」意味着一个开悟的、觉知的人。

 

  变成觉知的,一个觉知的人没有个性,你会感到惊讶,我说觉知的人没有个性——不是以你给「没有个性」这个词的意义,而是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意义,因为他没有过去来驾驭他,没有结构,没有模式。他是纯粹的自由,他是天真的,他对当下反应,没有已经准备好的反应,因为如果一个反应是已经准备好的,它根本就不是一个反应:它是一种固定式的反应,他在当下按照事情本然的样子如镜子般地来反映,然后根据那个反映来行动。

 

  无意识的人会作固定式的反应,而有意识的人会按照当下来行动。如果你能够有意识地行动,完全处于当下,你就不会创造出任何「业」,你不会创造出任何结构,你永远都保持自由,你永远都会超越过去来行动,你继续溜出过去,就像一条蛇溜出旧有的皮。

 

  这就是成道的意义。个性消失、人消失、自我消失——跟整体合而为一:神秘的「一」。那个神秘的结合……你不复存在了,只有神存在,而神就是力量。

 

  从「必要」到「力量」旳挢梁是意识。在你所做的任何事上面变得越来越有意识,进入力量的世界、发光的力量世界、明亮的力量世界,是你与生俱来的权利。

 

  摘自 奥修《毕达哥拉斯》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