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今天的天堂来信会有什么样的主题?在所有我可以对你讲说的话题里,是什么让我今天选择这个主题,明天选择那个主题?

我想告诉你,话题怎样完全不要紧。要紧的是,我们在一起坐下来。我们可以谈论天气,可以谈论你这一天过得怎样,可以谈论是什么让你快乐。我们可以谈论任何事情。

我们谈论什么完全没有关系。重要的是,我们在谈论,我们在一起参与,我们在交流爱。这就是我们在做的,我们正在这么做。我们说些什么有多大的关系呢?重要的是,我们在谈论,重要的是,我们在看向对方的眼睛,或许应该说,你 --- 我所说的你,其实是真实的合一的我们 --- 在看向你自己的眼睛。

我在讲,你在听。你也是讲道者,你也是听道者,你是全然的整体。

我们是全然的整体。我们的交流超越言词讲义,我们融合在我们的言谈中。你喜欢我的声音,我也喜欢你的。我们就像鸟儿在树上呢喃。

我们讲话的声音来来回回。谁在讲?谁在听?讲、听之间并无界限。

无论你是在读我的话还是你(看似你)在记下这些话,都一样。你自己在说,你自己听。你在听你的本真之我讲道演法。

你是本真之自己,我们是本真之自己!

你在创建美丽的宇宙世界,你一如既往地在创建它。你想要演奏什么样的音乐音调?

世界在模仿你。它是你对它言说的回音,它是你言说时语气语调的回音。发生了什么事?你可能会问,世界在回答:你就是正在发生的事。

世界说:上帝啊,你得对我负责,不是吗?

我认识到,你可能会认为我 --- 上帝,该对你负责。说该我负责之世界和你,两者有共通性。然,世界是你的欢乐,世界在你悲悯的手中,你手握权杖。

在我看来,我的孩子们喜欢让我对一切发生的事物及其方式负责,这样想是过分的。如果生活是一场棒球比赛,我想你会把我称为裁判,但我是扔球的那一位吗?

生活比你想象的简单。球可能会反弹出围栏,但球是谁扔的,亲爱的?球是谁扔的?

是的,当然,我可以同时出现在所有的地方,我无所不在,但你是球员,亲爱的,是你的手在扔球。

我这是在让你为一切负责吗?是的,我是,我的确是。我并不总是保护着带球者以防对手抢球,我的肩膀是广阔的,我带着世界在往前挺进,但这不能说明你向我扔臭鸡蛋就讲得通。你认为呢?

你真的可以面对这个世界说,你与它完全无关,然后转身走掉?

亲爱的,即使在你观看球赛时,你也扮演着角色,观众也起着很大的作用。你欢呼,你喝倒彩,所以你或在振奋气场,或在浇泼冷水。

同时,无论你做什么,拉着我的手跟我谈心。你是我在地球上的耳朵,你是我的使者。你向世人报告我的话语,你也向我汇报,好让我了知正在发生的情况。你依赖我,我依赖你。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who-is-the-speaker-who-is-the-hearer.html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