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7 奥修

 

 

 

有一个人时常来见伟大的圣人,他总是会问:「先生,有一件事令我不解。你是那么纯真,那么纯净,这怎么可能?在我的脑海里出现怀疑,也许你只是假装。在这个腐败的世界里,人们怎么可能这么纯真无辜,这么无邪?人怎么可能避免被世界腐化?也许在内心深处,你仍然带着一样腐坏的东西,但是在表面上,你一直维持着它,你一直维持得很好。」

 

  有一天这个人又来了。他又开始说相同的事情。而师父说:「听着,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说,把你的手给我看。」师父看着他的手,变得很忧伤,闭上了眼睛,开始哭了起来。那人说:「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哭了,先生?我从来没有看见你哭过。」

 

  他说:「我哭是因为只有剩下七天,在七天之内你将会死去,你的寿命会被切断。下星期天,你将会死掉。那就是为什么我哭了。此刻你可以问任何你想问的事情。你想要问什么事情呢?」

 

  那个人说:「我忘记了,你已经严重地困扰了我。只剩七天?」

 

  现在这个师父非常受到人们的喜爱,那么多的尊崇,因而没有理由怀疑他会说谎。

 

  那个人冲回家里,病倒了,七天从不离开床,每天消沉着,停止进食,无法入睡。亲戚们都来见他。在第七天,他们都只在等待着,因为师父曾说过太阳下山时,他就会死去,还有剩下半小时就要到了。太阳就落下来,落下来,而亲戚朋友们,妻子和孩子们都哭着,那个人就要陷入死亡了。

 

  然后师父来了,对那个人说:「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在这七天里,你有做过你习惯称为罪恶、污秽、腐败、这个和那个的事情吗?有任何想法,任何世俗的想法进入你的头脑吗?」

 

  那个人很困难地睁开眼睛,他说:「你在说什么?我就要死了!当人快要死掉时,他怎么可能会有罪恶或世俗的任何想法?只有死亡陪在我身边,它越来越靠近。在这七天里,没有单一个世俗的欲望在我里面。我只是在想着神。我在祈祷着,复诵着神的名。」

 

  师父笑了,他说:「你可以站起来。你不会死了!那只是一个设计来告诉你为什么我是纯净的。死亡一直围绕着我,它是否在未来七天、七年、七十年来临,这有什么关系?这不重要,这只是时间的问题。死亡会来——那是非常确定的——它将会来。当死亡来临时,对你的意识会变得非常非常清楚。生命经历一个极大的改变,一个根本的改变。」

 

  那个人开始笑了起来。他说:「你开了一个玩笑!」他完全没有问题;几分钟内,他就没有问题了。但是他说:「师父,有一件事,你怎么能够说谎?」

 

  师父说:「这既不是一个谎言,也不是真理;这是一个设计,一个Naqshbandi。」

 

  地图被编制来帮助你,它们是随意的,永远不要变得太执着于地图。如果你能够,就使用它;如果你不能,忘记它的一切。在它里面没有任何价值超过它的使用。

 

摘自奥修《苏菲﹕道上的人》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