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国际版授权注意事项|

 

本电子书是从 Zingdad.com 免费下载的,从不收费。欢迎你无限地分享!谨注意两点:不能以任何形式改动原文以防侵犯版权!不能以任何形式出售章节或全文以防伪冒!从本人做起,作者真诚地希望读者免费分享原文。

 

序:

 

它看起来像一本书。感觉就像一本书。它甚至闻起来像一本书!

 

它不是一本书!

 

... 是一个邀请!邀请你进入神圣的力量和无限的自我!与所有真实的你建立正确的关系时,你会与所有生命建立正确的关系。如果你接受这个邀请,那么你将能够加入到共同创造最奇妙的未来现实 ... 一个宏伟的黄金时代,一个全新生命的全新的世界!一个我们都知道彼此是一体的时代,同一个生命,同一个地球和神圣一体。一个我们觉醒自己就是我们造物主本质的时代!

 

 翻译: Jet

9.1 衰竭性怀疑

Zingdad 8?

8 怎么了?

Z 我内心有些挣扎。

8 好吧。挣扎什么?

Z 嗯,我正在重读第 8 章,读到了你谈论我如何克服疑虑和恐惧,才能够接收到扬升书。当你这么说的时候,我自我感觉十分良好。但是,在第八、九章的间歇,我花了一些时间来思考。我觉得自己有点不称职。因为我仍然存有很多的怀疑。而且我越去想,越怀疑。而且,鉴于我过去的曲解和失误,我担心我会再次搞砸。然后我想起你和 JD 告诉我的事情 ...... 为什么我不能单纯的相信 ...... 你懂的 ...... 为什么我没有信心呢?

然后我觉得自己更不称职了,我正在写这本书,我接收到了这些材料,而即便是我自己都对此没有绝对的信念!连我都还存有疑问,我怎么可能期望我的读者会相信呢?然后我想我肯定是疯了,因为我知道不可能靠自己想出前几章所提出的任何观点。我知道这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所以这些话必定来自你和 JD ,可为什么我仍然怀疑呢?于是我一次又一次地陷入死循环。

这就是问题所在。这并不难以忍受,但这个疑惑确实很困扰我,并且我的心里很沉重。所以在我们继续下一章之前,我真的很想解决这个问题。

你能帮助我吗?

8 当然可以。

我们先分析一下。首先,在上一章,我说过你已经大部分释放了你的疑虑和恐惧,并且正因为如此,你现在才能够撰写“扬升书”。这是真的。即使是着手起草的一个月之前,你都不可能接收这些言语。只有当你准备好了才能开始。我还说过,作为撰写扬升书的结果,你会释放掉你的恐惧和疑虑的残余部分,以唤醒你真正的创造者本性。

你不记得我说过这些吗?

Z 记得。听起来没错。

8 回到这个话题。如果我说我们将释放你的恐惧和疑虑的残余部分,那一定意味着我知道还有一些东西亟待释放,这也正是我打算帮助你的。现如今,你发现你需要谈论这个主题。那真是完美的。在完美的时机。不,你不需要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后才继续写作。与我一起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要通过书写这本书的,并且和其他任何一个主题具有同等的重要性。事实上,有关这个问题的对话就是第 9 章。

Z 真的吗?

8 JD 说过:

“如果你还看不到完美,那是因为你离画面太近了。”

还记得在暗世界居民的章节中,这句话对你有多真实吗?

Z 我记得。

8 在这一章中也是如此。这一章的主题是怀疑,或类似怀疑。它始于怀疑,并以你意识到你是一个神秘主义者而告终。

Z 一个什么?

8 神秘主义者。

Z 对不起,我听到了。我在明确我的疑问。我甚至不完全知道什么是神秘主义者,何来和你谈论我怀疑的感受就会变成其中一员呢。

8 好的。你可以用这台笔记本电脑访问互联网。花五分钟时间来快速定义神秘主义,然后回来和我汇报一下。

(我这样做了。我真的花了五分钟,并得到了最简要的概念。)

Z 从我在互联网上能够搜集到的信息来看,神秘主义者似乎是寻求个人直接与神圣合一的人。是在没有宗教教义的干预下寻求(或发现)与上帝联系的人。还有一些关于神秘主义者是“神秘学校”的追随者的说法。我隐约记得以前听过这个词,但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这些学校是什么或他们教什么。

所以,神秘主义似乎都是关于一些非常神秘的东西。

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对我来说都有点神秘!

8 没关系。出于讨论的目的,你已经获得了足够的理解。

接下来,我们需要对“神秘”这个词做一个简要的定义,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Z 好的。我会去查一查。

(我确实这样做了)

我找到的“神秘”一词广泛的含义是:

一个秘密。未知或无法解释的东西。引起好奇心的东西。一些只有经由神圣启示才能知道的东西。

而且,有趣的是,这个词最初来源于希腊词 mustēs ,意思是“启蒙者”。

8 这很有趣,对吧?

好了。先讨论到这里。接下来,我想直接转移到你的难处上。你说你在怀疑中挣扎。你能告诉我你的怀疑来自哪里吗?

Z 我认为是出于恐惧。

8 对我的口味来说,这太简单了点。下面这样解释如何:

“怀疑是从对确定性的执着中产生的。”

或者我可以以否定的方式说:

“怀疑起源于对于不确定性的抗拒。”

Z 好的。让我先消化一下这两句话。有很多很多我不确定的事情。例如,我完全不确定今天早上我的邻居早餐吃了什么。但没关系,因为那对我没有任何影响。我无需执着。相比之下,我也不确定我是否会经历 JD 说过的即将到来的第二次奇特事件。但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想要它发生!那是我找到归途的标志。能够确认我正在做正确的事情。这也是最美妙的,无以伦比的体验。所以 ...

8 所以,你抗拒你的不确定性。一方面有着兴奋,因为 哦,哇,如果它真的发生了,那该有 " 多棒”;另一方面也有恐惧,因为 哦,不,如果它没有发生,那该怎么办?”

Z 你懂的。正是这样。我对从你和 JD 处获得的信息上态度都是一致的。真的没有办法让我知道它是否 100 %正确。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这些对话是否仅仅是我的想象而已。看在上帝的份儿上,我甚至不知道你是否仅仅是我想象出来的形象。

8 但是,这不是有一个“我”在说“我存在!”,这难道不足以证明我确实存在吗?

 Z ...... 因为这里的“你”,只存在“这儿”是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8 但是在前一章中,你 ...... ...... 没关系。 其实我只是逗逗你,但你显然没有心情。

Z 哦,好吧。好吧,我懂你的玩笑了(笑了一下)。

或许我可以给你一个更具体的例子。我怎么知道我的“山地体验”,如此的神奇,不是一次性的呢?我怎么知道会不会有第二个奇特事件呢?而我的读者如何知道(如果他们还没有经历过奇特事件,他们是否会有自己的奇特事件经历呢?)我们怎么会知道任何事情呢?我们如何停止怀疑?

8 所以你先怀疑 ...... 然后你因为自己怀疑而评判自己?

Z 是的。因为我本该有信心的。

8 是吗?当你遇到你不确定的事情时,你是否本该“相信”?你确定这是个好主意吗?

如果明天在街上有人靠近你,并向你推销几百美元的神奇药膏,他声称神奇药膏能把任何涂抹上的东西变成纯黄金,你是否会相信他,然后马上交出现金?

Z ( 笑)不,当然不会,我会坚持看到它的效果再说。

8 好,现在要诚实地回答:如果你看到它的效果,你会直接给他钱吗?

Z 说实话,不会。我不相信存在能够点石成金的神奇药膏。这是不可能的。你怎么能将非金原子转化为金原子呢?一种核反应之类的过程才行?你将如何增加或移除每个原子精确数量的原子粒子,使它成为一个金原子呢?纯属无稽之谈。如果我看到一个完全具有说服力的演示,而且完全可行,我会假设我正在观察一个非常有天赋的幻术师,正在用他的技能来欺诈毫无防备的人以换取现金,或者,也许我是一个精心制作的恶作剧的笑柄。

如果我仔细想想,我会将这笔钱交出去的唯一情况是,如果他允许我用他的法器从毫无价值的垃圾中创造出价值千美元的黄金,卖掉它,给他钱然后带走他的魔法药膏。

8 这很聪明。而这正是你生活中得心应手的那种精明。它让你做出正确的决定,以至于你很少被利用或被愚弄。所以这很好,也很有用。而这种聪明正是你正确处理不确定性的结果。你从所呈现的信息开始。然后你根据你知道的权衡你不知道或不明白的事情。如果你可以用你已经知道的一切解决你的不确定性,那么很好。如果你无法解决你的不确定性,这也不重要(例如今天早晨你邻居的早餐菜单的例子),那么你就不去在乎。但是,如果它真的很重要 - 可以让你变得富有的药膏肯定很重要 - 那么你会发现自己陷入怀疑之中。在我们的例子中,你用怀疑推动了一个理解事物的过程,以使你做出不买神奇药膏的决定。

你缺乏的正是信任。只要有信心。只要交出钱就行。

所以我对你的问题是:为什么当你面对 JD 和我与你分享的想法和概念时,你会期望自己的行为会有所不同?

Z 有意思。我也说不清楚原因。

8 那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在你的脑海中,你将“真实”的东西与“精神”的东西分开了。“真实”的东西需要真实的证据,而“精神”的东西,你觉得只要有信仰就行了。原因是你正遭受宗教的影响之一。你们世界上的大多数宗教都致力于传播怀疑是“坏”的观念。其实并不如此。它只对商务不利。他们的商务。如果你皈依一种宗教,然后发现自己开始怀疑,那么结果是你发现这一宗教所提供的答案不能令你满意。他们向你呈现的,你不知道或不明白的事情,在你的头脑中,不能用你已经知道的事情来解释。既然关于上帝和你永恒灵魂的真相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你会发现你无法不在乎。你必须知道。所以你就怀疑。如果你选择追寻你的疑虑,就会产生宗教问题。那么你很可能会在其它地方找到令你满意的答案。如果你在那个宗教之外找到了更好的答案,你可能会离开那个宗教。然后你不会再在这个宗教的教导下去做事情。不再受这个宗教领袖们更大程度的控制。而且,当然,不再给他们钱。因此,很显然,宗教领袖们不太喜欢人们怀疑,并追寻他们的怀疑以寻求与旧宗教观念所不同的新的答案。所以他们制定了一个非常狡猾的策略:告诉人们怀疑是不好的。告诉他们这是邪恶的头脑或魔鬼在行动的证据。让他们感觉怀疑是很堕落的表现。然后,当人们确实存在不确定性和问题时,他们会鄙视自己以至于不会去寻找他们问题的答案。他们只会将自己的怀疑看作是内在罪恶的证据。以致于加倍努力来变“好”。他们通常会对自己的信仰变得狂热,以此作为应对疑虑的手段。聪明吧?

Z 也许吧。但这样做不太好吧?

8 如果你认为宗教通过“从善”而在你的世界中传播的,那么你是极其愚昧的。我并不是说宗教在其基础——原始教义上并不包含任何的善,显然是有的。我也并不是说,没有以各种宗教的名义做过什么好事,显然是有的。但是,如果你忽视宗教的主要目的是「成为权力和控制群众的工具」这一事实,那么你是在自欺欺人。

但这一章实际上并不涉及宗教。而我实际上也并没有反对宗教本身,因为宗教有其作用,而且没有人是真正的受害者。现在我真正想指出的是,宗教对塑造你们的行星意识有着深远的影响。考虑到你对精神观念提出了质疑,与宗教的利益有着巨大的冲突,所以你具有预先设定的对怀疑有消极的反应并不奇怪。

他们教导你“不要怀疑,要有信念!” 但在生活的其它领域,如果你只相信他们所说的话,那么你最终会被骗取所有的财物。所以,你会产生一种焦虑:

“我一定要对灵性事物有信仰,但我必须保持自己的智慧,并相信从生活其它方面获得的体验,”

你对自己这样说。

但这显然是很愚蠢的!确实是没有任何东西比你的灵性更真实。你自己最真正的本性 - 你的精神自我 - 应该是最真实的东西!那么为什么你不总是相信自己的真相和自己的经验呢?

所以现在我们必须解除这些编程。我们必须调和灵性和现实生活。我们必须将这些神职人员和他们的教义从你和你的灵魂之间,从你和一之间去除;真相是,你是源头之神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真的,愚蠢的是,为了知道你内心所了解的象呼吸一样近的真理,你还要去求助于一个读着古老经典的另一个人?

 

 Z 听起来确实是很奇怪的理念。

8 对那些试图更加深入二元性的人来说这样做是合适的,因为他们正为自己创造一个受害者的状态。他们将更深地陷入二元性,因为他们说:“我不认为自己持有真相,肯定是别人为我持有着呢。”

因此他们总是寻求专业人士,来告诉他们什么是真实的:神职人员,政治家,律师,医生,科学家等等。这些权威必须告诉他们现实是什么。但对于那些决心从这个密度提升的人来说,情况并非如此。觉醒的人当然可能会考虑其他人的观点;你可能会与之分享并向他们学习。但是你与上帝,神性和一的联系只能是直接的和发生在个人层面上的

对于扬升者来说,应该停止试图将“灵性”与“生活”分开。对于觉醒的存有来说,生命中的一切都变成了“灵性的”。例如,对于我们这个较高的意识密度来说,没有“灵性”或“宗教”这样的概念, 因为一切都是“灵性的”。而宗教 - 信徒必须坚持的一套教义和信仰 - 对我们来说是毫无意义的。要知道,一切都是在与一之间的关系中完成的。这一切都在为上帝服务。我们不必特意去考虑它,或者试图变得虔诚,或为之花一些时间。我们可以很简单地,什么都不做而已。

因此,让我用这句话来完成我的观点:释放你对自己怀疑的评判。这种评判是不必要的,只会适得其反,并让你痛苦。你怀疑,很简单,是因为你不知道。让我以你的下一个奇特事件为例来阐明这一点。当 JD 向你解释这一点时,你明白它即将到来并意味着什么,对于前景感到兴奋和高兴是自然而然的事。而开始思靠它也是自然而然的事。发现你“不知道这个”。这是不确定性。

现在,如果你开始热切地希望梦想成真,甚至去相信你需要它的实现才行,那么你就开始关注不确定性。你开始执着。它变成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怀疑。如果这还不够糟糕,你现在也决定这个怀疑本身就是不好的。

这样做会造成神经症。你怀疑,但你认为怀疑是不好的,所以你尽量不要怀疑,但你不能创造确定性,于是你更加怀疑。所以你会发现自己陷入我称之为“衰竭性怀疑”( "debilitating doubt" )之中。

还记得吗,上一章的衍生真理之一是,“你给出什么,就收获什么”?

Z 是的。我记得。

8 其另一个真实的推论是,“你越抵制,越顽固”。

Z 对的。

8 所以如果你感到怀疑,你要么想办法解决,要么专注于怀疑本身。如果你专注于怀疑本身并与之搏斗,那么它会“顽固下去”。你得到更多怀疑。而且,如果对你的怀疑进行评判,告诉你怀疑本身是错误的,基本上可以确保你专注在怀疑之上。你很可能会受到“衰竭性怀疑”的攻击。

你就这样进行了一轮一轮又一轮。你持续怀疑,持续对此感觉糟糕。皆因你内心深处的某处,存在着你不应该怀疑的原始思想。

不正当的。古怪的。而且没有益处。

Z 哇,嗯?我懂了。好的。那么我想放弃这份评判。也许对于我是否会经历另一次奇特事件而感到怀疑是可以的 ......

8 让我们暂时放下你的怀疑的细节。让我们来看一看幕后的情况。

你知道未来吗?

Z ... 不。

8 你对未来会发生什么有任何确定性吗?

Z 没有!

8 你觉得你能控制未来吗?

Z 不能!

8 你对 JD 和我与你分享的这些对话中的材料,有任何直接和个人的了解吗?

Z 不,如果我有的话,我不需要你们来告诉我。

8 那么,此时此刻,你根本无法在内心之中确定这些事情,对吧?

Z 是的,不能!

8 那么,你应该明白了。在这些情况下,不确定性是完全合理的,不确定性就是你的状态。问题出在你的执着中。你想要这些信息的确定性。但是你还没有理解的是,这实际上行不通。我和 JD 告诉你的,甚至是 Adamu 将来会告诉你的东西,并不意味着要被视为你所必须相信的信条!这些是根据我们的经验,我们认为是真理。由于这些事情并不在你的体验之中,因此我们在与你分享的时候,就知道你会感到惊喜,惊讶和惊叹。这些是我们给你的礼物,你可以去检验,试试看它们是否也适用于你。随着旅程的展开,你可以将这些礼物用作自己成长的工具。

我想说的是,就问题的核心而言,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提供我们的视角。是否要利用这些礼物来影响你创造自己和你的现实的方式,完全取决于你自己。我们无法为你创造。我们无法夺走你创造的权利,除了我们为自己创造的东西。这会很荒谬。 JD 8 Adamu 不是你的世界的创造者,当然也不会为你和地球上的其他人创造或不创造担负任何的责任。

所以,直到你创造一种体验,并通过这样做使你成为真实的自己,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你点亮这些独特性。所以,你的不确定性是正确的,好的且健康的——直到你为自己创造了真实的东西。

不健康的是执着于不确定的结果,而更糟的是,对自己的不确定性进行评判。如果你选择这样做,这并不是错误的。它只是没有把你引领到你想要去的地方。并且它会伤害到你。正如我所说,这是不健康的。

Z 我明白, 8 。所以我想停止那样做。我想停止陷入对不确定性的执着中。如果我确实感到怀疑,也不会再评判自己了。

8 太棒了。这就是我在本章中想要帮助你的。我将帮助你更好地理解不确定性。我要教导你它的力量和辉煌。这样做的结果不会是让你不再怀有更多的不确定性,也不是你永远不会再怀疑。结果会是,你将拥抱你的不确定性,并学会以绝妙的新方式来使用它。你会将它看作一个奇妙的礼物。

Z 真的吗? 听起来真是难以置信。

8 是吗?我愿意接受挑战!(祂笑了)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