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多年以前,我们(扬升大师)和一名俄罗斯女子取得联系,这名女子非常之直觉和敏锐。她的名字叫布拉瓦茨基夫人 (Madam Blavatsky),通过她的直觉,我们给了她一项任务把我们介绍给地球上的人类。我们觉得那是一个恰当的时机来引见自己,并将精神领域的信息传播给地球上的人类。

 

布拉瓦茨基夫人被我们引领到许多宗教,尤其是东方的宗教。通过印度的梵文 (Sanskrit) 著作和许多其他教义,她意识到了造物主的目的和人类的未来。

 

我们要求她的教导尽量简单,因为她的话语是要传达到全世界的。在那个年代,大多数人都没有受过很多教育。当然,社会的上等阶层受过教育,但大多数的灵魂属于工人阶层。

 

布拉瓦茨基夫人也试着做到简单,但她在与我们的沟通和自己的内心感受中忘乎所以了。她有一个很强的自我,她的自我多次控制了她,改变了我们传递的信息以满足自己。她不断地吸烟,这也阻止了她从我们这里获得清晰的信息,因为吸烟导致她的气场 (aura) 不干净。她还得知了精神教会运动 (Spiritual Church movement),这使她很担心自己被归为与他们一类。

 

我们希望与这些教会一道工作。我们将精神教会运动视为通信的好机会,但布拉瓦茨基夫人却将这些教会看作是愚蠢的,并将自己孤立起来,不与他们合作。她是一个任性的女人,非常强势和坚决。她的自我发号施令,而我们要求她做的,她不去做。她告诉人们,我们生活在喜马拉雅山。她拒绝接受自己是一个媒介 (medium),甚至进一步将自己孤立起来,与主流的宗教机构也不作接触。她树敌很多,为自己制造神秘的色彩,经常用几个技巧来令人吃惊。她变得善于变魔术和“显化”物品,以显示她的技术水平。

 

当这些发生时,我们只能震惊地看着我们的使者歪曲我们的话语,恶劣地撒谎说,我们曾以肉身的形式与她会面,并在她的书中写了许多不实之词。我们无力阻止她。这位极具天赋的媒介,我们曾希望她能够把我们的信息传播给大众,却变得越来越像一个隐士,我们的目的没有实现。

 

她写了书,但那些书写得很复杂,几乎没有人能看懂。我们让她把事情简单化以便人们能够理解的要求被她当成了耳边风。我们从来没有接触到大众。即使在今天,许多人仍然无法理解她的书。真是浪费能量,真是浪费才能。

 

当布拉瓦茨基夫人死后,她返回精神世界,看到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她非常地沮丧。像所有灵魂一样,在进入精神世界里真正的家之前,她需要回顾自己的一生及其后果。她恳求我们给予她第二次机会,所以我们决定给她这样的机会,再次返回地球,为我们传播信息。这一次,她强调她会把事情做对。但是,为了确保她不会再次变得太“沉重”和技术性,我们确保她很难使用她的左脑。同时,我们也让她比以前更有直觉力。自从她回到精神世界后,她生前建立的通神学会 (The Theosophical Society) 已出版了成千上万的书籍,这些书都是基于她的信息或含有一些她的信息。而人们却没有意识到这些信息是错误的。

 

事实是这样的:

 

我们(扬升大师)从来都没有生活在喜马拉雅山。我们驻在精神领域里,并将继续留在这里。我们不能生活在地球上,因为我们的振动频率太高。我们招募弟子 (disciples) – 那些在来地球之前就同意与我们合作的灵魂成为我们的通道。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必须经过严格的训练来消除自我,并以高我取代。这一训练包括多年的纪律和辛勤工作,从中学习处理我们的能量,也学习完全服从于我们,以使我们的话语被传播,而不是通道的话语。精神世界里有许多维度 (dimension)。我们住在最高的维度之一。我们成为大师,是因为我们已从地球层面上获得自由。我们偿还了自己所有的业力,学习了所有需要学习的功课。然后,我们进入更高的维度,继续一层一层地提升自己,直到我们达到了扬升 (asension)。人类只知道少数几位扬升大师,但其实精神世界里有成千上万的大师。我们都在做看管宇宙的工作,尤其是在设法帮助人类达到更高的境界。

 

就我而言,我自1992年以来就一直与我的通道在一起,以熟悉她的身体、她的能量和她的精微体 (subtle bodies)。在此之前,她被另一个精神存有训练了5年,教她如何做通道,以及使她的身体适应精神领域的能量。对她来说,这不是一个愉快的经历,并为她带来了许多不适和失调。但她知道,如果她要与最高的能量沟通的话,这种训练是必要的。在我们精神大师中,你会发现有阳性能量大师和阴性能量大师,比如纳达女士 (Lady Nada) 和玛丽女士 (Lady Mary) 是阴性能量大师中的两位。我们每个大师都在发挥作用,指导地球上的人类提高振动。我们只能通过通道工作,这个通道必须经过特殊的训练。对于那些精通星象学的人来说,如果你研究我的通道的出生星图,你会看出她是适合做我的通道的。有许多关于我们这些大师的报道,但那些话大部分是不真实的。最终,人类将会认识到,哪些在过去写的话不是真实的。我们希望人类知道,我们现在准备好再次与布拉瓦茨基夫人合作,将精神领域的信息带给人们。她再一次化身为我们的通道,但这一次,以我们希望的方式进行。这一次,她是一位出色的学生,现在她准备好了,把我们的信息带给世界。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