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EVENT 2020-03-04

  编译 | 马克兔文

 

 

马雷克·普罗切拉 &

乔治·亚里士多德夫·斯坦科夫

2020.3.3

 

马雷克:我想问你一个关于“魔鬼代言人”的问题:

你个人是如何应对这样情况的:几乎每年你都会得到“今年”是 ( 或者可能是 ) 最后一年的信息——然后你会与我们沟通 ( 这对我们保持动力绝对是超有帮助的 )

我们都知道时间是不存在的,一切都发生在当下,一切都已经存在和完成。但是,当这“最后一年”过去了,新的一年来了,你所做的光工作似乎还没有结束,你难道不觉得累、失望、沮丧和那些不愉快的人类感受吗?你是怎么处理这个连续不断的“最后一年的”?有没有一个真正的最后期限,一年之后,扬升必须在我们的时空以某种方式发生?

 

 

 乔治:我完全知道我们创造和转移的许多时间线,以及在每个时间点上是如何出现一个分叉的,一条向下走的路径,另一条向上走的路径以一种简化的方式呈现,这就是为什么对我来说,每一个门户和每一年都是最后一个。如果我们错过了现在的机会,它就会在未来消失,或者我们所定义的未来只能在当下创造。

因此,这成了激励 PAT 获取最佳成绩的一个非常成功的方法。他们知道这一点,不把它当回事,还批评我。我最大的优势在于,我能够非常强烈地感受到身体里所有的波和所有的门户,并且知道什么是危险的,我们是如何轻易地错过机会,如何下降到较低的时间线和更糟的情况。

第二个同样重要的考虑是,有效的光工作可以在化身人类最抑郁、绝望和失望的状态下完成。在这样的状态下,小我失去了对化身人格的控制,所以会向灵魂和她的能量敞开。因此,如果有人对我的预测感到失望,认为它可能不会在这个虚幻的线性时间中实现,这一点也不要紧,只要他们向灵魂敞开,并在光体过程中前进。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这些年来坚持阅读我文章的读者和 PAT 成员,在光体过程和提高他们身体频率方面都取得了最大的进步。

避免失望和判断现实这种人类化的评价,是从非常局限的角度来评价一个人,没有抓住要点。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在乎我的时间线是否有效,正如我越是知道它是无效的,但最终的结果越是如此。我花了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时间来研究这个最终结果。然而,就今年而言,有大量的事实和信息表明人类已经到达了临界点,我们即将在那之前扬升。

还有第三个不为人知的神秘学基本真理——光工作越成功的人,对这个现实和人类就越有价值,在这些较低时间线上停留的时间就越长,因为他(或她)是不可或缺的。在地球上停留的时间越长,在光学上表现出来的是扬升进程的延迟,实际上是一种奖励,也是这个人成功的标志。

正如你们在最近的文章中读到的,我已经在很多场合处理过这个问题,大部分 PAT 2012 12 月就已经扬升了,然后就可以离开了。我们反而决定以化身的身份回归,帮助很大一部分人类也扬升,这是因为我们在这方面非常擅长。

阿莫拉和我都清楚地记得,我们在梦中一个非常高级的理事会上作出了这个决定,之后我们在人类层面上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这发生在 2013 年初,也就是 2012 12 月,我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攻击,几乎要死了,假如有一次死亡的经历,就会让我离开这个地球。另一位出席这次会议的 PAT 成员,我们记得是杰瑞 (Jerry) ,你们也应该从他的能量报告中认识他。他也记得这次会议,同样受到了攻击。他没能挺过来,几年前离开了我们。但这并不重要,因为他在新地球上,正等着我们加入。

我们很早以前就已经超越了我们在进入这个化身前所制定的最大胆的目标。当我遇到阿莫拉时,我们走了到一起,我深刻地改变了时间线和我最初的命运。否则,我早在 2014 年就会因为肿瘤死去。取而代之的是,我做了一个成功的手术,从那以后我进入了一个新的现实,此后便有了更高的时间表。

由于生命是一个持续不断的创造,当我们仍待在一个物质身体中的时候,我们对地球计划的影响是最大的,因此当我们决定停留更长的时间,主观上就会经历我们个人扬升的延迟,然而相反的是——每一次延迟都是对我们成功的光工作的另一种赞扬。

我希望这些能够回答你的问题。

转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网站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20/03/the-light-warriors-crucial-question/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